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勇悲壮的南口战役:蒋介石下达16道亲拟手令
发布日期:2015-03-31来源:老牛韩力新浪博客作者:韩声涛录入:春雨
全面抗战初期著名的南口战役主力就是汤恩伯第13军。 南口战役是1937年8月8日至8月26日国军在河北南口地区对日军进行积极防御作战的著名战役。 参战国军官兵面对强敌视死如归,奋力搏杀,牺牲惨烈,激战半个多月,重创气势汹汹的日寇。

南口战役

韩声涛

1942年夏,第85军副军长兼第4师师长石觉(黄埔军校第3期毕业,后任国军第9兵团司令、联合勤务总司令,陆军二级上将)升任第13军军长,第4师即由第85军编回第13军。

第4师最初就隶属于第13军,1937年冬以第13军之第4师、第89师编成第85军。

石觉军长上任不久就把我(时任第4师第10团副团长)调到第13军军部任训练总队长(应是正团长担任的职务),协助他开展干部与部队训练。石觉曾兼任汤恩伯第31集团军训练处处长,他对军事训练很重视,也很内行。

 

石觉

当时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鲁苏豫皖边区总司令汤恩伯对石觉说:“希望你恢复13军生龙活虎般的雄风。”

全面抗战初期著名的南口战役主力就是汤恩伯第13军。

南口战役是1937年8月8日至8月26日国军在河北南口地区对日军进行积极防御作战的著名战役。

南口位于北平西北45公里,为居庸关南侧的长城要隘、北平通向大西北的门户,有 “绥察之前门,平津之后门,华北之咽喉,冀西之心腹”之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参战的日军为配备大量飞机、大炮、坦克的日军精锐板垣第5师团(日军甲种师团,是日军最精锐的机械化部队,有“钢军”之称,师团长为曾参与策划九一八事变的板垣征四郎中将)、酒井独立混成第1旅团、铃木独立混成第11旅团和川岸第20师团之一部,总兵力7万余人。

参战的国军为第7集团军(总司令傅作义)前敌总指挥汤恩伯将军率领的第13军(辖第4师、第89师,共2万余人)和陆续支援的第21师、第84师、第94师、第72师、独立第7旅及2个炮兵团等,总兵力6万余人。

南口附近的长城

第13军将士赴南口抗战誓师

第4师师长王万龄(左)、第13军军长汤恩伯(中)、第89师师长王仲廉(右)

汤恩伯(右四)视察居庸关阵地

529团团长罗芳珪

日军第5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

日军坦克部队进入南口附近村庄

日军轰炸南口

参战国军官兵面对强敌视死如归,奋力搏杀,牺牲惨烈,激战半个多月,重创气势汹汹的日寇。

8月13日汤恩伯军长致电罗芳珪团长:

“五二九团罗团长芳珪兄,文电诵悉,贵团连日力挫强敌,已确立本军未来全部胜利之基石,曷胜欣慰!南口阵地,关系国家对抗战之成败,敌寇虽众而凶顽,仅将其优势之炮火,而不能尽毁此一带。尤其吾人赖以抵抗强敌者,为战斗精神,而非大兵与精良之武器,吾侪誓死决不离开阵地寸步。人生百年,终须一死,好汉死在阵头上,即为军人光荣之归宿。”

同日汤恩伯军长还致电王仲廉师长:

“第八十九师王师长介人兄,文申电诵悉,李旅连日力挫强敌,已树本军胜利之先声,曷胜欣慰!南口阵地,即为吾侪光荣之归宿。我死则国生,我贪生则国死,吾侪宁死尽以维护此阵地,并不幸求生还也。望转告贵师全体同生死之官兵们,努力争取胜利为盼!”

当时天津《大公报》之《血战居庸关》载:

“从(8月)13日起,敌人的炮火更烈,他们把重炮每四门一行地排成三行纵队,四围用坦克车圈起来,以防我们的进袭。一圈一圈地向着南口战线摆列起来,从早到晚不停地施放。我们的工事都是临时掘的,挡不起重炮轰击,兵士们每两个人为一单位,在山石上掘开一个小小的隐蔽洞,反正你的炮打上了,也只能打掉我们两个人。每一方吋的地方,都有炮弹落过,它企图将整个的山打平。进南口的路途上,都是一步一弹。

每天都有20架飞机在空中威胁着,但飞机的力量与作用,几乎等于零,没有一个人怕它。十三军的将士真了不得,他们奉到的命令就是死守阵地。

三昼夜(得)不到水喝,马鞍山上,第四连全体只剩一个弟兄,但是他还沉着地坚守阵地,而不稍退,直到我们补上去的生力军到达了,方把他接下来。一个机关枪连的班长,他指挥着几架机关枪在一座山头上作战,敌人冲上来了,他痛骂他的机关枪手打得太慢,但随后他眼前的一个枪手阵亡了,他自己就把这架机枪接过来,继续着干,一不小心,他顺山城跌滚下去了,但机关枪仍抱在怀里。再爬上来,敌人已到面前,他凭空手把日本军官的指挥刀夺了来,立即还手砍去,第一下砍到对方的钢盔上,第二下方把敌人砍死。”

