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福寿账单握在谁手里?
发布日期:2015-12-18来源:转载录入:春雨
人的福祸,以至后代的福分到底是怎样确定的呢,原来人做好事坏事有记载,冥冥中都有老天爷记录的账单。

人的福祸,以至后代的福分到底是怎样确定的呢,原来人做好事坏事有记载,冥冥中都有老天爷记录的账单。

明朝有一位富翁,虽然有很多钱,有许多婢女和妻妾,但却没有子女。这不就成了「绝户」吗?他常常为此愁的寝食难安。

后来,他聘请了一位叫王华的年轻男子来教书。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那位富翁发现王华的人品佳、学问好,心中很是喜欢。 有一天夜里,富翁的一位年轻的妾来到王华的寝室,要求与他苟合,被王华严词拒绝。那位女子无奈,拿出一张纸,说:「这是主人的意思!」王华看见纸上写着「欲求人间子」,立即提起笔,在旁边写上「恐惊天上神」,拒不接纳那位女子。第二天就辞职离开了富翁家。

后来,那位富翁请道士修醮祈福。那时的道士不是现在的职业道士,是可以与上天沟通的。道士跪拜呈上奏章时,伏在地面上很久没有起来。富翁感到奇怪,询问原因,道士回答:「刚才我送奏章至南天门,正遇到天上众神在迎接状元榜,所以过了很久才能通过啊!」富翁问:「状元是谁呢?」道士答道:「不知姓名。但是状元郎的马前有旗二面。旗上书一联云,『欲求人间子,恐惊天上神』。」

不久,果然王华状元及第,后官至吏部尚书,娶妻郑氏,夫唱妇随。他的儿子王阳明出生时,出现异象。 郑氏分娩之时,王华的母亲正在睡觉,她梦见屋上仙乐齐鸣,旗幡招展,一群仙人驾着祥云送一小孩儿来家,并听到一天神高叫:「贵人来也」,随后仙人们驾起彩 云而去。老夫人一下子惊醒并听到了婴儿啼哭声,这时侍女报少夫人已产儿。上天给王华送来的这个儿子就是明朝思想家、教育家王阳明。王阳明后来留下了许多格言,如:「所以为圣者,在纯乎天理,而不在才力也。故虽凡人,而肯为学,使此心纯乎天理,则亦可为圣人」、「天地虽大,但有一念向善,心存良知,虽凡夫俗子,皆可为圣贤」。

王华、王阳明父子二人行事,皆从「良知」而来。被后人传为佳话。 现代人对父母长辈不关心,但对下一代恨不得举到头顶、含在嘴里。他们并不知道正因为自己缺德少德,所以上天就会给他送来坏孩子、甚至恶孩子。所以,羡慕别人怎么那样会生,不如自己重德修心,做个好人。

下面还有一则令人扼腕的南宋歷史故事。

状元郎自毁前程

南宋时江州有一秀才叫潘遇,其父潘朗曾做过长沙太守,辞官退隐在家。潘遇已中过省元,欲辞别父亲,僱舟往临安会试。那一夜,其父梦见鼓乐旗彩,送一状元匾额进门,匾上正是潘遇姓名,早起告诉他,潘遇非常高兴,以为必高中无疑。一路高歌畅饮,心情愉快。

不久到了临安,找到一个小旅店投宿。店主人相迎,问道:「相公可姓潘么?」潘遇道:「正是。您如何知道?」店主人道:「夜来梦见土地公说道:『今科状元姓潘,明日午时到此,你可小心迎接!』相公正应其兆。若不嫌寒舍简慢,就在此下榻何如?」潘遇道:「若果有此事,房价自当倍奉。」即令随身童子搬运行 李到其家停宿。

店主人有个女儿,听得父亲说其梦兆,知潘遇有状元好运,对其自有好感。潘遇见其年轻貌美,遂将金戒指二枚、玉簪一只,让童子送给此女,提出私通。此 女欣然领受,解腰间绣囊相答。约定父亲出外之时,自己去书斋找他。一连数日,没有机会。直至考完。那天店主人高兴,为准状元郎治杯节劳。饮至更深,店主人大醉。潘遇回房刚要就寝,忽闻轻轻叩门之声,开门一看,是店主人的女儿应约而来,二人即行越轨之事。潘遇与其约定,自己成名之后,娶其为侧室(二房)。

潘遇干龌龊事的那一夜,父亲潘朗在家,再次梦见上次那样的鼓乐旗彩,但状元匾没有送到他家,而是过其门而去。潘朗梦中着急喊道:「这是我家的旗匾。」送匾者答道:「不是!」潘朗追过去一看,果然是另一个姓名了。匾者道:「今科状元原来是你的儿子潘遇,因做了欺心之事,天帝命削去前程,另换一人也!」潘朗惊醒,将信将疑。不久揭晓,潘朗观看登科榜,状元果然是梦中所迎匾上姓名,其子榜上无名,连第三名都不是。等潘遇回家后厉声问道:「你做下什么亏心事?」潘遇抵赖不过,只得实说。父亲懊恼不已,儿子悔不当初。

过了一段时间,心情平静下来,潘遇又思念起那位旅店主人之女,派人持金帛去下聘准备娶她。但时隔已久,又无书信往来,那店主人已把女儿嫁给了别人!潘遇心中甚是懊悔。后来,潘遇又数次参加考试,没有一次登科,最后郁郁而终。

在《文昌帝君阴骘文》中,帝君说了这么一段至理名言:「贪好色欲、行为不正之人,污损了自己善良本性和名节,违逆了天理,是要受到惩罚的。苍天的降福恩泽,只有洁身好德、守身如玉的人,才可能得到此福报。我在春秋两季的考场上,每多临时削去或赐予某人的功名。凡是原本有功名禄位命运,却被我临时削去而无法考取的,多是该生贪欲败德、踰矩败节而造成的结果,以致终生潦倒,一世浑沌。而有人只因一念之善,就得到了福报。」

上面的历史故事已经交代的够明白了。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