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苦救难不分国界,仁慈正义无关政府
发布日期:2013-11-10来源:转载作者:佚名录入:春雨
1938年,年仅37岁的何凤山被任命为中国驻奥地利首都维也纳领事馆总领事。 他上任时,欧洲上空已战云密布,纳粹德国肆虐横行,掀起反犹恶浪。1938年3月,德国吞并了奥地利。

中国外交官何凤山

炼石补天签证救命

1938年,年仅37岁的何凤山被任命为中国驻奥地利首都维也纳领事馆总领事。

他上任时,欧洲上空已战云密布,纳粹德国肆虐横行,掀起反犹恶浪。1938年3月,德国吞并了奥地利。奥是欧洲第三大犹太人聚居地,总数约18.5万人,他们中90%居住在维也纳。纳粹欲将这里的犹太人赶尽杀绝,规定集中营的犹太人只要能离开奥地利就可以释放,不走的则在集中营里成批屠杀。

在维也纳的大街上,何凤山亲眼目睹了留着一撇小胡子的希特勒,在人群集会前狂妄地叫嚣着要“消灭”犹太人。

他在回忆录中写到:街头每天都在上演着残杀的悲剧。甚至一些在奥地利有着很高社会地位的犹太人,也难以逃脱被迫害的命运。因此,对奥地利的犹太人来说,离开就是生存,不能离开就意味着死亡。

要离开首先要有目的地国家的签证。但不少国家都“强调自身困难”,相继对犹太人签证亮起了红灯。求生的欲望使成千上万的犹太人每天奔走于各国领事馆之间,但大都没有结果。17岁的艾瑞克·高德斯陶伯把除中国以外的驻维也纳的50多个领事馆都跑到了,一个签证也没有拿到。

富有同情心的何凤山不忍看着犹太人在维也纳等死,凭着韬光养晦之计和跨越种族之爱,在没有获得当局批准的情况下,勇敢地打开了向犹太人发放签证之门。高德斯陶伯1938年7月20日一次就从中国总领事馆拿到了20份前往中国上海的签证。这消息在犹太人中迅速传开,他们就像捞到了救命草。中国总领事馆门前每天从早到晚排着长龙,许多求助无门的犹太人在这里拿到了去上海的“生命签证”,从而逃离欧洲去了中国。

有一个小伙子一下子拿来11份申请表,按说申请者本人不来,不能签发,但是,何凤山还是当场全签了。

自何凤山1938年到任至1940年5月离任,他到底给犹太人签发过多少生命的“船票”已难考证,但有几个数据可以说明问题。一位犹太幸存者提供的护照原件表明,他1938年6月得到的签证号为238号,另一份7月20日的护照则显示,签证号已超过1200份。据此计算,何凤山签发的护照至少有数千份。根据一些档案资料估算,平均每月派发500多个,有时甚至达到900个。在中国,这些犹太难民有的定居上海,有的定居哈尔滨,有的则转道前往美国、加拿大和菲律宾等其他国家。上海成为当时世界上惟一向犹太难民敞开大门的都市,到1941年底,上海形成了远东最大的犹太社团,顶峰时达3万多人,超过了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度、南非、新西兰五国当时所接纳犹太难民的总和。

一位幸存者引用哲人的话称颂何凤山:“有些人虽然早已不在人间,但他们的光辉仍然照亮世界。这些人是月黑之夜的星光,为人类照亮了前程。”

义举尘封六十余载

何凤山冒着生命危险,给成千上万名犹太人带来了生的希望。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他的义举一直无人知晓,直到60余年后他辞世才被公开披露。

1997 年9月28日,96岁高龄的何凤山在美国旧金山去世。女儿何曼礼(曾任《波士顿环球报》记者)在讣告中提到父亲在任中国驻维也纳总领事期间,曾向犹太人发过签证。讣告在《波士顿环球报》刊出后,在美国的犹太裔历史学家艾立克·索尔即打电话向何曼礼询问此事。接着,这位历史学家找到了何凤山亲笔签证的一些犹 太幸存者及其后裔,找到了当年的签证。

1999年和2000年,有关犹太组织分别在上海和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举办展览,何凤山的壮举终于大白于天下。犹太人称赞他是“中国的英雄”、“中国的辛德勒”。2000年7月,何凤山被以色列授予“国际义人”称号,这是以色列政府向救助过犹太人的国 际人士颁发的最高奖项。有欧洲历史学家指出,何凤山是解救犹太人最多的“义人”。

在国内,潘光是发现何凤山壮举的第一人。潘是上海犹太研究中心的教授。早在1990年,黯熟二战期间犹太人的上海避难史的潘光就开始寻找中国的“辛德勒”。从1990年到1999年,他寻找了整整9年。

