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报复
发布日期:2015-02-14来源:精品故事录入:春雨
这是20世纪60年代的事。那年,我才12岁,跟了落仔伯推着手推车到距我们村50多里的桃水煤矿运煤。 那时,煤紧,运煤的多,我们鸡叫头遍就启程,上午到了煤矿,等到下午才能装上煤往回运。开始,百多斤的煤我觉得不沉,可才走了一半的路程,肚子就开始咕咕叫,身上直冒虚汗,就推得很吃力了。

这是20世纪60年代的事。那年,我才12岁,跟了落仔伯推着手推车到距我们村50多里的桃水煤矿运煤。

那时,煤紧,运煤的多,我们鸡叫头遍就启程,上午到了煤矿,等到下午才能装上煤往回运。开始,百多斤的煤我觉得不沉,可才走了一半的路程,肚子就开始咕咕叫,身上直冒虚汗,就推得很吃力了。落仔伯见我腿有些发软,停下来歇了一会儿,他将中饭时节省下来的几口饭给了我。他当时曾教我也留点,我笑着说:“放在肚子里不一样么!”现在事实证明了我的错误。又走了一段,土车子还是被我推得摇摇晃晃的。落仔伯要我将两坨大块煤放在他车上,我坚决不肯,他车上堆了300多斤煤,也已经推得很费劲了。

冥色四合,离家还有一段路,我渐渐难以支撑了。路过一家饭店,我们心生一线希望,因为饭店门口正好停了一辆卡车,车头正朝着我们家乡的方向。我们停了下来。落仔伯往卡车上瞄了瞄,走到司机面前请求帮忙。不等落仔伯说完,司机说:“不行!你没见车上装了货吗?”

“师傅!我看了你车上,车厢后半截空着呢!”落仔伯求道,“请你帮帮忙,你看这伢子,才十一二岁的人,硬是推不动了,只一段路,麻烦一下!”

司机与店主去扯淡了,似乎不想搭理。等了一会儿,落仔伯再去求:“师傅!帮帮忙。咋样?”

司机不耐烦了:“你这人,哪这么哕嗦,说不行就不行!”

落仔伯失望地对我说:“俺们还是走吧,求人不如求己哟!”

我将吊在土推车上擦汗的毛巾紧紧地捆在腰上,竟也添了些力气。这是一条乡村公路,从我们家乡经过接通320国道,晚上通过的车很少,我们见到那辆大卡车耀武扬威地从我们身边驶过,扬起路上的泥沙吹到我们的脸上、口里,我与落仔伯不约而同“呸”了一声。

那上弦月如半睁半闭的眼睛,望着我跟着落仔伯一步一步去缩短到家的距离。

就在离家不远处,我们听见汽车发动机的吼叫。落仔伯说:“那司机陷了车呢!” 我心里生出一丝快意,甚至觉察到了落仔伯说这话时脸上的笑容。

公路边的渠水溢出路面,冲出了一条道道,这卡车大,没法选道,以至于陷在这里,司机搞了好一会儿,却越陷越深,车上有货,他怕走开不安全,只有无可奈何地呆在那里空耗时间。

落仔伯停下来,我也停下来。落仔伯走到司机面前,问:“师傅,要不要我们帮忙?”

“那,谢谢了。”司机吃惊地看着我们,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落仔伯把手推车停下,先回家抱来一大捆稻草,又在田里挖了几块大泥巴。司机将车往后倒了倒,我们一块块搬过去塞在那坑里,再在土面摊上稻草。简简单单的,车就过去了。

司机要帮我们把煤放上车,落仔伯说:“不用了,我们到家啦!”

司机迟疑了一会儿,在身上摸出钱包,拿出几张票子递给落仔伯。落仔伯说:“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啦!你去吧。”

顿时,司机很愕然,很尴尬。语无伦次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感激话,这才重新上了路。

“就这样让他走,您不说他几句?”我说。

落仔伯说:“嗯,不用说了,我们不报复了他么?”

“报复?”我睁人了眼睛。落仔伯算是村里有文化的人,他这报复我当时着实有些不明白。落仔伯说:“是报复!你不见他后悔了么?他心里多难过么?也许,他以后会善良一些呢。”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