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记者被残酷轮奸460天 甚至不得不给绑匪生下了一个孩子
发布日期:2014-11-02来源:铁血社区录入:春雨
5年前,被美国媒体称作“自由记者”的加拿大姑娘阿曼达·琳浩特,不计后果地奔赴索马里采访,结果遭绑架460天,期间遭毒打、强奸,甚至生下了绑匪的孩子。

自由女记者阿曼达,曾被残忍地毒打和强奸了460天,甚至不得不给绑匪生下了一个孩子

5年前,被美国媒体称作“自由记者”的加拿大姑娘阿曼达·琳浩特,不计后果地奔赴索马里采访,结果遭绑架460天,期间遭毒打、强奸,甚至生下了绑匪的孩子。

活着离开索马里“狼窝”的阿曼达,用3年时间写下了《空中楼阁》一书,记述那段经历。日前,她还带着她的新书《空中楼阁(A House in theSky)》参加了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的“日界线(Dateline)”新闻访谈节目。在节目中,她再次回忆了自己在索马里被绑架超15个月的经历。

与男友一起遭绑架,绑匪索要300万美元赎金,2008年8月21日,27岁的阿曼达和男友、澳大利亚籍摄影师尼格尔来到索马里。

自由女记者阿曼达,曾被残忍地毒打和强奸了460天,甚至不得不给绑匪生下了一个孩子

《美国国家地理》记者罗伯特·德拉帕当时正在索马里采访。罗伯特还记得,他在摩加迪休(索马里首都)见到“无畏”阿曼达时的情形。阿曼达问罗伯特,哪里是爆炸最密集的地方,她要赶过去。

当天,罗伯特在给自己女友的邮件中写道:“她(阿曼达)会害死自己或者别人的。”阿曼达的出现,似乎“救”了罗伯特。索马里绑匪目标,本是罗伯特一行人。然而,罗伯特和同事保护措施很严密,于是绑匪将目标转向阿曼达和尼格尔。

8月23日,阿曼达和尼格尔启程前往“游击队控制的索马里大西部”。那地方,连他们雇佣的保镖都不肯去。尼格尔有点害怕,但他当时没有说出来。

路上,这对情侣就被12个荷枪实弹的绑匪截住了。两人和两名当地司机均遭绑架。绑匪随后索要赎金300万美元。这时,阿曼达绝望了,因为她家根本拿不出这些钱。尼格尔的家里也只有2.5万美元储蓄。官方拒绝支付赎金,他们又不隶属于任何具体的媒体机构。

据报道,阿曼达出生在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一个小镇,父母早就离婚,父亲生病丧失了工作能力,母亲拿着最低工资。从小,她就和哥哥一起靠捡废品贴补家用。她从2005年开始利用自己打工攒下的前,自费去全球冲突地区进行新闻报道。

她去过阿富汗,去过伊拉克,但除了为家乡一家报纸写专栏外,她并没有被任何一家媒体雇佣。她的身份更像是“自由撰稿人”。

阿曼达遭强奸时被拍下的照片

无数次被毒打强奸

阿曼达回忆说:“我告诉他们(绑匪),我家没那么多钱,但是他们不信。他们觉得,加拿大人都特有钱。”

为了自保,她选择了皈依伊斯兰教,希望能够以此换来绑匪对两人的善待。《古兰经》禁止穆斯林抢劫其他穆斯林的钱财,但绑匪称,这是“特殊情况”。《古兰经》也禁止强奸,绑匪还是说,这是“特殊情况”。

于是,毒打变得理所当然。强奸,甚至轮奸的恶行,也接连出现。

两人曾试过逃走,从近4米高的窗台跳下,逃到附近一座清真寺请求那里人的帮助。可是,当地人不敢帮他们。绑匪很快就追到了他们,手中挥舞着冲锋枪。被抓回去之后,两人再遭毒打。

被绑架的那段日子,阿曼达无数次想过放弃,一死了之。但她撑了下来,“在黑暗饥饿中,我筑起了自己的空中楼阁。拾级而上,那些令我恐惧,令我想去求死的声音消失了。只有一个声音问我,‘在这样的艰难时刻,你还好吗?’”

她向自己的内心回答说:“是的,现在,我仍然还好。”

据《纽约邮报》披露,阿曼达在被绑架期间还曾生下一名男婴,被绑匪起名叫奥萨马。这个男婴至今还在索马里,他是绑匪的后代。不过,阿曼达·琳浩特不愿谈及此事。

460天之后,即2009年11月25日,在两家人凑齐120万美元交给绑匪后,阿曼达和尼格尔终于获释。刚刚被释放时,阿曼达内心充满了愤怒、恐惧和怨恨。但她找到了摆脱痛苦的途径——宽恕。

现在,阿曼达每天起床前,都要做一套仪式:宽恕那些伤害过她的人,也宽恕自己。她试着不去憎恨绑匪,去理解他们,认识到他们只是暴力环境和无休无止的战争的产物。阿曼达决定,要为改善索马里的生活而努力,唯有如此,才有可能减少这个国家的暴力。

2010年,阿曼达创办了非营利性的“全球富足基金会”,帮助索马里女性接受教育。该基金会已筹集了数百万美元,资助了47名索马里年轻女性接受大学教育。该基金会还向遭受性虐待的女性提供医疗救护和心理咨询,并资助当地女童接受小学教育。

