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开朗基罗对圣彼得大教堂的艺术奉献
发布日期:2015-01-01来源:知愉先生网易博客作者:知愉先生录入:春雨
米开朗基罗不惜在七十一的高龄,主动以自己一生的成就、一生的荣誉来迎接世界工程史上最困难的挑战,一旦工程垮塌失败,米开朗基罗的的一世成就将付诸东流。荣誉扫地,这是何等的风险。 最后,米开朗基罗成功了,留下了今天的圣彼得大教堂。

大理石雕塑《圣殇》

从十字架上被卸下的耶稣已经死去,宛如在沉睡般躺在母亲圣母玛利亚的怀里,从她眉心和唇间流露一丝丝隐哀,低垂的眼帘,无限哀伤地看着怀中的耶稣,陷进布纹里的右手和掌心向上的左手,都默默地倾诉了慈母心中悲痛,这位母亲的丧子之痛所流露出的神情没有愤恨,而只是静默的顺从的悲哀

在去欧洲旅游前,和朋友谈起要去参观梵蒂冈大教堂,朋友说,教堂太大了根本没有时间细看,所以建议我注重看一看文艺复兴的旗手米开朗基罗的作品和“巴洛克藝術之父”贝尔尼尼的作品。

到了梵蒂冈的圣彼得广场。进入了圣彼得大教堂,大多数人和我一样根本看不懂梵蒂冈的建筑艺术,也搞不明白艺术家们到底辉煌在何处,甚至对宗教以及欧洲的历史、政治、艺术也几乎是一窍不通的,但从每个人参观时惊诧的眼神和小心翼翼的举止中能读出震撼与敬畏。

米开朗基罗1575年出生在佛罗伦萨。其实米开朗基罗原本无意做一位画家,他的志向是成为一位雕刻家,他有点崇古,受新柏拉图主义的影响较深。

1496年,米开朗基罗从佛罗伦萨来到罗马。我们在圣彼得大教堂看到的《圣殇》雕像,是他25岁时的创作,这是他的成名之作。从1749年放置于现今位置,一直没有挪动过。他在圣母衣襟带上刻有自己的本名。这也是世界所有雕塑作品中唯一刻上作者签名的作品。是圣彼得教堂最知名的艺术杰作。

我们看到,从十字架上被卸下的耶稣已经死去,宛如在沉睡般躺在母亲圣母玛利亚的怀里,从她眉心和唇间流露一丝丝隐哀,低垂的眼帘,无限哀伤地看着怀中的耶稣,默默地倾诉了慈母心中悲痛,这位母亲的丧子之痛所流露出的神情没有愤恨,而只是静默的顺从的悲哀。如此逼真传神的形象,米开朗基罗通过柔和光滑的线条用将其刻画得淋漓尽。  

我对教义无甚研究,但猜想米开朗基罗表现的圣母的表情可能就体现了基督教的善良,顺从和忍受的教义。《圣殇》一经展出,立即轰动了整个罗马城,从此便与作者米开朗基罗的名字一起成为了艺术史册中光辉的一页。

《圣殇》

公元前6年,耶稣诞生在伯利恒铺满干草的马槽边,他的身旁,除了贫苦的父母,只有牛、马、羊。他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公元30年,他死于耶路撒冷城郊髑髅地的十字架上,除了监刑官,只有残酷的刽子手,假若他是神,他一生都没有离开过人间;假若他是凡人,他又如何复活?这个世界,至今还在企盼耶稣临世的福音。

教堂中央著名大拱形屋顶是米开朗基罗的杰作,双重构造,外暗内明教堂穹窿顶直径42米,内部顶点离地面也有123.4m。

对于这个大圆顶,曾经过百年的曲折,最先是由布拉曼特于1506年设计,但1514年他去世后拉斐尔接替了他。六年后,拉斐尔也去世了,教会也有准备取消圆顶的设计的准备。米开朗基罗在71岁高龄时接替了拉斐尔的设计工作,并以“对上帝、对圣母、对圣彼得的爱”的名义,力争恢复了圆顶。

这是极具挑战性的工程。要知道,穹顶的关键问题在于圆球形因地球重力而产生的巨大侧推力,一旦墙面不能承受侧推力的挤压,就有坍塌的危险。从整体结构到承重的地基,从材料的选择到施工工艺,里面包含着精确的数学计算和力学计算。以16世纪的科学技术水平来讲,这都是一项繁琐、复杂、困难的巨量工程,都是超越当时人们的认知、超越当时的生产技术能力。

米开朗基罗不惜在七十一的高龄,主动以自己一生的成就、一生的荣誉来迎接世界工程史上最困难的挑战,一旦工程垮塌失败,米开朗基罗的的一世成就将付诸东流。荣誉扫地,这是何等的风险。     

最后,米开朗基罗成功了,留下了今天的圣彼得大教堂。这是米开朗基罗为为上帝、为世人留下的他最后不朽的杰作,以此作为他奉献给基督的最后礼物。

米开朗基罗与达芬奇和拉斐尔并称“文艺复兴”三杰”,他是雕塑家、画家、和建筑师,而在雕塑风貌的艺术成就最突出。他一生追求艺术的完美,坚持自己的艺术思路。他于1564年在罗马去世,米开朗基罗作为文艺复兴的巨匠,以他超越时空的宏伟大作,他的风格在以后影响了几乎三个世纪的全球艺术家。

米开朗基罗设计的拱顶位于教堂的最中心。

米开朗基罗设计的穹顶是世界最壮观、最伟大的穹顶之一,美轮美奂。它的直径41.9米,内部顶点高123.4米,可惜大师没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它的建成。直到他去世后26年才由其他建筑家继续完成。抬头仰望,圆顶的内壁顶上有色泽艳丽的镶嵌画和玻璃窗,观赏的游人仿佛独立在天穹之下。

穹顶,便是半圆形的屋顶,它来源于人们对宇宙的理解——天圆地方,那么作为通往天国门户的教堂,必定要有与天空一样的屋顶,有着众神栖息的场所。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