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陌生女人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3-10-22来源:朱小丰博客作者:朱小丰录入:春雨
这女人好像是生于1958年,反正是个不吉的年份,生于一个知识份子家庭。那年头,知识份子是个不祥的名称,比现在还要不祥,说起它,人们就会想起“改造”、“清查”、“资产阶级”、“阶级敌人”这样一些字眼,“知识”在天朝被成功塑造为人们嘲讽、侮辱、践踏和扭曲的对象。

朱小丰 2013.1.27

我想讲一个陌生女人的故事。我和她素昧平生,也许曾在街头擦肩而过,也许曾在某个场所相逢一笑而不相识。她的故事像我们沉睡记忆里的涟漪,不时会被一阵无名的风撩起,引起一阵惊悸和伤怀。

这女人好像是生于1958年,反正是个不吉的年份,生于一个知识份子家庭。那年头,知识份子是个不祥的名称,比现在还要不祥,说起它,人们就会想起“改造”、“清查”、“资产阶级”、“阶级敌人”这样一些字眼,“知识”在天朝被成功塑造为人们嘲讽、侮辱、践踏和扭曲的对象。1957年几百万知识份子的惨痛下场就是很好的说明。这个女人的父亲的知识是统治者需要的,这是幸运,保佑她平安地生活了八年,想一想很多人生下来才几个月就夭折了,八年多好啊!

8岁,1966年,噩运当头,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导师、伟大舵手、战无不胜思想的发明家搞起了全民癫狂,小女孩后来回忆说:“我听到庭院里有巨大的噪音,还有红卫兵的叫嚷。然后我听到我妈的哭声,她说‘孩子还这么小’。红卫兵们抓住我,我甚至没有机会拥抱我妈一次,就被带离了上海,带离了我唯一的家。” 父亲一夜间变成了“反革命”被扭送北大荒劳改,母亲被抓去“改造”,离开父母的小女孩被送到南京一间政府劳教机构,一种中国特色的监狱与贫民窟合成体,她要照顾自己和4岁的妹妹。她在那里生活了近10年 , 期间,受饿,受折磨,被轮奸,吃树皮甚至动物粪便,被迫去一个儿童工厂做童工,背诵伟大领袖的最高指示就是唯一的“教育”。“我们被告知我们什么人都不是,我们的父母犯了反人民的罪,而我们来这里是赎他们的罪,”她回忆说。 “他们用泥和树干喂我们。还故意让我们目睹我们的老师如何被杀害。”那年头,杀人和强迫人观看杀人都会使很多人异常兴奋和快乐。

10岁,有一天一群男红卫兵追赶她,施以暴打然后轮奸,小女孩后来回忆说:“他们像踢足球一样把我踢来踢去,一边喊:‘打她!’”,“我被踢断骨头,痛得昏过了去,被他们轮奸的时候,已经没有知觉。他们拿刀割破我的衣服,身上割开了很大的伤口,后来我被送去卫生所,护士给我缝了40几针。” 她身上至今留着这次暴行留下的两道疤痕,一道五、六寸,另一道十多寸。她劳教所的同伴们不但没有开导和安慰她,还把她叫做“破鞋”。想一想那年头,我们都是被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反复教育的人,我们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如果有哪位我们身边的女性被强奸或轮奸,不管她是儿童还是老人,我们不会同情受害者,我们都会给她伤口撒盐、雪上加霜,成天叫她“破鞋”,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人性。“很多日子,我觉得死比活着更容易,”小女孩后来回忆说, “但想到我的小妹妹,我不知道我死后她会怎么办。这种责任感让我不得不继续活下来。”

她必须生存,她拼命干活,并用她弱小生命可以做到的友善、温顺和帮助去对待那些叫她破鞋的人,这些冷酷的敌人后来都成了她的伙伴。

18岁,熬到头了,毛死了,文革结束了,改革开放了,小女孩也成大女孩了。

20岁,她考上了苏州大学中文系,成了一名能在教室里学习的大学生。她立志成为记者,为改革发展的中国贡献自己的力量,毕业前几个月,她通过实地调查写的一篇关于中国农村妇女溺杀女婴的论文引起了新闻界的关注,并被国外媒体引用,给咱英明神武的政府丢脸了。她因为说了真话而在一个宣称没有言论罪的国家被监禁。