当时《国闻周报》之《南口迂回线上》载:

“8月15日,敌军攻入黄老院阵地,炮火的猛密,与攻南口一样的战法,并且逐步向右翼缺口夺进,情况非常严重,师长王万龄也到横岭城坐镇。出发时把他的物件,一针之微,都嘱勤务兵收拾带走,准备不再回来。他说:要是把日本打跑了,当跟踪追击,不幸而失败,则以横岭城为坟墓。

不论机关枪怎样准确向我军扫射,奋勇的十三军战士,没有一个想到枪弹会打进血肉来,短兵相接时,手榴弹是唯一可以对大炮报复一下的东西,掷手榴弹的战士,虽然一批一批的倒下来,第二批马上又跳出战壕去抵抗。

这样的冲锋,接连3次以后,机枪连仅剩一个战斗兵、一个传令兵、一个伙夫了。战斗兵、传令兵把住两挺机枪,伙夫在中间向左右输送子弹,继续对2000敌众强烈反抗。

太阳照临着整个山谷,这3位作殊死战的英雄,最后含着光荣的微笑,躺在阳光中!”

中央社8月27日报道:

“敌用坦克三十余辆,冲入南口内外壁,工事均被填满,我守军在南口左右山头,与敌激战,罗团(罗芳珪团)官兵,大部殉国,但士气极旺……”

当时日军前线最高指挥官板垣征四郎中将称:“13军毕竟是支那军精锐,皇军在南口遭到了坚强的抵抗。”

南口战役国军伤亡3万余人(其中总兵力2万余人的第13军伤亡1万3千余人),毙伤日军1万5千余人。

南口战役重创气势汹汹的日军精锐,狠狠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迟滞了其侵华进程,展现了国军勇猛顽强、视死如归的战斗精神,极大地鼓舞了中国军民的抗战热情和斗志。

经《大公报》记者范长江、小方等战地采访报道,汤恩伯第13军闻名全国。汤恩伯军长时有“抗日铁汉”之称。

时任第13军参谋长的张雪中(黄埔军校第1期毕业,后任第89师师长、第13军军长、第31集团军副总司令)将军后来回忆:“南口战役在二十天中,一共接奉委员长蒋公十六道亲拟的手令,是抗战中最多的一次。” 南口战役之重要、之激烈可见一斑。

当时第13军所辖的第4师和第89师均为德械师。

第89师师长为王仲廉(黄埔军校第1期毕业,后任第85军军长、第31集团军总司令),副师长为龙慕韩(黄埔军校第1期毕业,后任第88师师长),师参谋长为吴绍周(贵州讲武堂毕业,后任第110师师长、第85军军长)。

第4师师长为王万龄(黄埔军校第1期毕业,后任第85军副军长、湘鄂川黔四省军训总处中将主任),副师长为陈大庆(黄埔军校第1期毕业,后任第4师师长、第29军军长、第19集团军总司令、陆军总司令、台湾省主席和国防部长,追晋陆军一级上将),石觉和万宅仁(黄埔军校第6期毕业,后任第89师师长,官至军长)分别为第4师第12旅旅长和第23团团长。

南口战役是中国抗战中的著名战役和经典战例之一。如今还有多少人知道那场英勇悲壮的卫国之战呢?!

我们不能忘记当年为保卫国家民族在南口地区与强敌浴血拼杀的国军官兵们,他们永远值得我们敬仰和怀念。

韩声涛生平简介:韩声涛,汉族,1912年10月22日生,山东平度人。1931年春参加东北军,九一八事变不久即投身东北抗日义勇军。在坚苦卓绝的中华民族14年抗日战争(1931—1945)期间,历任战士、排长、连长、营长和副团长;先后参加东北抗日、热河抗战、察哈尔抗战、河北永定河地区抗战、冀中抗战、豫北抗战、山西太行山抗战、豫皖对日游击作战、武汉会战(万家岭战役)、随枣会战、冬季攻势、枣宜会战、豫南会战和豫中会战;所在部队为吉林抗日救国军、国民革命军陆军第91师和第4师。先后毕业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洛阳分校、西安长安军官训练团和昆明美军参谋学校。1948年任国民革命军第13军第299师团长。1949年任四野第45军第135师副师长。1951年任第一高级步兵学校教务处副处长。1955年被转业到湖北省襄阳高中任副校长,后被打成“右派”,“文革”中受迫害。生前为湖北襄樊四中离休干部。2010年3月22日在襄樊逝世,享年98岁。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