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初证色空
发布日期:2014-11-07来源:地藏孝亲网作者:宋智明编述录入:春雨

  一天,大师游到盘山千像峰,登上盘山顶时,见山顶旁的石岩旁住著一位隐者,灰色的头发,土色的面脸。大师进去向他作礼,可他头也不抬,只是凝心端坐;问他什么话,也不哼一声,大师意识到这隐者非同一般,就在旁边打起坐来。过了一会儿,隐者起来烧茶,烧开后就倒了一杯自喝,大师见了也端了一杯喝。喝完茶,隐者把茶具放回原处,依旧默不作声地打起坐来,大师也仿照他去做。又过了一会儿,隐者起来烧饭,烧熟后,就盛了一碗自顾自在那里吃起来,大师也盛了一碗与他同吃。饭后,隐者又端坐如故,大师也仿著端坐。到了夜晚,隐者起身到山岩外经行,大师也跟他一起经行。

  第二天,隐者就不再动身了,大师按隐者的茶饭时间,准时地烧茶烧饭,两人吃后,又依然静坐参究,入夜又同去经行。这样在寂然无声中一直度过了七日,隐者这才开口问大师:

  ‘你从哪儿来?’

  ‘南方来。’

  ‘来这里作什么?’

  ‘特地来访隐者。’

  ‘隐者的面目是如此平凡,并没有什么特别呀?’

  ‘我一进门早已看破了!’

  隐者听了笑著说:‘我住这里三十多年,今日才遇到一个同风!’于是留大师住下,大师也感到遇上高人正好求学,也就住了下来。

  有一天夜晚,大师照例到岩前经行。在经行中,忽然顶门响起了轰隆之声,犹如炸雷一样,瞬间,山河大地,身心世界,豁然顿空。这空性不是眼根与空尘相对的‘空’可以比拟,而是与心相应的空定境界。大师在这空定中,约过了五寸香的时间,才慢慢地感觉到身体的存在,又慢慢地感到脚下土地的坚实,睁开眼慢慢地见到了山河大地。身体的一切生理功能又恢复到以前一样。身体似乎有一股风托著一般,轻松愉快,心的受用也无法形容,这正是奢摩他的正定境界。

  大师回到岩中,隐者问他:‘你今晚经行,为何这样长久?’大师把经行中的境界一一告诉了他。隐者深沉地告诫说:‘你这还在空色蕴境界中,不是本有的心性。我住这里三十多年,除了阴雨风雪以外,每夜经行都有这样的境界,如果你不著在这境界上,就不会被它迷了本有的心性!’大师听了十分尊敬他的教诲,很高兴地作礼致谢。

  再说妙峰大师已经请来了藏经,向汪伯玉询问憨山大师的去向,汪伯玉即派人登盘山寻找,寻至岩中,向大师转述了妙峰大师等候相见的迫切心情。大师想,在盘山岩中已经住了很久了,又因与妙峰大师有约在先,故不得不去。当大师拜辞隐者时,两人都不忍离别。隐者送大师出山,脸上挂看泪花,一直到半山才回去。

  大师回到京都,妙峰大师与汪伯玉都来迎接。他俩笑著对憨山大师说:‘你怎么这样长久才来啊?’大师即向他俩叙述了盘山岩中遇隐者的始末,汪伯玉听后说:‘你已有这样的境界,住山的事可以了结了!’大师说:‘这不过是路途边的风光,到宝所还远著呢!’他俩听后相对大笑。

  当时的京都聚集著许多名士,他们德才兼备,又都信奉佛教。如王凤洲和王麟洲二兄弟,汪伯玉与汪仲淹二兄弟,以及南海欧桢伯等都是较著名的,大师对他们的德才是夙所倾慕的。

  有一天,大师去访王凤洲,王以为他年龄轻,不怎么重视。大师见他如此自大,也装作很骄作的样子。王教他作诗之法,他只是瞪看双眼看他,竟然不说一句话就走了。王感到很扫兴,就对他弟弟说了这一情况。第二天,王麟洲来访大师,一见面就说:‘昨夜家兄失去一只眼!’大师说:‘你有一只眼吗?’麟洲拱手道:‘小子相见了啊!’两人相对大笑。麟洲回家对他哥哥说:‘阿哥,你输给维磨了。’后来,麟洲作了一首诗赠大师,其中二句是这样的:‘可知王逸少,名理让支公’。

  一次,大师与汪仲淹在一起,汪正在看《左传》,就对大师说:‘你天资聪敏,大有文学天才,家兄是当代文学宗匠,你为什么不依他学习,以期成一家之名呢?’大师听了笑著唾了一口说:‘留取令兄的膝头,他日拜老僧受西来之意呀!’仲淹听了非常不高兴,回去告诉汪伯玉时,伯玉说:‘我很相信他,看他的道骨,以后一定能入大慧、中峰禅师之室,他岂肯被区区文学所羁绊呢。只怕他现在这样浮泛的游学误了修道大事啊!’一天,伯玉看到大师给仲淹的扇头诗,他指著‘身世蜩双翼,乾坤马一毛’的二句诗说:‘仲淹,你看,这哪里是文字僧所作的诗呀!’

  过了不久,汪伯玉特备了一席素斋供养憨山大师与妙峰大师。他们边吃边谈,伯玉说:‘现在禅门寥落,后继无人,的确值得我们担忧,我心里经常挂念的正是此事。’接著他又对憨山大师说:‘我看你的气度,将来成就一定不会小,你为什么不珍惜时间,努力振兴禅门,而去浪游天下呢?’大师回答说:‘贫道特为生死大事,参访知识,故行脚天下。现在我之所以要见诅许多当代名士,为的是断绝他日攀缘的妄想啊!’接著又说:‘我并不想浪游,而是有目的的,不久也将去了。’伯玉听了赞同他说:‘我很相信你的作为,试观现在的出家僧人,没有一个可作你师傅的,假使没有妙峰大师,也许你也寻不到同修的法侣了。’大师说:‘过去在法会众中物色了妙峰师,曾在那时结下了同参的盟誓,因此前来相寻,想不到会在这里邂逅。’

  过了几天,自妙峰大师请得藏经回来后,汪伯玉送他一本《勘合二道》,又写了一篇文章送给大师。

  一天,汪伯玉派人请大师速速前去,一见面就说:‘妙峰大师已经去了,你为什么还不去?’大师回答说:‘我想暂留几天再去。’伯玉听了大为不然他说:‘我知道你不愿意随别人的脚跟后头转,但这不一定对。古人不羞小节,而耻功名不显于天下,但愿你以后做出法门中一段光辉事业来,现在又何必为这区区小事而计较跟不跟别人去呢?’大师听了很受启发,为感谢他的一番好意,决定和妙峰同去。他立即动身赶到码头,看见妙峰大师已经坐在船上,妙峰大师问他:‘师兄,你也去吗?’大师答道:‘我也去!’即登上马车,未别一人而去。

上一篇:四、云游参学
下一篇:六、融员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