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道的爷爷和弟子经历的神奇事:日本鬼子看不见、子弹伤不着,预言天象大变
发布日期:2015-06-16来源:转载录入:春雨
在日本人侵占建立满洲国以前,我奶奶突然患了“疯病”,也就是一种邪病,闹的家中鸡犬不宁,四处求医问药却怎么也治不好,愁坏了全家人。后来被一位精通道术的老太太手到病除,神奇般的治好了,我爷爷对此感到非常惊奇,就跟着这位老太太学了她的道术。

记得四、五岁时,我非常怕死,常常一个人哭,不知道人死后将要到哪里?后来妈妈悄悄的告诉我:我的爷爷经常讲人死后可以到另一个世界里,那里有神仙、仙女,那里非常美好,于是我经常缠着妈妈讲关于我爷爷的故事。在日本人侵占建立满洲国以前,我奶奶突然患了“疯病”,也就是一种邪病,闹的家中鸡犬不宁,四处求医问药却怎么也治不好,愁坏了全家人。后来被一位精通道术的老太太手到病除,神奇般的治好了,我爷爷对此感到非常惊奇,就跟着这位老太太学了她的道术。这位老太太在临终前经过“上师”的同意,将这门道术的秘诀传给了我爷爷,这样爷爷也就成了这一门的最后一位掌门人,开始了治病救人,还收了不少徒弟,经常领着弟子盘腿打坐念口诀。弟子中有的开了天眼,看到了好多人间看不到的事情,爷爷虽然看不到,但开天眼的弟子如果看的不准,爷爷却知道,叫他从新看。爷爷不识字,但上千句口诀却能一字不落的全都背下来。

在我爷爷和他弟子身上所经历的神奇事还真不少。在伪满洲国末期,苏联兵进入长春,一天“上师”告诉我爷爷三天之内不准出门,到了第三天,爷爷忍不住到街上去买面粉(当时叫洋面),躲闪不及被一辆苏联兵的大卡车把腿压断了,当时他疼的脸色苍白,头冒虚汗,自己知道是没听“上师”的话遭了此劫。被人抬回家后,他让徒弟帮他请“上师”,一会儿一个开天眼的徒弟说上师派下来一个老者为他医治,但人却看不到,徒弟向老者化了一杯茶给爷爷喝了,眼瞅着肿胀的腿在往下消,后来听到咔嚓一声,折的腿接上了,过一会儿功夫爷爷就能下地行走了。

爷爷的一位徒弟参加了国民政府军队,在一次抗日战役中和大部队走散,掉队了,走着走着,迎面过来一大队日本兵,因无处躲藏,只好念动口诀用了隐身法,说也奇怪,那些日本兵就象被抑制住了一样,谁也没看到他,都低着头走路。如果当时看见一个中国士兵全副武装,后果不堪设想。我的大伯也跟着爷爷入了他的这个道门,后来大伯当了国民党军官,在一次战役后,他听到后面的背包里哗啦哗啦响,打开背包一看,里面有好多个子弹头,背包被打穿了,子弹头却没伤着他的皮肤。还有一次一个病人已经不行了,家人把装老衣服都给穿上了,将人放在一块停尸板上,家人抱着一线希望把爷爷和他的徒弟请来治病,爷爷看到此人的寿禄还未尽,就出手救治,当时这个人就坐起来抽烟并喊饿了……发生在爷爷身上象这类的事情还真不少。

爷爷的徒弟们有了功能和本事,可以遁入另外空间,到了庙里,住持和尚开中门来迎接以示恭敬,他们为此非常骄傲,觉得世人非常渺小。我爷爷说:“以后天象变了,人心变了,一切都变了,阴盛阳衰,阴阳反背,天纲倒悬,人间正邪不分,好坏不分,美丑不分,逆天叛道。把鱼鳖虾蟹,披毛带甲的山妖海怪等妖孽全带来了,目的是祸乱人世。并说《封神演义》里有七成是真事,有的是“通天教主”那一伙的转世来祸乱人世来了。爷爷说当人心变坏以后,人类要来一次大瘟疫,是“恶收”,谁也治不了, 二个人在说话唠嗑中突然倒地死亡,那时的景象非常凄惨,非常可怕,一家一家的死,马路上都没人了,到处都是死人,惨不忍睹,能剩一亿人就不错了。……

但不是没有希望——爷爷有一次带徒弟打坐时,一个开了天眼的徒弟看到了上空有一艘大金船,时隐时现,金光闪闪,上面的人兴高采烈,载歌载舞。他们穿的衣服色彩鲜艳无比,是人间看不到的鲜亮颜色,场面非常壮观……徒弟向爷爷讲述当时看到的场景并问爷爷:什么人才能登上这艘大船?爷爷感叹的说这是一艘大福船啊,能登上这艘大福船的人是太有福了!太幸运了!登上这艘大福船的人就会避开大劫,远离灾难,但必须得是非常好的善良人才能登上这艘大福船。在七十年代末,一天,大伯兴冲冲的来到我家,兴奋的说,真有大福船啊,向家人讲述了他看到的情景,说他昨日打坐去了上边,看到上面真有一个大福船,金光闪闪的,高好几层,也看到了上面的人衣着华丽、载歌载舞的景象,而船底下有望不到边际的黑压压的人群都在够那个船,却怎么也够不着……

五十年代,他的“上师”曾告诉我爷爷说,他们这一门的山门就关了,不许再治病,也不许再收徒弟了。爷爷严守道规,不再收徒弟也不治病了。但有一次,有一家六口人,四个孩子,女主人得了疯病,孩子们无人照看,男主人苦苦哀求爷爷救救他们,让爷爷出手治病,爷爷开始不想管,后来动了恻隐之心,就出手给女主人治好了病,不料邻居将此事告发,随即爷爷被管制二年,终日画地为牢,哪儿也不准去。文化大革命时又被戴上历史反革命的帽子。他的有些徒弟因不听告诫,出手给人治病,有的给人看病自己却得了重病;有的因为给人看病而被陷害说搞迷信被判刑。

“上师”告诉爷爷说他们的法不灵了,以后在常青之城会有主佛传新法,爷爷一直在等待着。在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涂炭生灵,爷爷总是打着手势和家人说新法什么时候能开传?这个信念一直陪伴着爷爷走到生命的最后,爷爷走的时候八十一岁,要走的前几天就告诉妈妈说他要走了,走的那天神态非常安详,面色红润,象睡着了一样。临终前他嘱咐家人说:“我等不到那天了,但将来你们会看到。”并说:中国这个常青之城,是块宝地,千万不能离开这里。(原文有删节)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