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不单行 释永信再遭原武僧总教头释延鲁等5人举报
发布日期:2015-08-12来源:转载录入:春雨
原少林寺武僧总教头释延鲁出面表示自己不是释正义,但很佩服释正义。他和其他举报者受此鼓舞,决定反映一些〝亲身经历〞和〝知道〞的关于释永信的问题。举报者包括释延鲁在内,共计五人,都声称在少林寺内生活、工作多年。

释永信与释延鲁早前的合影。

7月25日以来,一位名为〝释正义〞的人士多次通过网路举报释永信〝私生子〞、〝玩弄女人〞和〝侵占少林财产〞等问题。举报者〝释正义〞被登封宗教局查明〝不存在〞后,此前被部分少林弟子怀疑为〝释正义〞就是释延鲁。

随后,原少林寺武僧总教头释延鲁出面表示自己不是释正义,但很佩服释正义。他和其他举报者受此鼓舞,决定反映一些〝亲身经历〞和〝知道〞的关于释永信的问题。举报者包括释延鲁在内,共计五人,都声称在少林寺内生活、工作多年。他们声称,能证实7月25日来〝释正义〞举报的部分问题属实。此外,还有一些别的问题需要反映。

〝释正义〞最初在网路上声称,释永信和释延洁均拥有两个身份证,并贴出一张释延洁与女童的照片,声称图中两人是释延洁和其私生女。随后,〝释正义〞又贴出了一组疑似警方笔录的图片,指称释永信和一位名叫刘立明的女士存在不正当关系,并因此被警方调查。

据媒体报导,针对这些问题,释延鲁表示,他能以亲身经历和所见证实,这些问题的部分信息是真实的。他在2001年和少林寺前武僧团团长李国营前往深圳给刘立明开的公司进行表演时,认识了刘立明。

释延鲁称,2004年,刘立明和释永信之间有一起经济纠纷,起因是一批佛像的货款结算。释延鲁声称,他当时是少林寺武僧总教头,全程参与了这场纠纷从发生到调解的过程。

当时他接到寺院内管理寺务的工作人员殷某某打来的电话,〝让我一起去郑州。〞随后,释延鲁跟随释永信、殷某某和释永信司机庞某前往郑州,并住在郑州未来大酒店。第二天,释永信去郑州市公安局报案,称刘立明敲诈。而刘立明向公安机关提供了有关她和释永信发生性关系的有力证据。释延鲁说,这之后,释永信答应赔付刘立明300万元。截至目前,官方并未就网上流传的笔录置评。

〝在这次要账发生之前,刘立明的哥哥来向方丈要过钱。方丈安排我拿出70万。我安排学校校长从少林武僧培训队的账上取钱,交给释永信的司机庞某转交。〞释延鲁说,再后来,刘立明来登封大闹一场要账,释永信又安排他拿出130万,他〝亲自经手〞办理。

释延鲁表示,这两笔钱,移交时并未留下书面证明,只有参与的几人能够证明。

此外,〝释正义〞的举报材料中,释永信被指〝披着佛教外衣、玩弄女人〞,韩明君被指实为女尼释延洁,6岁的韩佳恩被〝释正义〞指为释永信与韩明君所生的女儿,而24岁的刘梦亚则被指为释永信与关丽丽所生的女儿。

根据胡昌荣的户籍信息显示,韩明君为〝外甥女〞,韩佳恩为〝外孙女〞。澎湃新闻在7月29日下午向户籍所在地的居委会证实了资料的真实性。

释延鲁还表示,〝韩明君和释延洁是一个人。〞2012年,释延洁去澳大利亚,使用过叫韩明君的身份证。此后也多次使用这一身份证订机票。这张身份证的照片,是释延洁戴着假发拍摄,但他不清楚身份证具体办理时间。

另一位举报者为王永华在2007年底至2011年底在河南少林无形资产有限公司任法务部总监。

举报者李国营自称,2000年被释永信任命为少林寺武僧团团长,直至2009年。这一年初,李国营前往云南昆明创办少林武术职业学校并兼任校长。

剩下的两位举报者分别为李海朝和邹宗明。李海朝于1997年起在少林寺常住院出家修行,法号释延仁。他自称担任过释永信的侍者,负责照顾释永信的日常生活。2006年还俗离开少林寺。邹宗明曾是少林寺武僧团的教练,其工作时间段为1997年至2004年。

前述五位举报者在举报材料中,提到多起此前网路上未出现的问题,并盖有指纹印,填写了身份证号和手机号。他们声称,他们不是释正义,只是受此鼓舞,决定反映一些〝亲身经历〞的关于释永信的问题。

图为多人的实名举报材料。(网络图片)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