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揭能源局家藏亿元司长秘密:靠审批每天挣10万
发布日期:2015-02-27来源:曹开林新浪博客录入:春雨
魏鹏远这起小官巨贪案件,让世人惊愕无比。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挣10万元。由此可见,这些惊人的巨款与官员手中的审批权有直接关系。

    煤炭司副司长:家中搜出两亿现金烧坏四台点钞机。

  企业“跑公章”丧失战略时机国家能源局二三十项审批违规

  曹志伟,广州市政协常委,2013年他因为制作了一张万里长征审批图而轰动全国,2014年曹志伟又制作了一张新的审批图,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需要办少个证?这个数字连曹志伟自己都惊呆了。

  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谁知道这么一翻,翻出来,全国的各种各样的证有2000多个,我说妈呀,排不下。

  最后曹志伟以3000万人都需要办的证为最大公约数,把一个人一生要办的证都展现在这张3米8的长卷上,最基本的,一个人一辈子至少需要办103个证。有些证件办理得极其荒诞。

 
曹志伟在这张3米8的长卷上以3000万人都需要办的证为最大公约数将一个人一生要办的证都展现出来

  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要办那个老年人的保障卡,不好意思,你得证明你活着,你本人去到还不行,你得去开证明证明你活着,你才能拿到这个钱。

  人们常用“公章四面围城、审批长途旅行”来形容审批之难,不仅私企小老板叫苦不迭,就连很多大型集团企业的老板也想不明白,政府部门并不在市场一线,为什么还要对企业的经营管得如此之细?北京首都创业集团董事长刘晓光:我看了一些项目,一压,压一年。做地产,特别是做大型投资项目,压我一年,我的利润就要损失7%或者8%,因为很多事融资而来的。你比如我这个项目投100亿,放在那了。一年以后你让我开工,我就损失七亿(元),这七亿(元)是利息。如果你两年以后让我开工,我就损失14亿(元),这个损失谁来承担?如果(政府)的速度快、效率高,企业的速度就快、效率就高,企业的效益也就高,这涉及到企业的生死。

  一方面,商场如战场,时机宝贵;而另一方面,却是审批繁琐,效率低下。在企业跑公章的漫长过程中,政府部门没有任何损失,企业损失的却是真金白银(16.56, 0.13, 0.79%)和发展机遇。为什么一些政府部门如此热衷于对企业的自主经营管东管西?而这些繁琐的行政审批手续背后又藏着怎样的秘密呢?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一案,经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指定管辖,日前已经由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

  魏鹏远,国家能源局煤炭司正处级副司长,主要负责煤矿基建的审批和项目改造核准工作,2014年5月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时,其家中发现了2亿多元的现金,执法人员调去16台点钞机清点,当场烧坏了4台。魏鹏远这起小官巨贪案件,让世人惊愕无比。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挣10万元。由此可见,这些惊人的巨款与官员手中的审批权有直接关系。然而许多行政审批并非来自于法律的授权,而是部门自己给自己封的管理权力。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办公厅秘书一处处长黄勇:国家能源局提出一个新项目行政许可的条件,应该是提出了二、三十项。现在我们投资司(按照法律)清理完以后,要求前置条件保留的是两项半。

  记者:也就是当时这二十多项是既不合法也不合规的?

  黄勇:都是根据惯例来的。

  正是看到了审批背后的利益秘密,一个影响更深远的改革在北京月坛南街38号院的国家发改委全面推行。国家发改委拟成立公开透明的政务服务大厅,要求全委15个司局都要进入这个平台办理审批事项。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办公厅秘书一处处长黄勇:第一次这个调研沟通会上就一家说“我们进来”,就一家。

  把审批权放进政务大厅,就意味必须要按规定时间办理,就意味着再也不能吃拿卡要。纵观全国2014年国务院各部门取消和下放了247项行政审批事项,其中175项涉及投资创新创业、企业生产经营、促进就业等“含金量高”的审批事项。

  2014年全年,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40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其中21次部署了“简政放权”,取消和下放了247项行政审批事项,涉及投资创新创业、企业生产经营、促进就业等“含金量高”的审批事项就有175项,占71%。(原文有删节)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