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源:我们全家感激胡耀邦平反刘少奇
发布日期:2015-11-28来源:凯迪社区广法天尊的主帖作者:满妹录入:春雨
1978年12月,刘少奇的子女联名写信给中央,要求释放王光美。1979年1月上旬,王光美从秦城监狱被放出。1月下旬的一天,王光美在儿子刘源、女儿刘婷的陪同下,来到富强胡同6号,看望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的胡耀邦,要求对刘少奇一案重新审查,做出结论。

1978年12月,刘少奇的子女联名写信给中央,要求释放王光美。1979年1月上旬,王光美从秦城监狱被放出。1月下旬的一天,王光美在儿子刘源、女儿刘婷的陪同下,来到富强胡同6号,看望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的胡耀邦,要求对刘少奇一案重新审查,做出结论。胡耀邦说:"少奇同志的案子是党的历史上最大的冤案,这个案子是一定要平的……要逐一逐条地反驳,还少奇同志以清白。"回家后,被关了12年之久的王光美大哭一场。事后刘源对胡耀邦之女满妹说:"那天从你家出来,我们全家人都很振奋。我们非常感激耀邦叔叔,他是最早对我们说这个话的人……"本文摘自《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作者满妹,北京出版社出版。

针对"两个凡是"的理论和做法,1978年9月20日,父亲在全国信访工作会议上讲话时,针锋相对地提出了"两个不管",即"凡是不实之词,凡是不正确的结论和处理,不管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搞的,不管是哪一级组织,是什么人定的、批的,都要实事求是地改正过来"。后来,这句话变成了平反冤假错案工作的基本方针,很快在广大干部中流传开来。

着手平反第一个大案

在全国30多个影响巨大的冤假错案中,父亲着手平反的第一个大案,就是着名的"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所谓"六十一人叛徒集团",就是指1936年4月,中共中央北方局报请中共中央批准,指示被国民党关押在北平草岚子胡同反省院的薄一波等61人,可以履行国民党规定的手续出狱。对这件事,中共中央早已做过结论,没有当做问题。"文革"开始后,林彪、康生、江青等于1967年3月,诬陷"薄一波等人自首叛变出狱,是刘少奇策划和决定,张闻天同意,背着毛主席干的",将61人定为"叛徒集团"。

此时,61人中仍然健在的有40人。这些同志遭受迫害后,家人子女均受到株连。1977年12月初,父亲接到此案中蒙冤者之一、曾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的王其梅的遗孀王先梅的申诉信后,当天下午就委托部里两位同志去看望王先梅,并决定选择"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作为平反冤假错案的突破口,从而全面展开清理大案要案的工作。

邓小平做出批示

此案关系重大,父亲将案件的调查和处理设想向邓小平作了汇报。邓小平问:"哦,这样的案子你也敢翻?"父亲坚定地点了点头。

1978年6月25日,邓小平在其中一份申诉材料上批示:"这个问题总得处理才行。这也是一个实事求是的问题。"几天之后,华国锋也打电话对父亲说:"‘六十一人案件’的问题要解决,由中组部进行复查,向中央写个报告。"7月,父亲决定由干审局副局长贾素萍等4位同志,全力投入此案的复查工作。贾素萍等冒着盛夏酷暑,连续奔波数月,到这年10月,终于完成了全部的内查外调。父亲点头说:"根据这些充分的复查材料,我看可以给中央起草报告了。"报告对这一重大案件做出了公正的结论,于11月20日报送中央。

就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两天,"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在沉冤12年后获得了公正彻底的平反,一下子打开了平反冤假错案工作的局面。

王光美大哭一场

就在"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调查进入收尾阶段时,父亲又布置中组部有关部门着手复查刘少奇的案子。1978年12月,刘少奇的子女联名写信给中央,要求释放王光美。1979年1月上旬,王光美从秦城监狱被放出。1月下旬的一天,王光美在儿子刘源、女儿刘婷的陪同下,来到富强胡同6号,看望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的父亲,要求对刘少奇一案重新审查,做出结论。父亲说:"少奇同志的案子是党的历史上最大的冤案,这个案子是一定要平的……要逐一逐条地反驳,还少奇同志以清白。"

回家后,被关了12年之久的光美阿姨大哭一场。事后刘源对我说:"那天从你家出来,我们全家人都很振奋。我们非常感激耀邦叔叔,他是最早对我们说这个话的人……"

1979年3月,中共中央决定结束对王光美的审查。1980年1月,在邓小平正式宣布"不久就要为刘少奇同志恢复名誉"之后不久,父亲在一次会议的讲话中说:少奇同志"不是什么叛徒、内奸、工贼,而是我们党和国家最优秀的领导人之一"。这些都为后来给刘少奇平反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2月23日至29日,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一致通过了《关于为刘少奇平反的决议》。5月17日,中共中央为刘少奇举行了万人追悼大会。

为右派分子摘帽

由于1957年反右派斗争的严重扩大化,全国被戴上右派分子帽子的竟达55万人之多。从1959年到1964年,虽然分5批陆续给右派摘了帽子,但全国仍有10多万右派分子。而摘了帽子的人,工作、生活虽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改善,但在政治上仍备受歧视,问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

为了改正错划右派的失误,父亲到中组部后不久,就指定专人负责右派的改正工作;接着组织了由中央统战部、国家公安部牵头,中央组织部、中央宣传部和国家民政部参加的五部门摘帽办公室。父亲主张对右派问题公开改正,大力推进清查工作。1978年9月17日,中央批转下发了五部门拟定的《贯彻中央关于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决定的实施方案》。随后,五部门"复查改正右派分子办公室"分5批给几乎全部右派分子摘了帽子。当改正的右派突破50万人时,有人慌了,说:"这样改,太多了!"父亲回答说:"当年狠抓右派的时候,为什么就不嫌多!"

在以后的日子里,父亲继续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指示中组部对"文革"前历史遗留的冤假错案进行了全面的清理和纠正。之后,又集中力量复查了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沉冤遗案,其中包括为蒙冤多年的中共早期领导人瞿秋白、李立三等恢复了名誉……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