“藏文之父”吞弥·桑布扎
发布日期:2013-11-27来源:中华智慧网作者:营室改编录入:春雨
吞弥·桑布扎利用吞巴乡丰富的水利资源,发明了木制的水车来磨制藏香的原料柏木。同时,他又担心水车运转会伤及水中生灵,于是在这条河与雅鲁藏布江的入口处立了一块石碑,上面用古藏文写着:江中鱼不得入此河。于是,这条河在此后的1300年里果然没有任何生物。

吞弥·桑布扎

千年壁画证传奇

在雅鲁藏布江畔,有一个20几户人家的村落——吞巴村。史书记载,吞巴村是藏文字创始人吞弥·桑布扎的诞生地。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吞巴村正是因为养育了吞弥·桑布扎而永留史册。2003年9月,吞弥·桑布扎故居重见天日,吞巴村再度引起了世人的关注。

促使这座千年古宅穿破历史尘封,显山露水的是一次意外。2003年9月的一天,吞巴乡吞巴村村民白玛桑珠在清扫房屋时,将贴满正中间大屋墙上的报纸揭去,并认真地清洗了以前的白灰,惊奇地发现了墙面布满色彩斑斓的壁画。这个普通的西藏居民怎么也想象不到,自己在屋子里居住了30多年的农家院落,居然是藏文鼻祖——吞弥·桑布扎的故居。吞巴乡政府当即将这间具有传奇色彩的房子保护了起来。

古宅里的壁画记载着当年吞弥·桑布扎谒见松赞干布时的情景

 

左图:这画的就是吞巴庄园,院内那棵松树也还在  

右图:吞弥·桑布扎正把第一部藏文赞美诗献给松赞干布

壁画很传神

斑驳的壁画,历史的划痕

吞弥·桑布扎制造藏香的过程

千年古宅竟是如此纯朴稳重

约60平方米的古宅就掩映在冬日暖暖的阳光里,纯朴稳重。屋内四壁都绘有壁画,壁画保存完整,颜色鲜艳。其中一幅描述了吞弥·桑布扎向松赞干布敬献经书的情景。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墙壁上的壁画所画的吞弥·桑布扎旧宅竟和现在这所农家院格局一般无二。

这千年的壁画,似乎借助白玛桑珠老汉的手,来讲述自己千年的故事,用它的斑驳、用它的绚丽、用它沉睡千年所积蓄的热情、用它再见阳光时的愉快,向世人讲述着自己和吞弥·桑布扎的传奇往事。其实,这段传奇往事早在公元七世纪的时候,就牢牢扎根在伸手可触白云的圣洁高原之上了。

历经艰辛创文字

当地的民俗专家说,吞弥·桑布扎这个名字中,“吞弥”意思是看见了迷人的地方,“吞”意为看,“弥”意为迷人的地方。当年吞弥·桑布扎的父母来到这块风水宝地,惊叹这里自然景色别致,便在这里定居了下来,他们将“吞弥”作为儿子的名字,“桑布扎”则是博学之士的意思。

往事越千年。当7世纪初松赞干布统一青藏高原后,与周边地区的交流比过去密切多了,他感到若没有一种文字的话,与周边国家进行交流是有困难的。于是松赞干布在建立吐蕃王朝后,就派了吞弥·桑布扎等16名贵族的少年,带着许多黄金去印度学习语言文字。其中一些人因道路艰难半途返回。另一些吃尽千辛万苦后到达印度却又中暑身亡,只有吞弥·桑布扎坚持了下去。他在印度学习七年,拜婆罗门李敬为师,学习文字学和修辞学,天成体梵文和乌尔都文两派书法,掌握了梵文和若干种西域文字,还带回了梵文声明学论著作和《宝积陀罗尼经》等佛典。

吞弥·桑布扎回来以后,松赞干布非常高兴,之后就让他在帕崩卡(藏文意为建在巨石上的宫殿)里安心地创制文字。

桑布扎从此闭门不出,独自在里边夜以继日地造字。他根据梵文字母及藏语语音的特点,整理出藏语的30个辅音字母及4个元音字母,能拼写出藏族人所有的语言,表达藏族人所有的意思。同时,他还创造了藏文字母大楷、小楷、大草、小草等字体。

吞弥·桑布扎创造了文字后,松赞干布就带头闭关学习文字。在三四年的时间里,松赞干布不但精通了藏文,还和桑布扎一起制定了第一部用藏文书写的法律条文《十善法》,即所有西藏人都要遵循积善修德的道德规范。民间还传说,松赞干布在学会藏文后,写下的第一组字就是六字真言。

吞弥·桑布扎后来位列吐蕃七贤臣之一,完全是因为他对藏文字发展的贡献。

发明藏香通神灵

今天,在吞巴庄园光影斑驳的旧房子里,昔日的光彩虽已消褪,但仍然能嗅到过去时光的印记。

在吞巴庄园里,还居住着4户人家共20多人。他们的记忆和讲述是口口相传的吞弥传奇,他们以居住在吞弥的一座古老庄园为荣。这里的人们说,当年吞弥·桑布扎功成名就后,有一次回故乡,看到这里能耕种的土地很少,于是便传授村民们制作藏香的工艺技术,以此来改善乡亲们的生活。吞弥·桑布扎利用吞巴乡丰富的水利资源,发明了木制的水车来磨制藏香的原料柏木。同时,他又担心水车运转会伤及水中生灵,于是在这条河与雅鲁藏布江的入口处立了一块石碑,上面用古藏文写着:江中鱼不得入此河。于是,这条河在此后的1300年里果然没有任何生物。后来石碑已经被泥石流冲跑了,但江中的鱼大概还记得此条禁令,至今尼木河仍然没有一条鱼。

当地的朋友说,河水也化验过,没有什么异常,不知为什么就是没有鱼。八月的尼木河谷,河水浇灌的成片的青稞熟透了,蓝天白云之下,泛着金灿灿的光,衣着鲜亮的藏族妇女唱着歌,挥镰收割,一派丰饶景象。这再一次佐证了河水是没有问题。

千年以后,吞巴乡吞达村的乡亲们还沿用千年前的工艺制作藏香。走过吞曲的一座小桥,是一片开阔的坡地,绿草茵茵,溪流淙淙,大约十来部水车在转动。每部水车旁堆着磨盘大的橙黄色的柏木泥,柏木泥制成砖晾干后,就可以出售,或自家制做香原料了。

藏香之乡

而吞巴人也因为有了水车,制出了有名的“尼木圣香”,它与“雪拉藏纸”和“普松木刻雕版”合称为“尼木三绝”。

藏香

在2003年的“萨斯”期间,平时3元钱一块的尼木藏香的泥砖卖到了15元一块。究其原因,是因为藏香的工艺非同寻常,它的原理出自藏医的薰疗法,而配方则来自诸佛菩萨续宝典。

最好的藏香都是用上百种药材和香料调配而成的。用这样的藏香不仅能使人心情舒畅,还可以防止病菌的侵入。生活在高原的人们就是用它来供奉神明、祈求祥和与身心安康的。

藏文和藏香,延续着吞弥·桑布扎的生命,记载着吞弥·桑布扎的不朽业绩,他永远活在西藏人民的生活中。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