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德国警察遇到中国愤青,会发生什么
发布日期:2015-06-29来源:微信作者:杨佩昌录入:春雨
也许我和那个苏联人有些类似:不敢找中国警察的碴,所以只能想方设法拿德国警察出气。当然,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去找他们麻烦,你总得找点什么理由或抓他们什么把柄。

很久前曾经听到过这么一个笑话:一个美国人和一个苏联人吹牛。美国人说:“美国人最牛,因为我们可以在首都华盛顿随便骂美国总统”。苏联人听了不屑一顾地说:“这有什么?我们苏联人甚至可以在克里姆林宫骂你们美国总统,所以我们苏联人比你们更牛”。 

也许我和那个苏联人有些类似:不敢找中国警察的碴,所以只能想方设法拿德国警察出气。当然,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去找他们麻烦,你总得找点什么理由或抓他们什么把柄。 

遗憾的是在德国多年,尽管时刻睁大眼睛观察,但一直得不到我想要的东西,反而是经常碰见德国警察热心服务。记得一次去慕尼克附近的一个小镇旅遊,由于是一个人独行,从景点回来后找不到预订的旅馆了。正迷茫的时候看见一辆警车经过,我立即招手,警车在我身边停下来。我本来只是想打听一下路线。车上有一男一女两个联邦警察,他们详细向我解释一番:在哪条路向左转,在哪条路向右转,然后又左转。我听得有点晕。警察看我一脸的茫然,干脆说:“上车吧,我们带您过去 ”。警车转了几个弯后到了我的旅馆。下车后只能说感谢,再找茬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常言道: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有机会找一回德国警察的茬了。一次,我带国内某城市政府代表团去德国访问,刚从飞机机舱出来就看见两个德国警察堵在门口。这有点不寻常,因为一般没有这道程式。从飞机出来進海关,通常过完边防警察的例行检查就算完事了。但这次警察却要求旅客出示护照检查(这意味着必须出示两次护照)。我注意到德国员警只是检查黄种人,让白种人从旁边走过去。这下总算逮着机会了。我立即走上前,高声对警察说:“我要对你们的行为提出抗议!你们只检查中国人的做法是种族歧视!”德国警察看我气势汹汹的样子,竟然平静地解释:“对不起,我们接到消息,这个飞机里可能有偷渡的中国人,所以我们才奉命检查”。听了这话我就有些洩气,原来是中国人用脚投票:在祖国不好混,只能偷渡到欧洲投靠资本主义了。 

既然德国警察有理有据,而且也是本国同胞的原因才如此,我的火气就基本下去了。但我不想丢面子,所以还是不依不饶:“不管您有什么理由,这样的行为依然是种族歧视!”警察听了我这话,认真的回答:“抗议是您拥有的权利,如果您不同意我们的做法,您可以到法兰克福机场警察局申诉。他们的电话是XXXX”。我记下了电话,假装一副非抗议不可的样子,其实我自己已经心虚了。抗议什么?人家得到了偷渡情报才这样做的。 

估计警察认为我这样敢于抗议而会说德语的人不可能是偷渡人员,所以就放过了我,没有检查我的护照,于是我就大摇大摆地从员警身边走过去。 

如果说这次抗议还有点合理性的话,另外一次就是无理取闹了。有一年我邀请岳母去德国。我在莱比锡移民局办了一个访问邀请。莱比锡移民局在访问邀请的批准档上写:从某年某月某日到某年某月某日,为期6个月。我没有仔细看,以为是停留日期(其实是在这段时间可以随时入境德国)。岳母在德国待满6个月后我送她回国。在机场送别的时候德国员警看了岳母的护照后对我说:“您岳母在德国多非法居留了3个月,您作为邀请人要负法律责任”。听了这话,我知道大事不好,起码要被罚钜款。为了免于处罚,我必须赶紧找理由。于是我告诉德国警察:一、我虽然邀请岳母过来,但并不是我让她在这里住6个月的。二、我岳母不懂德文,她怎么知道非法居留了?三、你们的邀请批准也有问题:为什么不是通常的三个月而是6个月呢?这会让人产生歧义。四、你们这么盘查一个70多岁的老人,让老人受到惊吓。吓唬老人就是侵犯人权!

听了我的解释,警察看了看我,无奈地说:好吧,我们将您的意见转达给黑森州警察署,让他们来决定。 

三个月后黑森州警察署的头亲自给我写了一封信,告诉我:“您的意见有一定的道理,我们决定不再追究这件事情”。这封邮件我一直舍不得删除,估计在邮箱中还在保存,如果邮箱没有自动清除的话。 

从此之后就没有和德国警察有像样的交道,也不想再当愤青找德国警察的麻烦了。不过,我从这些交道中还是总结了一些经验出来:一、如果有充足的理由,只管理直气壮!二、只要有一点道理,你就有权向警察提出抗议。三、如果没有道理,赶紧想办法找理由,多找几条,可能其中一条会有用。四、如果你不是使用暴力,而只是停留在言论的范畴,德国警察拿你没有办法。五、无论是警察还是其他德国官员,他们让你说道理,你有说话的地方和途径。六、你不必害怕警察,因为他们只是服务人员,不是欺负人民的恶犬。

作者简介:

杨佩昌先后就读于德国莱比锡大学、北京大学,师从于经济政策协会主席哈瑟教授,从事欧洲经济政策与中欧贸易研究,是中国企业国际化的倡导者。2006年-2007年受德国政府邀请前往德国弗莱堡大学从事能源经济研究并担任高级访问学者。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