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伟人孙中山轮回转世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3-11-05来源:恒久远网易博客作者:佚名录入:春雨
南阳,人杰地灵,出过名扬千古的武候诸葛亮,出过百世流芳的药圣张仲景,近年又出了一位未卜先知奇人张四目。

人生轮回似转轮,下面讲的是近代伟人孙中山轮回转世的故事。

南阳,人杰地灵,出过名扬千古的武候诸葛亮,出过百世流芳的药圣张仲景,近年又出了一位未卜先知奇人张四目。

十几年前,因事从武当山到东北去,过了汉水老河口,想起隆中就在附近,于是耽搁一天探望了先贤诸葛武候的隐居地,又入豫西南边陲重镇南阳,瞻仰了药圣张仲景,正感慨先贤杏林风德之时,忽然想起临行前一位前辈道友给我掐算日期替他眷看一个正在落难的故人----张四目,于是我便按他说出的地址往内乡县去找这个从没谋过面的人。

坐汽车到内乡县城后,在车站旁边休息时,问卖茶鸡蛋的老大爷张四目所在的王店乡,没想到这位张四目在这一带这么出名,老大爷竞滔滔不绝的讲了一大堆关于他的奇异轶事……

一、学问无师自通

幼时的张四目,到两岁上才刚刚会爬,父母整日愁苦的脸上才有一丝喜色,有一天,大队会计等一帮人到他家闲聊,小四目挣开蹲在地上的父亲,拣起身边的瓦片,爬 到门前写个“门”字,爬到缸前写个“缸”字,爬到树边写个“树”字,左一笔,右一画,左右手开弓,真是无师自通。院子里闲扯的客人看的目瞪口呆,不识字的 父母忙问怎么回事!

“你家出奇人了”,半晌才回过神来的客人啧啧称奇,“定是四目爹你家烧高香了!”

“还烧高香呐——,”四目爹心里也有些喜滋滋的,“只是近来看他在地上爬时,用石灰块什么的在地上乱画一些象报纸上字一样的道道,难道真是字?”

“字还有假吗?”大队会计砰砰拍着胸脯,“我写了半辈子字,看这笔划,比一个高中生写的还有力道,真是奇闻,走,向乡亲们宣传宣传去,当年咱老乡诸葛亮还埋头苦读十几年,这回咱老张家出一个胎里带学问的。”

一传十,十传百,这消息象长了翅膀一样不几天传遍了整个乡里。从几岁上开始,张四目的家里每年都要一批接一批的接待那些怀着不同目的来访者,他们当中大部分是来看稀奇的,很多记者也来采访报道,对于张四目拥有这身超奇本事,各家报纸一律采用:目前对于这种现象还无法解释等诸如此类的官腔报道。

到了四五岁,张四目才学会走路,可这时母亲和村里的人才发现,这个“贵人语迟”的张四目不仅不会说话,而且听不见雷声、炮声,唉!他是个十足的聋哑人。

农村穷,没钱去念书,他是聋哑人,当然更谈不上进学堂了。那他如何识得那么多字?又怎样知道这些字的含义?谁也说不清。有一次,又有一群受党官指使的记者来 采访他,张四目早迎候在那里,走路有些摇摇晃晃的他,随手拿根粉笔在地上写下“同人”,后面又写了四个省略号,意思是问弟弟四福一同来的是谁。四福让来人用手指在空中划出自己的名字,果然,张四目看他们划字时仅瞟了一眼,便很快写出了这些人的姓名。张四目的字极为端正,一笔一画,一丝不苟,比一般人写的字 要好,而且左右手均会写字,左手比右手写得更流利些。无论笔划多稠多怪,从来没有难住过,他是怎样看一眼就知道了呢?依旧是谜。这就是人人皆知的张四目空中识字神迹。

张四目与生俱来的学问使人吃惊,曾有人在地上用粉笔写了26个“扌”旁字和40个“亻”旁让他填写,他张嘴笑笑,一气填下来,许多字还是按相关词及词组填的,如“拥护”“捷报”、如投、打、扭、担、扫、摘、扶等。另外,他在数学、天文、外语方面亦出人意料的精通,曾有人问一个英语单词“read”,张四目立刻告诉来人,这个词出现在初中英语课本及商务177、231、145、198、216页上,不由不使人叹服与称奇!