2011年,东非遭遇严重饥荒,“全球富足基金会”是第一批运送食品过去的团队之一。

曾经在索马里还发生过集体强奸的事情

阿曼达已多次返回索马里。在其看来,回去不仅仅是为了提供帮助,更是为自己所有的情感,找一个通道。今年夏天,她去印度远足,“重新发现自己在世界上的立足点”。

非洲上演集体强奸人间悲剧 战乱让千名女性受害

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奥坎波近日透露说,卡扎菲的政府军涉嫌对反对派女性实施集体强奸,甚至还用“伟哥”刺激士兵侮辱女性。

英国《卫报》等西方媒体在议论卡扎菲很可能“罪上加罪”时列举说,国际上因涉嫌指使集体强奸而被调查的武装组织高官并不在少数,比如乌干达的“圣灵抵抗军”、刚果(金)和中非共和国的军事组织等。

《卫报》还说,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也曾试图就波黑战争期间的集体强奸行为对一些嫌疑犯进行起诉,“但比较难以让其成为被告的原因是,没有找到足够多的受害者愿意公开声称遭遇到类似侵害”。

从西方媒体的报道中,集体强奸的惨剧似乎多发生在战乱国家或动荡时期,但谁也不会想到,在东非地区经济比较发达的肯尼亚,因为选举引发骚乱也让大量无辜女性遭受痛苦。2007年底到2008年初,肯尼亚选举僵局导致一派的支持者向另一派女性进行了“性报复”。

面目狰狞的非洲恐怖分子

肯尼亚女律师联合会的说法称,至少有3000名女性在选后被强奸。

刚果(金)的内战是很多女性的梦魇。根据国际媒体的报道,内战中有大量的女性成为受害者,要么被集体强奸,要么被劫掠成性奴或生孩子的工具,有些干脆就被折磨致死。生存下来的女性中,能用法律讨个公道的人则少之又少。

阿米娜只有14岁,却已经有了一个孩子——去年8月,她在动荡的刚果(金)北基伍省遭到了反政府武装分子的强奸。阿米娜希望能够在法庭上亲自指证那些让自己失去贞操的人。但美国《华盛顿时报》记者在报道这个小姑娘的悲剧时说,有人认为,阿米娜的等待或许需要很长时间。

刚果(金)记者杰克·卡赫拉赫说,就算强奸犯被缉拿归案,“通常几天后就会被运作释放出来”。联合国驻刚果(金)的联合人权办事处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短短的4天内,与阿米娜一样,北基伍省被强暴的女性多达303人,这些还只是愿意公开身份的受害女性的人数。

该省公民组织负责人约森·鲁内罗6月1日表示,由于政府并不控制全国局势,所以造成东部和北部一些地区的武装势力经常会对女性甚至女童实施大规模的强奸,“性侵犯习以为常”。

北基伍省女性不仅遭到本国武装分子的糟蹋,甚至邻国卢旺达的武装分子也会越境实施暴行。去年8月,卢旺达叛军“解放民主武装”越境,进入北基伍省一个采矿中心,将当地至少150名女性集体强奸。

而上世纪90年代,卢旺达发生部族屠杀,胡图族男子对数万图西族女性实施强奸,不少女性致死,幸存女性中还有30%感染上了艾滋病。当年的暴行,被媒体称为“20世纪人类最大的一场浩劫”。

悲剧大多因为仇恨与无知

为什么在一些国家会发生集体强奸事件?很多国际媒体和学者从不同角度考虑这个问题。有人提出了人性说,有人提出了种族矛盾,还有人干脆说,“女性成了战争和冲突中的武器”。非洲著名的“全非网”评论说,非洲等很多地区种族矛盾比较突出,集体强奸实际上是一种对异族进行报复的举动。

其实早在2000年,联合国就通过了第一个有关战争影响女性的决议,其中特别提到严惩集体强奸罪犯的问题。但这个决议似乎没有任何效力。以至于2004年、2005年又不得不由联合国秘书长两次发表声明表示对此问题的关注。最近3年,安理会都通过类似决议,谴责在战争和冲突中对女性安全构成伤害的行为。

2010年,联合国专门任命了一位处理冲突地区性暴力的代表。已有24个国家对联合国的做法表示支持,并派出维和部队到冲突地区,在监督停火和维护治安的同时帮助当地女性。比如,当女性到远处取水或捡拾柴火时,维和士兵要在一旁保护。还有一些维和士兵专门学过如何应对性暴力发生时的紧急情况,以便更有效地防止集体强奸事件的发生。

今年5月23日,全世界上百名学者齐聚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专门就集体强奸的问题进行探讨。组织者“诺贝尔奖女性倡议”的负责人利兹·伯恩斯坦说,“在战争地区,目前每天都有女性被强奸。”

德国社会学家露丝·赛弗特认为,不仅要关注如何惩处实施集体强奸的罪犯,还要关注它的后续效果,“因为它实际上撕裂了整个社会,当地民众或许很难再建立起互信,对他们产生巨大的心理影响”。1997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威廉姆斯称,“所有人都要对这种情况负起责任。这次会议让我们在全球制止集体强奸的行动上迈出了一步。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