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粉丝团”博主:广告收入四五千 开淘宝店
发布日期:2014-11-30来源:网易录入:春雨
自2012年11月“学习粉丝团”微博账号开设以来,现已拥有269万粉丝。最近,“学习粉丝团”博主张洪铭又开了淘宝店,制售“领导人同款”商品,引起网友广泛关注。

张洪铭整理店里的淘宝进货。张洪铭供图

 

“青松常委杯”是张洪铭网店里最受欢迎的商品。微博截图

对话人物 张洪铭

1985年出生于四川,大学肄业,目前生活工作在江苏无锡。做过车间工人、快递员等多份工作后,张洪铭目前专职打理“学习粉丝团”微博账号、微信公众号,以及网店。

对话动机

自2012年11月“学习粉丝团”微博账号开设以来,现已拥有269万粉丝。最近,“学习粉丝团”博主张洪铭又开了淘宝店,制售“领导人同款”商品,引起网友广泛关注。

张洪铭坦言最近承受了很大压力。近几天,媒体连续报道了他开网店售卖领导人同款商品的事。一番挣扎后,张洪铭还是决定修改店名和产品。

昨日,他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说,目前网店店名已改为“洪铭小礼品店”,且不再售卖习大大同款商品了。

记者发现,张洪铭的网店目前已撤下了“学习粉丝团”标志,还将产品描述中的“习大大同款”字样去除,代之以“常委杯”、“气场伞”等描述。

“大大有叔叔的意思,亲切”

新京报:为什么想到开“学习粉丝团”微博账号?

张洪铭:就是很喜欢习主席,觉得他人“very nice”,感觉很亲近。

新京报:看你微博上写的毕业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

张洪铭:哈哈,那是瞎写的啦,后来也懒得改。我2005年高考的,大学没毕业就出来工作了。

新京报:肄业后都做过哪些工作?

张洪铭:当过工厂工人,做过快递员,做过数码机床操作工。我都是跟随自己兴趣来,没那么多顾虑,不需要考虑社保啊、男女朋友啊,我没有。

新京报:没有女朋友?

张洪铭:以前读书时谈过,现在没有了。我没有钱,没有才,啥也没有,一句话,“屌丝”,不敢想那么多,顺其自然吧。

新京报:你为什么称呼习主席为“习大大”?当时网上这称呼还不普遍。

张洪铭:没有现在这么普遍。我看到彭丽媛女士的粉丝账号上有人称“习大大”,也借用了。大大在我们那边有叔叔的意思,比较亲切。

新京报:有没有人找你,不让你做这个微博?或者对你发微博提要求?

张洪铭:从我做“学习粉丝团”账号到开网店,没有任何官方或政府人士找过我说不能做。原创和转发的微博都是按我自己的意愿来。

新京报:有人给你补贴吗?

张洪铭:没有。

新京报:有没有商家找你,在你的微博上发广告?

张洪铭:有。但我微博上很少有广告,主要在微信公众号上吧。我会很谨慎,只选那些符合我的主题或定位的。

“粉丝主动把照片和视频给我”

新京报:你平时很关注习主席的动向?

张洪铭:对。习主席每次出访都提前几天披露,我会事先去了解他要去哪个国家、行程安排、飞过去要几个小时,那个国家的基本情况等。

新京报:媒体曾报道说你报道习主席的动向,比官方媒体还快。

张洪铭:那是调侃吧。人家中央级媒体,有那么大那么专业的团队,我怎么跟人家比?不过我刚开始做“学习粉丝团”的时候,他们的确比较慢,很多领导人的出访和动向只在《新闻联播》里报,微博不会即时直播。我明显感觉他们现在快多了,有时我都想,会不会是我加快了他们报道的速度,哈哈。

新京报:那你现在有抢速度的压力吗?

张洪铭:不会,我不想和他们竞争,我按自己兴趣来。如果哪天大家腻烦了,我发个东西没人看没人响应了,可能我就不做了。

新京报:大家都很好奇,“学习粉丝团”微博发布的照片和内容是怎么得到的?

张洪铭:简单说就两种,一个是我自己找,主要是从网上找;另外是靠网友和粉丝提供。刚做账号时,有一次习主席去陕西、甘肃考察,一个当地记者随访,拍了现场照片很慷慨就给我了。最近,习主席去新西兰,也有微博上的粉丝主动把照片和视频给我。

新京报:你知道这些网友和粉丝是什么人吗?

张洪铭:如果他们不说身份和名字我也不会多问。大家可能觉得我获得这些照片和信息很神秘,但很多东西网上都有,一搜就有。当然我也会主动和可能见到习主席的当地网友或记者保持联系,开始是四处求片,现在有很多人主动提供。

“只是普通网民和习主席的粉丝”

新京报:做“学习粉丝团”账号每天要花多长时间?会不会影响工作?

张洪铭:我现在没有其他工作,全职做这几个账号和网店。平时不会花很多时间,如果习主席有出访或考察,就忙一点。

新京报:“学习粉丝团”的账号为何能一直坚持做下来?想过放弃吗?

张洪铭:中间想过放弃。尤其是去年媒体刚报道的时候,我刚从农村出来,没见过那么多媒体,不知道他们会那样来追问我,加上有一些网友用很难听的话骂我,我有一段时间压力很大,想过放弃。但最后还是舍不得,于是回来继续做了。

新京报:你说有网友骂你,主要指什么?

张洪铭:其实我真没想那么多,我对政治啊制度啊都不懂,我就是很喜欢习大大,所以做了这个账号。没想到能做成现在这样。有人还猜测我是习主席身边的人或者政府的人,真的不是,我就是一个普通网民和习主席的粉丝,这都说过无数次,我不想再重复了。

店名已改 跟领导人完全没关系了

新京报:怎么想到开网店卖领导人使用过的同款商品?

张洪铭:做这事我不是第一个,淘宝上有很多,只不过我被报道得多。今年国庆,我在微博上发了一张习主席撑伞的照片,当时有网友留言说,习主席这伞很霸气呀,哪里可以买到,淘宝上有没有?我还了解到奥巴马啊这些人都有一些周边商品,就想可以做。

新京报:有人说你在用领导人的影响来牟利。

张洪铭:我本意就是想可以做,但没考虑到有争议或法律问题。媒体报道后引起很多争议,我觉得的确不好。其实习主席、彭丽媛女士,还有很多领导人的同款商品一直挺多的,现在网店上都能搜到很多,彭女士的同款服装,还有印有领导人照片的挂历等。

我这几天也一直在想,这个事情也许别人可以做,但我不能做,我毕竟是“粉丝团”团长。

新京报:这个事情对你的网店有什么影响?

张洪铭:有人说我违反《广告法》和侵害肖像权。我不是很懂,也咨询过律师,说没问题。

但我27日还是把印有习主席照片的周边商品撤掉了。28日,我决定不再做习主席同款商品了。我已经把网店名字、内容都改了,现在店名叫“洪铭小礼品店”,以后就做一些自己设计的小礼品吧,跟领导人完全没关系了。

新京报:能否透露一下现在的收入?

张洪铭:网店双十一才开始做,现在货还没发完,还没法核算。现在网店改了店名和商品内容后我更没底了。

主要收入还是一些零星广告吧。按月结算,有的广告给2000,有的给3000,一个月平均下来有四五千的收入,租房、交电费,我日常生活足够了,但想买房还远远不行。

来源: 新京报(北京)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