二、身怀神奇预测术

张四目是张家的长子,又是识字人,虽然身有残疾,但父母及乡人对他都比较看重,不少人还常向他请教闰月年份,因为他能准确的算出100年 间的闰月年份及闰在几月。不过,张四目给人做好事,有时候不恰当,也会招来被父亲暴打一顿的后果。当然,每一次挨打,都源于他惊人的预测术。一次,他忽然去到村子里地上写下 “×××几月几日死”几个字,到了那天,那人恰巧不知为什么真死了,不明就理的人说是他咒死的,为此父亲狠狠的揍了他一顿。还有一年,小学考初中前,卷子还在县里,张四目就将作文题《我的母亲》准确地写给村里的几个学生,结果这几个学生都考得非常好。第二年,张四目再次在考前将作文题《我和黑人孩子比童年》告诉给本村的孩子,弄得县教育局大动干戈,派人到处追查谁泄了密,最后追到这位张真人那里,但见他又聋又哑,憨憨傻傻,也无可奈何不了了之,但父亲还 是狠狠地揍了他一顿。两次打后他从此不再向人回答诸如考试题是啥,有啥灾难之类的事,但只要是好事,他都愿意去做。

有时候说他能未卜先知,但他又憨傻的可爱,六零年毛泽东发动共产风的时候,随之而来的大饥荒席卷全国,张四目的家乡亦不例外,张四目饿急了,看到别人偷偷地拿食堂里东西吃,也不管有人没人便大摇大摆的学着到大队食堂行“君子”之窃,那年月粮食比金子还重要,结果别人都没事,他被人揪着挨了一顿打。后来有人向他“谈”起这事,他曾幽默地回答“坦坦‘君子’腹,肚皮饥风流!”表现了他那不被世事污垢、虽苦亦乐的人生观!

三、“总理遗嘱”之谜

张四目在漫长的人生路上,在没人与他闲谈之时,常常望着天空或一个地方发呆,他在思虑什么?没有人知道。然而,最令人称奇的、也是他最向人乐意做的一件事,是愿意给前来探视的人默写孙中山遗嘱全文,那时他便象换了一个人,一改往日憨傻之态变得神采奕奕起来,他首先用粉笔用较大的字写上标题,然后,正文写下 “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全文默写后还署名落款宋庆龄,三月二十一日孙文。整个文章文字排列整齐,字迹工整,简体繁体字交叉使用,无一错别字,落款写罢,张四目还常常会在文章两旁用对联形式写出“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使人觉得妙不可言之外,有一种说不出的沉甸甸的东西坠在他心里。

张四目几十年如一日的做着村里义务邮递员,他对政治特别关心,虽然他从不向人讲,然而从大报到小报直到《参考消息》等他都一一详读,七六年当他从报纸上得知周恩来和毛泽东死去的确切消息后,偷偷地从家中拿了一挂五十响的小鞭炮,在一间大队部无人的屋子里燃放,并在地上用砖块写下:巨孽一消万众欣,三千江河尽释今!长夜虽漫金鸡晓,为我中华照乾坤。虽然写后用脚及时擦去,但仍然被一个年青后生发现记住了。

