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毛岸英牺牲的真实情况
发布日期:2015-04-06来源:微信录入:春雨
我问成普:老成,你们怎麽敢用送给彭总的鸡蛋炒饭吃呢?赶快把火弄灭。成普说:我怎麽敢呀,是那位翻译同志在炒饭。我不高兴地说:你要他赶快不要炒饭了,快将火扑灭,赶快离开房子,躲进防空洞去。成普说:我们马上就走。说完,我就向邓副司令的防空洞跑去。

杨迪简历:1939年3月,17岁的杨迪尚未从抗日军政大学结业,即被中共中央军委选用为一局参谋,从此开始了参谋工作生涯,杨迪历任排长、连长、总部作战参谋、作战科科长、作战处长等职,曾在几位元帅身边从事军事参谋工作。1950年,彭德怀率志愿军赴朝,杨迪任韩先楚指挥部参谋长、邓华指挥所参谋长、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代处长,参与了抗美援朝全过程的军事参谋工作,曾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自由独立勋章。

杨迪1983年从沈阳军区参谋长卸任后,产生了撰写回忆录、记述历史的年头。费数年心血,于1998年纪念彭德怀元帅诞辰100周年之际,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了《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鲜为人知的真实情况》(百度可搜索到此书的电子版),作为《参谋长战争回忆丛书》之一,该书已献给彭德怀同志纪念馆收藏与陈列。

《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一书里,首次非常详细地披露了毛岸英同志牺牲的真实情况。详见下文:

毛岸英同志牺牲的真实情况

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后,志愿军第13兵团司令部进驻鸭绿江南岸朝鲜境内的朔州以东偏南的大榆洞(北镇西北)。

在大榆洞,於1950年10月25曰正式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这是志愿军进入朝鲜抗美援朝,志愿军司令部的第1次指挥位置。

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在大榆洞指挥了第1、第2次战役。

第1次战役後,敌人的空中活动更加猖狂了,野马式轰炸机,沿公路。穿山沟低空飞行侦察,发现可疑目标就轰炸扫射。对志司所在的大榆洞沟这条山沟也注意了,不断地飞来飞去。

11月中旬,我们加强了防空措施:

一是要求机关各部门一定要提高对加强防空的认识,不能存在一点麻大意的思想;

二是没有挖猫耳洞的,一定都要迅速挖好;

三是都要在拂晓前做好早饭午饭,烧好开水,天亮後白昼不准冒烟;

四是白天人员都离开住的房屋到猫耳洞去工作;

五是将车辆隐蔽好,白天不准开车进出沟,在山沟口加设岗哨检查车辆进行拦阻。

11月23曰,敌人的侦察机对大榆洞这条山沟低空飞行好几次。 我即向解方参谋长报告:参谋长,情况不妙呀!敌人大概发现了我们这条山沟驻部队了,

今曰敌机的侦察飞机很异常,建议研究布置一下明日的防空,彭总住的那间独立房子目标大,必须特别注意防敌飞机的轰炸。

解方参谋长即召开机关各部门领导干部开会,重申防空纪律,严格要求明早拂晓前,吃完饭都一律进入防空洞。

他随即去与邓华、洪学智、韩先楚、杜平等首长研究如何去说服彭总能在拂晓前进入猫耳洞去防空。

不久解参谋长来到作战室,我向他汇报了机关布置防空落实的情况後,即问他:彭总同意进猫耳洞去防空吗?

解参谋长说:彭总不愿意去猫耳洞内防空,还说:谁怕死,就去躲飞机。我们几个人研究、商量好了,不管彭总愿不愿意躲飞机,也不管彭总骂人,明早必须要动员彭总甚至拉着他去防空。

我们几个人都推举洪学智副司令去劝说彭总,因为他们两人休息时爱下象棋,谁也不服输,就要他拉彭总去防空洞下棋。

第二天(即11月24 曰)拂晓前,我派参谋分头去检查防空落实情况,我自己也准备到重点地方去检查,这时,邓华副司令员派人来找我,对我说:你到彭总那去看看,看洪副司令是不是已把彭总拉进防空洞了?我迅速跑向彭总的防空洞,正看着洪副司令推着彭总进防空洞,并说:老总,我和您下三盘,今天非赢你不可。因为彭总唯一的爱好就是休息时下象棋,平时休息总是和洪学智对弈。

洪副司令棋下得好,有时连赢彭总两盘,彭总就急了,说:洪麻子,你搞什麽鬼名堂?洪学智说:老总,我敢在您面前搞鬼名堂吗?再下就下,可不要悔棋。结果总是洪学智在彭总不觉得是让棋的情况下,让彭总赢一盘棋,形成平局。

趁彭总和洪副司令正在摆棋子时,我赶快跑去向邓副司令报告。在我路过彭总办公室时,看到烟筒冒烟,立即跑进里面去看看,房里还有三个人正在用鸡蛋炒米饭吃。

这些鸡蛋是前一天黄昏,我看到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派到志愿军任副政治委员的一禹次帅(朝鲜金曰成是元帅,下有三位次帅)给彭总送来一小筐鸡蛋(约10多个)。这在当时的朝鲜是极难得的,当时彭总已吃过晚饭,还没来得及吃。三人中我只认识成普同志,那两位同志我只知道一位是彭总的俄文翻译,一位是才从西北调来的参谋,他们的姓名我不知道。

