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子破不了的秘密:警界劳模就是“黑老大”
发布日期:2015-08-07来源:微信录入:春雨
检察机关指控,安坚毅在从警期间,以江湖义气、小恩小惠拉拢身边工作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逐步形成人数较多的犯罪组织。他们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

历经4年的调查、审理后,2015年5月12日,原山西汾阳市公安局巡逻反恐防暴大队大队长安坚毅团伙案终审判决。

安坚毅被判寻衅滋事等6项罪名成立,刑期累计21年零6个月,合并执行13年。

这个当地富有传奇色彩的警界明星,2011年以涉黑组织头目的身份被刑拘,一时舆论哗然。

检察机关指控,安坚毅在从警期间,以江湖义气、小恩小惠拉拢身边工作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逐步形成人数较多的犯罪组织。他们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

澎湃新闻获取的判决书显示,从2002年到2011年间,安坚毅寻衅滋事15次,故意毁坏财物2起,敲诈勒索2次,并有贪污、盗窃文物的犯罪事实。

除安坚毅本人外,其参与组建的汾阳市公安局巡逻反恐防暴大队里,共有5人作为同案犯,和他一起走上法庭。

警界劳模

生于1973年的安坚毅,曾是一名侦察兵,1992年4月退伍后从警。2008年奥运会期间,汾阳市公安局巡逻反恐防暴大队成立,安坚毅被任命为该大队负责人。

山西晚报报道称,安坚毅在汾阳是个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出身侦察兵,一身散打功夫罕逢对手。一记重拳,力量达295公斤;8块一厘米厚的木板叠在一起,能一拳击破;掰手腕在国内从无败绩……”

除了警察身份外,安坚毅还有两个教练身份:国家级散打教练、国际健美健身教练。在160余人的防暴大队里,队员们都把他当“偶像”。在安坚毅的带领和培训下,有的队员还成了擒拿格斗高手。

不过,据媒体报道,在百余人的防暴大队中,只有安坚毅3名正式警察,其余大多数人都是所谓的“事业编制”,并不属于正式警察,“队员中好多人的警服都是自己买的。”

事实上,自1992年便踏入警界的安坚毅,也曾当过14年的“临时工”,直到2006年7月,他才正式成为有公务员身份的警察。2010年5月1日,安坚毅因“因为工作出色”,被评为山西省劳动模范,这是汾阳市政法系统的第一个省级劳模。

而仅仅过了一年,这个在当地富有传奇色彩的警界明星,便以涉黑组织头目的身份被刑拘。2011年5月27日,山西省公安厅调用武警,将安坚毅及另外3名防暴队员从防暴大队带走调查,一时舆论哗然。

汾阳市公安局纪检部门一名领导曾向媒体表示,以前从来没有人向纪检部门反映过安坚毅违法乱纪的事情。而该局另一名领导则说:“安坚毅被抓后才发现,有许多案子是他干的,怪不得破不了。”

澎湃新闻获取的判决书显示,安坚毅等7名警务人员被刑拘时,所涉罪名为组织、领导或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在检察院起诉时,其中6名被告人仍被控此罪。不过,在历次庭审中,涉黑指控均未获法院支持。

恶势力头目

检察机关指控,安坚毅在从警期间,以江湖义气、小恩小惠拉拢身边工作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逐步形成以安为首较为稳定、人数较多的犯罪组织。他们利用职务便利,称霸一方,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给当地群众心理造成极大恐慌,在当地造成重大影响。

安坚毅与其堂弟、防暴大队队员安永刚开办“凯撒宫洗浴中心”,以其前妻名义开办健身俱乐部,以其母亲名义承包汾阳宾馆,与其姐夫合办“凯撒家具广场”。而“凯撒宫洗浴中心”和汾阳宾馆,也成了安坚毅等人的窝点,安多次在此发号施令,指挥其手下实施犯罪。

检察机关指控,安坚毅寻衅滋事15次,故意毁坏财物2起,敲诈勒索2次,非法持有枪支2支。

法院经审理查明,安坚毅所涉15次寻衅滋事中,有7次是因其与邢某感情问题而引发、3起是因开办健身俱乐部引发、2起是因开家具城引发。因为邢某家族反对邢与安发展关系,安坚毅怀恨在心,先后两次对邢家人开办的公司进行枪击。

其中2008年12月28日,安坚毅还指使他人,在邢家人开办的公司门口放了一口棺材、花圈,棺材里放着一条扒了皮的死狗,棺材盖上写着两名邢家人的名字。除了以此方法进行侮辱恐吓外,安坚毅还指使他人多次给邢家人打恐吓电话,散发、邮寄侮辱恐吓邢家人的传单。

此外,因一起治安案件当事人令安坚毅不满,他便在酒后对该当事人家进行枪击;他还曾受雇于一地产开发商,对一不愿拆迁的超市进行枪击,并敲诈超市主人3万元。安坚毅在玉石大厦开办健身俱乐部时,因房东要涨房租,他便纠结手下人对玉石大厦管理员办公室进行打砸。

2010年上半年,安坚毅与其姐夫共同经营“凯撒家具广场”后,先后对另外两名经营家具店的人住所、店铺进行打砸。其中店铺被砸的范某在被安坚毅勒索11万元后,举家逃离汾阳躲避。

法院还查明,安坚毅存在贪污的犯罪事实。其在任防暴大队长期间,巡防民警越权查处案件,收取卖淫嫖娼、吸毒人员罚款、保证金共27500元交给安坚毅,安将其中部分用于垫付“有关领导”来吕梁时的安保开支,其余17513元被安贪污。

此外,检察机关还指控安坚毅犯有盗掘文物罪。山西高院审理查明,安坚毅指使下属前去“保护”挖掘现场,将施工中出土的碗、壶等一般文物私分、私留,构成盗窃罪。

盗窃文物

关于安坚毅被查原因,网络上曾流传着种种说法,其中包括盗掘文物一说。此事直到安坚毅被带走调查一个月后才逐渐明晰,并被媒体披露。

汾阳市文物旅游局副局长包金泉向媒体介绍,2011年6月23日上午,山西省文物旅游局给汾阳市文物旅游局打电话,内容是:一批文物在海关被查,所盗文物出自汾阳。

盗掘文物的地点发生在汾阳市政府综合大楼工地。

负责汾阳市政府综合办公大楼施工的福建人郑勇成向媒体回忆,2010年10月的一天,他的施工队刚到工地,还没开始挖掘地基,防暴队的警察突然赶到,将工地团团围住,不允许所有的施工人员入内,“大约围了3天3夜,这伙人才撤走。”

澎湃新闻获取的判决书显示,2010年10月至2011年3月间,安坚毅得知汾阳市政府办公大楼、汾阳市宾馆建筑工地地下可能有文物,便指使他人用铁锹和手刨等方式,挖出铜镜等文物36件,安坚毅将这些文物全部据为己有。后经鉴定,这36件文物为金、元、明、清代的一般文物。

安坚毅供述称,“汾阳这地方开挖工地时,有挖出东西的现象,所以哪里开挖老百姓就去工地哄抢。政府盖宾馆时,怕附近村民和工人起冲突,便派防暴队过去执勤,并让队员把不太破的捡回来,比较完整的有七八件,还有队员拿回来破损的我自己粘起来的,具体多少件记不清了。”

不过,判决书显示,公安机关是查扣的涉案文物的地点在汾阳宾馆安坚毅的办公室内,判决书并未提及文物被海关查获一事,因此尚不能确认安坚毅被查的直接原因就是盗窃文物。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