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穷的亿万富翁住着豪宅捡破烂
发布日期:2015-07-22来源:微信录入:春雨
1975年春的一天,香港一栋别墅里,一位妇人在病榻上喃喃地说:“宝藏、宝藏……”同时将一份遗嘱和一串钥匙递给床边一位20出头的小伙子,吃力地说:“答应我,一定要保护好这些东西。”直到小伙子使劲地点头,妇人才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1975年春的一天,香港一栋别墅里,一位妇人在病榻上喃喃地说:“宝藏、宝藏……”同时将一份遗嘱和一串钥匙递给床边一位20出头的小伙子,吃力地说:“答应我,一定要保护好这些东西。”直到小伙子使劲地点头,妇人才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床前的年轻小伙,名叫赵泰来,去世的是他的大姨妈郑月娥。

30多年过去后,已经取得英国国籍的赵泰来,成为收藏界鼎鼎大名的“捐宝痴人”。从1991年起,他先后向中国捐赠文物6万多件,总价值超过8亿元人民币,两次获得“世界杰出华人奖”。

穿着朴素的格子衬衣、休闲裤,赵泰来和记者在广东番禺宝墨园中坐下,清茶一杯,薄酌两盏,他的人生传奇,随之徐徐展开。

姨妈守护遗产终身不嫁

1954年,赵泰来出生在广东东莞一个名门望族之家。他的曾外祖父是中国近代著名的外交家伍廷芳。清朝末年,伍廷芳出任驻美国大使。民国初期,官至司法总长、外交部长、代总理,其业余爱好就是收藏。

赵泰来的叔公赵聿修是太平绅士、元朗富豪,祖父和父亲曾在香港挂牌行医。**执政后,父亲携家眷老小回到东莞,在虎门镇医院当起了普通医生。1969年,在“文革”中失去双亲的赵泰来,投奔香港的大姨妈,因家中长辈与黄君璧、张大千、赵少昂等人交好,15岁的赵泰来成为岭南画派四大杰出画家之一赵少昂的入室弟子。1992年,赵泰来移居伦敦,加入了英国国籍。

在赵泰来印象中,大姨妈是一个充满神秘感的女人。“大姨妈年轻时姿色出众,性格温柔,又很有修养,拥有众多追求者。其中一位香港富商,苦苦追求她多年,大姨妈却若即若离,始终不肯披上嫁衣﹔还有一位文化名流经常给她写炽热的情诗﹔一位香港皇家警察高级主管甚至跪送玫瑰,也被大姨妈拒之门外。”

1979年,赵泰来开始接受大姨妈在香港的财产,除了价值数千万港币的房屋和产业外,大量的收藏品堆满了两层楼面,看得赵泰来目瞪口呆。

1981年春,赵泰来又接到去英国接受遗产的通知。伦敦郊外有一处巨大的庄园,是赵家80年前购买的。赵泰来拿着藏宝图费尽周折,才在庄园的一个隐秘处找到了存放宝物的地窖入口。

赵泰来还记得他第一次打开门时的情景:“大多数箱子的木板都坏了,里面生了很多小虫子。打开几只靠近门口的木箱,掀起稻草和棉花,里面全是古书画、陶瓷、玉器、铜器……”赵泰来恍然大悟,泣不成声,他终于猜到了姨妈终身不嫁之谜,“她怕被男人骗走那些价值连城的文物,自己没有能力清理,又不敢告诉外人。这个漂亮高贵女人,只得献出自己的一生,守护着这些宝藏.

坚持10年“地下工作”

得到如此一大笔遗产,赵泰来并没有常人想象中的欣喜若狂,他的第一反应是——麻烦来了。

“我在伦敦这边没亲人,又不敢请人,被人知道了随时面临杀身之祸,只好一个人偷偷下地窖。”赵泰来连妻子也瞒着,因为担心妻子知道太多会危及她的人身安全。“那些文物贩子和黑道人物一旦知道宝藏之事,极有可能会采取绑架、杀人等各种手段抢夺。”为了清理宝藏,赵泰来搁下了心爱的绘画事业,做起了“地下工作者”,夜以继日地在自家庄园里抢救“帝王将相”。

“为了清理地窖里的东西,我几乎天天出去找包装材料。一看到卖家具的,我就高兴,可以去捡人家丢掉的包装。我当时很出名,住着豪宅捡破烂,奇怪!”

赵泰来坚持将宝藏一件件登记造册。清理地窖非常辛苦,他起早贪黑,夙兴夜寐,像蚂蚁搬家,一件件地将宝藏从地窖里扛出来。一次,在扛一个战国时期的青铜器时,不慎砸伤了左脚,造成5个脚趾粉碎性骨折。还有一次,他的牙齿被碰掉了几颗,直到现在还镶着假牙。

更有一次箱底冷不防窜出一条银环蛇,幸好赵泰来躲闪及时,否则被蛇咬一口便会夺去他的性命。

赵泰来原以为数个月便可清理完地窖中的藏品,没想到月复一月,年复一年,他整整干了10年,仅包装材料就花掉了96万英镑。为了装裱一幅唐卡,他远赴日本耗资百万人民币﹔为了防止有几千年历史的青铜器被氧化,他在欧洲各国奔走,寻找尖端的防氧化处理技术。10年下来,赵泰来发现自己整理出来的藏品竟达6万多件。 

卖掉别墅送文物回国 

“太太,有一件事情我对你隐瞒了10年……”1991年,赵泰来对妻子阿芳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们家的那些破铜烂铁能买下英国的一个小镇。”妻子异常平静 :“这个我早就知道。再宝贵的财富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一生只想和你做平民夫妻。”阿芳的话震撼了赵泰来,这也是10年来他日思夜想的。“为了遗产,姨妈奉献了一生﹔为了遗产,我们这么大的家从来没请过一个工人,总怕别人偷。每天精神紧张,失去了平静的生活。”

1991年,赵泰来正式决定捐出文物。“家里好多人都不同意,但我有我的想法。这些东西我要是把一件好的给了哥哥,差一点的给了弟弟,他们两个会有矛盾。我觉得还是给老百姓好,老百姓看,你们也一样看,这是最公平的。”

赵泰来认为,艺术品是世界遗产,由国家派专业人员管理,既安全又有意义。“如果自己留着卖钱,用不完,有什么用途?我从来不穿一件名牌,连车都不买,每个人的思维方式和性格不同,我希望推广文化、教育。”

赵泰来没有想到,捐赠的过程异常艰难。为了把这些文物运送回国,他甚至卖掉了伦敦的4处别墅当作路费。1995年后,赵泰来陆续向广州艺术博物院捐赠文物达4.7万余件。首批捐给广州艺博院的文物中,单是国家三级以上的文物就有约150件。他捐赠的西藏唐卡,其质量、品级仅次于拉萨布达拉宫的收藏。1998年开始,赵泰来陆续将1万余件珍贵的陶器、铜器、古旧书画、玉石器等捐赠给广州番禺宝墨园,其中不乏金缕玉衣、春秋战国时期的“王子午鼎”等珍贵文物。

很多人都难以理解,是什么信念支撑着赵泰来完成这项事业。赵泰来说,经历过“文革”之后,他深刻体会到“民众缺少理智的行为与文化素养有关。要让国家富强,就必须提高国民文化素质。”

赵泰来的生活一向俭朴。“做人心胸要开阔。我就看不惯一些人建房子,总想比别人的高,比别人的大。这种心态非常不好。人生最重要的是要有理想。”他最大的梦想是背上背囊,周游世界。“人要知足常乐,生活平平淡淡就好。”

(摘自《环球人物》2008年7月[上])

(原文略有改动)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