那么,为什么何凤山的事迹一直不为人所知呢?专家分析,个中原因主要有三:一是从1937年到1939年,上海被日本占领,犹太人进入上海无需签证,研究人员难以想到驻欧洲的中国外交官能有此等壮举。二是二战结束后中国陷入内战,以后又由于各种政治因素和历史条件的限制,关于中国人救助犹太难民的研究工作一直没有开展起来。1995年,上海犹太研究中心的学者访问德奥两国时才得知,虽然当年入境上海不需签证,但犹太人没有到上海的签证就不可能离开奥地利。三是何凤山一生淡泊名利,并不认为救助犹太人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自己很少对人提起。他在《我的外交生涯四十年》一书中,对这件事也只花了很少的笔墨。书中写道:“富有同情心,愿意帮助别人是很自然的事。从人性的角度看,这也是应该做的。”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当时的中国由国民党统治, 何凤山是国民党驻维也纳的外交官,他救助犹太难民的事情并没有经过国民党政府的授权,忙于战争的国民党政府只好压下这件事。而当时占领中国的日本人又对此事毫不关心。改革开放后,随着中外文化交流的增多,有关专家抽丝剥茧,才使得何凤山的事迹从历史的尘埃中走出来。

大智大勇巧妙周旋

对于何凤山的义举,被救的人也许不知道,在当时极度恐怖的气氛下,他承受着怎样的风险!这种风险包括让他极有可能丧失政治前途。

当时中国驻德大使、何凤山的上司陈杰就不认同何凤山的义举。陈杰认为,为维持中德邦交,不能与希特勒唱反调。陈曾多次指示何凤山限制对犹太人的签证。最初,何凤山以外交部的训令并非如此为由,坚持向犹太人大批发放签证。后来,他一面唯诺称是,言称等待国内指示;另一方面,仍不停地发放签证。这当然瞒不过陈杰,他知道后大为光火。恰在此时,有人状告何凤山出卖签证、贪赃枉法,这给了陈杰可乘之机。他立即派参事丁文渊前往调查,但经过一再详细稽核,没发现任何可疑之处。丁文渊不解地问:“为何外界传言签证有弊?”何凤山坦然回答:“这是莫须有的罪名,若签证限制甚严,贿卖之事还可以说得过去,既然只要申请人提出申请皆可以得到签证,人家何须花钱贿买?”一席话,说得丁文渊哑口无言。尽管查无问题,但具体承办签证的副领事周其库还是被莫名其妙地革去了职务。

南京政府不支持何凤山的义举。何凤山给犹太人大量发放签证,导致成千上万犹太人拥向上海,哈尔滨也成为犹太人避难的一个集中地,这既瞒不过希特勒,更瞒不过蒋介石。何凤山的义举,既得罪了纳粹,当然也会得罪蒋介石。国民党到台湾后,何凤山逐渐被冷落。直到1973年退休,他正式结束了长达40年的外交生涯。退休后他没有回过台湾。台湾当局以何凤山无法说清驻奥期间200美元的使用情况为由,剥夺了他的养老金。

在纳粹看来,众多总领事中,只有中国总领事何凤山是不买他们账的人。何凤山不仅公开与犹太人保持来往,而且还为犹太人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保护。驻维也纳美孚石油公司经理罗申堡一家人就是在何凤山亲自护送下逃到国外的。1939年11月10日,何凤山约定为罗申堡送行。没想到这天所有奥地利的犹太人都突遭软禁,罗申堡打电话暗示何凤山不要到他家里去。何凤山历来信守诺言,尽管危险重重,依然按时前往。一进罗申堡家,何凤山发现罗申堡已被纳粹带走,一家人正惊慌失措。正说话间,门铃响了,女佣以为主人回来了,忙去开门,结果闯进门来的是两个盖世太保。何凤山在沙发上不动,并点燃了一支烟。盖世太保被他镇定自若的神情激怒了,盯着何凤山上下打 量了一遍,还拔出手枪顶着他的脑门。何凤山依然无所畏惧,盖世太保知道他有些来头,便连房子也没检查就离去了。何凤山为防意外,亲自护送这一家人上火车离开了维也纳。

纳粹当局终于按捺不住了,开始寻衅报复。何凤山的助手周其库被革职后不久,纳粹当局以总领馆租用的是犹太人的房子为由,强行将房子没收了。何凤山不得已把领事馆搬到了维也纳城市公园旁边的一所公寓里。得不到租借费用,何凤山自掏腰包。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继续向犹太人签发 “生命签证”,直至1940年5月离开维也纳。

然而何凤山把签证之事说得很轻巧:仅仅是举手之劳。其实并非如此。他以大智大勇,顶住了诸多压力。陈杰闻何凤山有办签证之嫌后,大发雷霆,大骂他“狗胆包天”,命令他立即停办签证,否则格杀勿论!何凤山因精通国际法,胸有成竹,所以仍我行我素。结果,因非法出卖签证的罪名受到军统局调查,但他早有防范,使调查一无所获。军统特务临回国时把手枪对准何凤山的脑袋,气急败坏地大叫:“让我查出来我就崩了你!”何凤山一笑:“在下胆小怕事,为官尊上,保证绝无此事!”那人刚走,他便对部下低语:“我一个脑袋能换几千条生命,值!”

(文字有删节)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