四、落难之时泄天机

一九九二年的一天,张四目失踪了,那时笔者亦到内乡县寻他的途中。

到王店乡四张村张四目家,他家人告诉笔者张四目已失踪多日,已派人到处寻找,虽然他们与笔者互不相识,但找人心切,笔者告辞时仍托笔者帮他们寻找,笔者一口答应,在返回县城途中,我打开前辈道友让我寻人的竹绵纸,纸上却有一副八卦图,上面东南巽方有应日期而动的标记,笔者恍然大悟,这老牛鼻子,原来早知道此人走失,差我帮他寻人哩,呵呵……,于是我便弃车步行,一日一夜后便在邓州市厚坡乡一个村庄叉道上看到一个摇摇晃晃醉汉似的身影,他衣衫不整,面目青紫, 整个一副挨打后的狼狈相。

一“问”之下正是张四目,原来他前一日流浪要饭到厚坡乡一户农家讨吃的,好心肠的女主人看他可怜,留他在家吃了几顿饱饭,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没想到男主人回来后醋意大发,一顿饱打,给扔出了门外,可怜张四目,顿时又变成了一个流浪的乌眼鸡,真是英雄末路,苍天无语。

笔者于是把他引到路边歇息,从随身携带的行囊里取出一些吃的,一边看着他大嚼大咽的狼狈相,我一边用手在空中比划提问而他也用泥块在地上展开了一番奇特的对话。

常言道:酒逢知已千杯少。而我与张四目只有这匆匆一面之缘,更谈不上交杯论盏了,而当我把那片绵纸摊在他面前时,他忽然象被什么东西击了一下似的,本来有些肿胀的眼里忽然流出了眼泪,当话题由远而近,谈到他浑身是谜的身世时,他突然用一首打油诗回答我:

 使君侠胆问宿因

 苍茫大地起风云

 中华不死归寒梦

 百年一叹罪孙文

 ……

“阁下前世莫非是逸先君吗?”虽然先前我受道人指点但亦有疑惑,还是想证实一下!

“是的,往事已成泉下走,徒留寂名畏世人!”

“你为中华民族奔呼一声,天地可鉴,怎么现在落到这步田地?”我看到他一身残疾,实在有些为他鸣不平。

“天理昭昭,都循前因,四目此生遭此大罪,都是前世的因果促成!”

“此话怎讲?”

“唉!说起来话长,你知道孙文一生最大一件错事是什么吗?”

“是因为没有及早组建你的共和国军,以至于弄得军阀逞强,奸逆篡国,使人民不得清平么?”

“NO。孙文一生最大的错事,是影响后世的‘联俄联共’一句所带来的恶果,文原想藉着俄共的力量与支持,没想到到头来引狼入室,毁我华夏,断我血脉,以至铸成大错,这是上天今生对我最公平的惩罚!”

“唉,你也是好心呀!好好好,我们不谈这些悔恨往事,”我看他有些激动,心想:的确是因为你的联共在先,才引来了蒋先生容共的国共合作,其结果是人家得了势,把你们撵到八杆子打不着的海岛去,正所谓自食其果了。

眼前的张四目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他惨然苦笑:“是的,兴也罢亡也罢,可是给民族带来的断层灾难,实在是我等承担不起的了!异贼入室,实在是千古大劫!”

“难道没有挽救的办法了吗?”

“金鸡头上一轮旋,洗净心垢天日宽……,你应瞧得见,瞧得见….呵呵……。”

我有些茫然,他看我没悟透他的话意,于是在地上画了个大圆圈,中间画了个大万字符,在万字符的上下左右各画两个太极图和小万字符,旁边写上“此轮一转,人心归天;中华沉冤,拨云见天!”写毕,用手在空中向我做转动状,然后又指指我,那表情看得出是发自心底的高兴。

那日我们谈了许多话题,后来我因有事在身,于是把他托嘱给当地一位热心农民,往他家中捎信,便与他道别继续自己的行程了!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也许是顾忌不希望给家中找麻烦的缘故吧,也许是自已身残意冷不想再惹世人注意吧,总之临别时张四目不希望自已活着时笔者写出他的身世及谈话内容,几年前一位朋友打电话告诉我,张四目已静静地去了,由于诸事繁杂笔者一拖再拖,今日才勉强写出此奇人一生中的一斑一点,以飨读者!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