我不知道她父母亲戚找了什么关系使了什么能量,她后来居然被释放了,公安局给了她一本那时候很难得到的护照,要她讯速离境并不准再回国。

想一想,其实,我们的人生就是在一条糟糕的直线上有几个小小的岔道口,有时候你不知何去何从时迈出小小一步,命运就彻底改变了。

25岁,她飞到了旧金山,身上只有80美元,只够买张到Albuquerque的飞机票,她要去那里的墨西哥大学学英语。当她到机场柜台时,机票却涨价了。“我差五块钱买不了票。”她回忆说, “站在我身后的一名美国男子给了我5美元。我学到了一课:不要吝啬于举手之劳的慷慨。”

她独自一人,内心破碎,只会三个英语单词,没有朋友也没有资源。新移民的孤独、艰难和辛酸在等待着她。她靠照顾幼儿,房屋打扫和女服务生的工作来支付学费和一个蟑螂出没的公寓。

但是,这里是美国!她诚实、友善、宽容和坚韧的品格渐渐带来了回报。她靠打工费用读得了一个计算机科学的学位。这使她成为早期的网络时代的领先创新者。她主攻计算机语言,因为这种人造语言不会因她的英语理解能力而受到限制,可以跟其他美国人在同一个起跑点上起跑,还能较容易地获得一份程序员的工作。

起初,她在小公司,然后,她去了大公司。她拼命工作,成了明星员工,但在办公室以外却没有生活。 “当我第一次来到美国,我很孤单,”她说。 “我没有社交的时间。后来我成了一名企业家,发现CEO的工作也很寂寞。当你身居高位的时候也是没有同行者的。” 再后来,她结了婚,生了一个孩子,并指导着未来的计算机技术。

1997年,她和她丈夫推出高科技公司Geomagic,以3D软件来实现产品的量身定制,从个性化的鞋、假肢到美国航空航天局的太空飞船维修。到2005年,公司实现3000万美元的收入,她被评为Inc.杂志的年度企业家。2012年,将Geomagic出售给三维打印技术的领导者3D Systems,她出任首席战略官。随着一个更大的平台和三维打印技术的成熟,她相信 “美国制造业的革命”即将到来。她说:“我想要做的事情,是在今天能够创造就业机会和促进经济,而且也能够在明天帮助我们成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社会。我有一个梦想就是运用3D技术造福人类。这从来没有改变过。”

52岁,她应邀担任奥巴马总统的创新与创业顾问委员会顾问,同时也成为美国女性科技顾问委员会成员。

54岁,她被美国移民局授予最成功人士才能获得的“杰出美国人”荣誉称号。


傅苹近照

她的名字是傅苹,一个像貌很平凡的女人,从你身边走过是可能会被忽略。2012年,她的女儿18岁了,成年了,应该懂事和有心理承受力了。她为女儿写了一本心中沉甸甸积压了一生的书,告诉女儿应该知道的往事,告诉她同一个人在两种不同的社会里的遭逢与境遇。书名叫Bend, Not Break(《韧而不折》,或作《弯而不折:一命两世界》)。我不知道中国会不会出版她的书,因为她仍然在书中讲真话,而真话和真相,是一些中国官员心底的最怕。

这就是这个女人的故事,我不想再多说。

(补笔:关于傅苹的《弯而不折》一书所记的内容,国内打假专业户方舟子有专文打假,称傅女士谎话连篇。我看了方文,觉得所言并不令人信服,例如方打假的第一条说傅言坐美联航的飞机是谎言,从上海到美国美联航2000年才开通直航云云,但我1998年去美国,坐的就是美联航的飞机,服务人员全说英语,情形与傅苹回忆同。飞机在东京中转,停了很长时间。但若我写回忆录,若无方氏这一类专业人士提醒,也许也会忘了飞机要在东京中转这一细节。时间久了,每个人回忆往事时都难免有细节上的瑕疵,如果抓住几点小瑕疵就上纲到“撒谎”“骗子”的高度,我以为那不叫打假,那叫别有用心或云五毛。所以我没有改变此博文。谨此说明。2013.2.22。)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