俄文翻译毛岸英同志

我问成普:老成,你们怎麽敢用送给彭总的鸡蛋炒饭吃呢?赶快把火弄灭。成普说:我怎麽敢呀,是那位翻译同志在炒饭。我不高兴地说:你要他赶快不要炒饭了,快将火扑灭,赶快离开房子,躲进防空洞去。成普说:我们马上就走。说完,我就向邓副司令的防空洞跑去。

拂晓後,敌人的飞机编队飞临大榆洞上空,也不绕圈子就投弹,第一颗凝固汽油弹正投中彭总那间办公室,敌机群先将凝固汽油弹和炸弹投下後,绕过圈来就是俯冲扫射,然後就飞走了。

我迅速跑出来看看敌机轰炸情况,一眼就看到彭总办公室方向正着大火冒烟,迅速跑去,彭总办公室已炸塌。看到成普满脸黑乎乎地跑出来,棉衣也着了火,我要他赶快把棉衣棉裤都脱了,躺在地下打滚,将火滚灭。(凝固汽油弹,在当时是美空军的一种新式炸弹,用水扑灭不了)

我问成普:你是怎麽跑出来的?。成普说:听到飞机投弹声,就从你让我打开的窗户门跳出来的。

我急着问:那两位同志呢?成普说:他们往床底下躲,没有出来。

我着急地大声说:他们怎麽向床底下躲!一定被凝固汽油弹烧焦了。我就要随来的参谋赶快去叫警卫营派部长来救火,叫医护人员来救人。

这就是毛岸英同志牺牲的真实情况。

随後,我迅速跑到彭总和洪副司令的防空洞,看到他们很安全就放心了。

我急喘喘地向洪学智副司令报告:洪副司令,不好了,彭总办公室被炸毁了。

洪学智副司令急着问:里面的人都出来了吗?

我说:只有成普跳窗户出来了,还有两位同志没有出来。

彭总和洪副司令一听那两位同志没有出来,就急了,洪学智喊着赶快派人抢救。我说:已调部队和医务人员抢救。

洪学智副司令很快向着火的房子跑去,我也跟着跑去。

火扑灭了,那两位同志牺牲在里面了。

洪学智副司令着急地说:这可糟了,这可糟了!我听了莫名其妙,又不好问。洪学智副司令要我赶快去报告邓副司令,他去报告彭总。

当邓华副司令等首长听了我的汇报後,都奔向那烧塌的房子,也很着急很悲痛地说:这可糟了,这怎麽交待呀!

我仍是不明白彭总和其他首长们为何这样着急和悲痛。由此,我突然想起在11月13曰志司开作战会议时,彭总严厉批评兴初军长,大家都很紧张,都不敢说话,我指地图稍偏了一点,彭总就批评我。唯独那位俄文翻译,年纪轻轻的,在当时会议那样严肃的气氛中,敢在彭总面前说这说那,彭总没有说他什麽,而只坐着不吭声,邓华副司令等首长也没有制止他说话。我想,这位年轻同志大概不是一般的翻译。

邓华副司令对我说:杨迪,快迅速找个安全的地方作为彭总的指挥室。

我说:山下有个用钢筋水泥作的有2公尺高,约有200公尺长的夏天下雨的流水洞,上面有土覆盖还有枯黄的小树和草,不易被敌机发现。我看这条流水洞,可以作暂时的隐蔽部,我即派部队很快去清理,并很快在洞隔出若干个木板房间,彭总和首长们及作战室、机要部长都可进去。

邓华副司令说:好,你赶快将这个流水洞清理出来,先隔一个木板房间,请彭总先进去。

随後我指示警卫营及工兵连迅速清理出流水洞,做了指挥室。

洪学智副司令请彭总进住流水洞後,彭总表情很沉重严肃,除了看电报看地图和研究正在进行的作战问题外,其馀时间就一个人坐着不说话,发闷。其他志司首长也都不像过去那样有说有笑了,在一起只是研究作战问题。

就是平常有说有笑的丁甘如处长,也不说笑了。我实在憋不住了,就问他,我说:丁处长,今早牺牲的两位同志到底是什麽人?为什麽由於他们的死而使彭总等首长们都沉浸在悲痛中?还有你也很沉寂了,不和我们有说有笑了,这是为什麽?

丁甘如同志长叹一声,悄悄对我说:炸死的那位俄文翻译,是毛主席的儿子毛岸英同志。那位参谋是彭总从西北第一野战军刚调来的高瑞欣同志。毛主席的儿子炸死了,这怎麽向毛主席交待?老杨,这件事是绝对保密的,因为你是作战处副处长,来问我,我也了解你、信任你,不会乱讲,就告诉你。你一定要遵守纪律,这事在没有正式公开以前,你不准对任何人讲。

我听後说:呵,原来如此,请你放心,我绝对遵守保密纪律。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