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搞笑的大师启功:面微圆,皮欠厚
发布日期:2015-09-20作者:晓方录入:春雨
启功先生扬名不在于他是雍正皇帝八代玄孙,也不在于他是北京师范大学的资深教授,而在于他的书法艺术、古代书画碑帖鉴定和古文学研究的造诣。在这几个领域中,启功先生给人庄重深厚严谨脱俗的感觉,和搞笑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大师在生活中却十分幽默,经常令人忍俊不禁。


启功先生扬名不在于他是雍正皇帝八代玄孙,也不在于他是北京师范大学的资深教授,而在于他的书法艺术、古代书画碑帖鉴定和古文学研究的造诣。在这几个领域中,启功先生给人庄重深厚严谨脱俗的感觉,和搞笑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大师在生活中却十分幽默,经常令人忍俊不禁。

和自己搞笑

启功先生在2005年去世,在他糟糠之妻于1975年病逝不久,也就是他六十六岁时,自撰墓志铭:“中学生,副教授。博不精,专不透。名虽扬,实不够。高不成,低不就。瘫趋左,派曾右。面微圆,皮欠厚。妻已亡,并无后。丧犹新,病照旧。六十六,非不寿。八宝山,渐相凑。计平生,谥曰陋。身与名,一齐臭。”没有人像启功那样,提前27年用搞笑的打油诗给自己盖棺定论了。

身为雍正皇帝八代玄孙,启功先生拒绝爱新觉罗之姓,说爱新觉罗根本不是姓,是前清满族人部落的称呼,相当于现在住宅小区的称谓,坚持自己:“姓启名功。”凡有不明事理写信“爱新觉罗·启功收”者,一律不开封,并在信封上赫然写着“查无此人,敬请退回”,有好事者究问为什么,答曰:“不信,请人去派出所户籍处查,保证无此人。”

和权贵搞笑

先生为人随和,对于求字者几乎有求必应。就连来家里维修水管电线的工人,事毕之后也笑吟吟地说,来,我给你写一幅字。一次,有个陌生年轻人急匆匆敲开先生家门,说:“我父亲病危,生前最大愿望是想得到先生一幅字。”先生旋即写好交与来者并送其出门。转身时只听见楼下两人嘻嘻哈哈说话:“这老头太好骗了,没想到这么一招就弄到手。”即使先生为之生气这也没有改变随和待人的态度。不过先生也有有所不为之时。

某高级将领派秘书前来求字,秘书开门见山摆明来头说明背景提明要求,大有旋风直升机空降而来之势。启功先生正儿八经问那将领秘书:“我要不写,你们会不会派飞机来炸我?”秘书听得一愣一愣,摸不着头脑,连忙说:“哪里,哪里。”先生接着说:“那好,那就不写了。”一时间拒之于千里。此外,香港某著名电影导演连续拍两部清宫故事片,请先生题片头字,被先生坚决拒绝。之后多次对好友说起这几件事,还心情不平静:“他们都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想叫我写什么我就得写什么!”

和学生搞笑

文革后北师大第一批研究生毕业,几个同学去拜访启功先生。一位四川籍同学说回四川大学谋职,先生自告奋勇说可以写一封推荐信,说着就退到小书桌提笔铺纸写起来。同学们继续聊天,没几句,先生已经写好。展开一读,竟是一篇古雅典重语言精美朗朗上口的骈体文,在座同学无不惊呼赞叹。先生徐徐说道:“这没什么,是我的强项,其实我最适合做一名专起草文书的僚员。”

一个博士毕业生回忆:1991年1月17日,美国向伊拉克宣战,是日正是我博士论文答辩日。答辩席上坐着北大、中国社科院的名流,气氛紧张,手心出汗。启功先生第一个向我提问,但却很突兀:“打起来没有啊?”我答:“打起来了!”全场哄堂大笑,气氛活跃,我也为之神旺,对答如流,顺利过关。先生这也许叫玩世,但我理解先生他把这些都视为仪式,在他内心深处有着真正的严肃。

和病痛搞笑

先生晚年,多有病痛,颈椎骨质增生导致头晕,开始不大去医院,一旦去了,搞笑打油诗也就来了。

《沁园春·病》:“旧病重来,依样葫芦,地覆天翻。怪非观珍宝,眼球震颤;未逢国色,魂魄拘挛。郑重要求,‘病魔足下,可否虚衷听一言?亲爱的,你何时与我,永断牵缠?’多蒙友好相怜,劝努力精心治一番。只南行半里,首都医院,纵无特效,姑且周旋。奇事惊人,大夫高叫:‘现有磷酸组织胺。别害怕,虽药称剧毒,管保平安。’”

后来做了颈椎牵引术,躺在牵引床上,吟《西江月》:“七节颈椎生刺,六斤铁饼拴牢。长绳牵系两三条,头上几根活套。虽不轻松愉快,略同锻炼晨操。洗冤录里每篇瞧,不见这般上吊。”

后来先生又发心脏病,送入医院抢救,榻上口占长句,时为1998年冬:“填写诊单报病危,小车直向病房推,鼻腔氧气徐徐送,脉管糖浆滴滴垂,心测功能粘小饼,胃增消化灌稀糜,遥闻低语还阳了,游戏人间又一回。”

文/晓方

(摘自《读者》2009年9月上)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