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对继母与女儿所做的事令人动容
发布日期:2015-08-31作者:陈恺萱录入:春雨
没有血缘的家人,是否能发展出真正的情义,以致在面对生死交关的考验时,还能替对方着想,共度难关。在中国汉代时,就曾发生过一个令旁人都为之动容的故事,而主角正是一对没有血缘关系的母女。

继母与女儿争死,大义之举令官吏感动,最终放两人离开,没有治罪。(网络图片)

没有血缘的家人,是否能发展出真正的情义,以致在面对生死交关的考验时,还能替对方着想,共度难关。在中国汉代时,就曾发生过一个令旁人都为之动容的故事,而主角正是一对没有血缘关系的母女。

故事的主角,是汉代珠崖令(管理珠崖的地方官)前妻的13岁女儿初和后妻。当时,珠崖令过世,除了留下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母女,还有一个后妻所生的九岁儿子。他们一行人,带着珠崖令灵柩要回家乡。

珠崖盛产大珍珠,珠崖令的后妻,平时常配戴着一个用10颗大珠做成臂饰。然而汉律规定,不得将大珠携入关内,违令者为死罪。为了扶柩回乡,珠崖令的后妻逐将臂饰丢弃,以免徒生事端。没想到,她的小儿子竟偷偷把臂饰又放入妈妈的梳妆盒里。

大伙历经跋涉,好不容易准备入关,但就在这时,关口的检查士吏,竟从珠崖令后妻的梳妆盒里,搜出了不该带入关内的大珠。

众人无不大惊失色,因为这携珠入关的罪可是死罪。正当士吏问及此事是何人所为,准备问责之际。珠崖令前妻所生的女儿初竟抢先上前答道:“这事是我该负责。”士吏问道:“事情经过是怎么回事?”初回答说:“我看到夫人丢弃臂饰,心里觉得可惜,便把臂饰放入夫人的梳妆盒里,夫人并不知情。”原来初担心此事果真为继母所为,继母恐有性命之忧,所以干脆挺身顶罪。

继母见状赶紧上前询问女儿,初回答继母说:“夫人您已经丢弃的臂饰,我又把它放回梳妆盒中,是我该受到责罚。”继母不疑有他,但又觉得女儿可怜。于是便告诉士吏:“您且慢定罪,这大珠是我系在手臂上的,丈夫不幸过世后,我便把大珠拿下放在梳妆盒中。后来忙于丧事,就忘记把大珠取出,是我该受到责罚。”

看到继母这么说,初又告诉士吏:“大珠确实是我取的。”继母见状已泪流满面,又说:“这都是女儿在袒护我,其实真的是我取的。”初仍不相让,又说:“夫人可怜初已是孤儿,想要勉强让初活下去,其实夫人真的完全不知情。”讲到这里,母女二人已忍不住抱头痛哭,目睹此事的众人也不禁为这母女二人感到鼻酸流泪。

按理说,携珠入关必有一人须定罪。关吏执笔准备写下罪状,但看到母女二人如此大义相让,令人动容。关吏虽已提起笔,却久久无法下笔,负责决断此事的关侯也流下眼泪,沉吟许久仍无法做出决断。

后来关侯说道:“这母女二人如此有义,我又如何忍心将其定罪?母女都不忍对方受苦,彼此相让,我又如何能知道谁是谁非?”说罢关侯索性将大珠丢向地上,任其碎裂,并让母女二人离开。一直等到他们离开之后,大伙才发现,原来把大珠放进梳妆盒的,不是母亲也不是女儿,而是继母的小儿子。

珠崖令的后妻与女儿,也因为他们大义相让的故事和精神,被后人口耳相传,史称二人为“珠崖二义”。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