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丈夫的深情回忆!看完已哭了上万人
发布日期:2015-11-08来源:新浪博客录入:春雨
我太太以前是一个药剂师,有一点医学常识,她知道忽然长出来的黑痣很可能是有问题。她自己去看了医生,诊断下来是皮肤癌。这个结果把我们一下子就吓懵了。一位很有名的医生告诉我,这种癌症的死亡率非常高!是皮肤癌中最最凶险的一种。

我永远都会记得那个晚上,我像平时一样在看体育新闻,妻子洗了澡出来对我说:“我的脚上怎么多了一颗黑痣?”

我是一个毫无医学常识的人,觉得女人都喜欢大惊小怪的,就没有理会。

我们的生活很和谐,我在公司任了高职之后,她就当起了全职太太,我要经常加班出差,有时候一走就是两三个星期。出差在外,别人都会很担心家里老人,孩子功课什么的。而我,总是悠闲笃定的,我知道,她会照顾我父母,她会辅导儿子功课。

事实上,羡慕她的人和羡慕我的人一样多。在别人眼里,她不用朝九晚五看老板脸色;我们有车,住在位于西区的三室两厅。我们虽然都不知道浪漫,但感情一直很好。

我太太以前是一个药剂师,有一点医学常识,她知道忽然长出来的黑痣很可能是有问题。她自己去看了医生,诊断下来是皮肤癌。这个结果把我们一下子就吓懵了。

那些日子,我陪她跑遍了沪上最有名的大医院。所有的诊断都是一样的,一位很有名的医生告诉我,这种癌症的死亡率非常高!是皮肤癌中最最凶险的一种。

不久,就像医生预言的,她的腿上、胳膊上、背上也不断长出新的黑痣来。她的精神也渐渐开始衰落。

在我的印象中,我还会偶尔感冒发烧肚子疼,我太太几乎没有生病的时候。可是现在,从来闲不住的她终于躺到了医院的病床上。

没有了她的家变得冷冷清清的。厨房里没有了热气,卫生间的马桶,家具上都蒙了灰。以前明亮的温暖的,回来就感觉舒服的地方,变成了一个我几乎要不认识的地方。我对家里的许多东西居然是陌生的,用微波炉,我搞了半天不知道分别用哪一档,冲一咖啡或者茶,热一碗汤,弄出来的味道就是同她弄的不一样。以前,她轻而易举就递给我的日用品,现在我翻遍了抽屉还没找到。

从她住院,我就开始休假,尽力多陪她。因为这时候我才明白,如果没有一个家,挣再多的钱,再风光,也是空的。

就在她病情趋向恶化的当口,一位熟人告诉在广州有一个专门治疗这类皮肤癌的医院,但费用很高,大约要三十多万元,治愈率大概有30%。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妻子的时候,被病痛折磨得近乎失神的她对我说了三个字:我要活!

我以前从来没有觉得我们是多么恩爱的夫妻,她要活,我要她。我们要一起老,一起等儿子长大,我下了决心陪她去广州。我去公司请假的时候,我还听到有同事在轻声说:“如果是我,就省省了,30万哎,万一没治好,不是人财两空嘛。”

说这些话的人,没有体会过亲人将要离去的悲哀,也不知道这一线生机带给我们的希望。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只要她能活,我什么都心甘情愿。

节日前夕,到处都是兴高采烈的脸,人们说着笑着。我忽然觉得,我同那群快乐的人隔离了,所有的欢声笑语,从妻子得病那刻起,就已经同我没有关系了。

我买了许多日用品,提着袋子出门的时候觉得很重很重,那么多年来,家里一切都由她安排,我不知道米多少钱一袋,油多少钱一桶,我从来不知道这些东西从超市运到家里,其实也很累,我一度觉得家里的顶梁柱是我,当她骤然倒下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她才是家里的主心骨。

广州那三个月里,我们常常一起笑一起哭,朝夕相处,寸步不离。想不起来有多久我们没有这样倾心交谈了。她似乎觉得好一点了。偶尔,我还搀着她在花园里散散步。

我们回忆在人民公园门口的第一次见面,第一次看电影是在胜利电影院,是一部叫《最后的情感》的意大利电影,她还记得是索非亚·罗兰主演的。她告诉我,其实我约她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她已经与同学一起看过了,但她不忍心回绝我,所以陪我一起又看了一遍。这个情节我们似乎只在蜜月的时候回忆过,现在说起来,只觉得伤感。结婚这么多年来,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说那么多的话。

三个月里,我眼看着她慢慢地憔悴,特殊治疗对她不起作用,她终于连一碗粥也喝不下了。到了后来,她跟我说:“我想回家。”

回家之后,她的身体越来越弱,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被疼痛折磨得辗转反侧痛苦呻吟。我恨不得去代她受苦,代她痛。

偶尔她觉得好一点儿的时候,就开始向我交代家事。我这才知道,家务事那么多那么繁琐,她一个人平时在家里有多么忙碌。她还告诉我说,我每次吃了觉得好吃的糟蹄是在哪家饭店买的,我平常穿的内衣要买哪一个牌子,到哪家超市去买……

临终前几天,她说这段时间,是她一生最幸福的日子。

去世的那天,很平静。我告诉儿子,妈妈是去了另一个地方等我们,将来我们还会在那里团聚的,那时候,妈妈还是妈妈,爸还是爸爸,他依旧是我们的孩子。

现在,我最怕看到人家快快乐乐的一家三口,每次路过人民公园,路过原来的胜利电影院,路过我们一起去过的超市商店,我都忍不住要哭。用洗衣机的时候,按微波炉的时候,我为儿子找换季衣服的时候,加班回家晚了,为自己泡方便面的时候,半夜里醒来,一个人睡在那张大床上的时候,我都想哭。她在的时候,我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特别的幸福,她就是我结婚多年感情还不错的妻子,是孩子的妈妈。她不在的时候,仿佛天塌了。

以前看到电视剧里的男人,在爱人去世之后大哭,我觉得是煽情的表演,现在我跟着他一起流泪。她常常对儿子说:“家里爸爸赚钱最辛苦,所以爸爸最重要。”其实,她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了她,我们父子两个人已经失去了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快乐。

我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情感的人,谈恋爱的时候,我也不曾对她说过“爱”这个字。看到她有时候翻琼瑶小说,为电视剧里的爱情流泪,还要笑她。现在,“爱”这个字,我居然只能书写在她的墓碑上。

我的爱妻,如果,她能重新活过来,我愿意千百遍地对她说这个“爱”字,这个所有的女人都愿意从自己爱人的嘴里无数次地听到的字,为什么,我没有在她希望我说的时候,在她健康的时候对她多说几次啊!

我想告诉健康而幸福地生活的丈夫,好好地爱惜你的妻子,多留一点时间给妻子,不要忽视她为你做的一切。有许多东西,不要到失去了才懂得她的美好。

妻子,是世界上最爱你的,最懂你的最愿意为你付出一切的女人,此外任何一种男女之情,都不能同夫妻之间的真情相比。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