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企业之父”的“商务圣经”
发布日期:2014-10-16作者:章阁录入:春雨
说起日本的企业,不得不提起日本的“企业之父”、“金融之王”涩泽荣一。在他的一生中参与创办的企业超过500家,包括东京证券交易所。这些企业遍布银行、保险、矿山、铁路、机械、印刷、纺织、酿酒、化工等日本当时最重要的产业部门,其中许多至今仍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

涩泽荣一

——《〈论语〉与算盘》的财富观

在日本,现存的老企业寿命超过百年以上的有21000家;超过200多年的企业有3146家,而超过1000年已上的企业有7家,统计记录堪称全球之最。而在中国现存的老字号,经营历史超过150年的只剩下5家。由于日本特别的地缘,遭遇地震、海啸常是司空见惯,也曾饱受长期战乱和无数次的经济危机,但日本依然会有大量的长寿企业存活下来。企业经营的奥妙也引起商学院的探究。

说起日本的企业,不得不提起日本的“企业之父”、“金融之王”涩泽荣一。在他的一生中参与创办的企业超过500家,包括东京证券交易所。这些企业遍布银行、保险、矿山、铁路、机械、印刷、纺织、酿酒、化工等日本当时最重要的产业部门,其中许多至今仍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而且他也是日本第一家银行与股份制公司的创始人。

在这些非凡的业绩中,除了受到西方的经济伦理影响外,更大程度上则来自于中国传统文化经典《论语》的熏陶。在中国宋朝赵普称他以半部《论语》治天下;而日本的涩泽荣一,则以一部《论语》统战工商界,并奠定了日本近代的经营思想、经济兴起的精神基础。

在传统的观念中,认为仁义和重利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两码事,两者自古似乎就是对立。在历史上,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有段“所有的商业皆是罪恶”的论述,中国和日本也有着相同的观念认为“为富不仁”,对于“民之末”的商业颇为鄙视。而在现代社会也有“无商不奸”的说法。随着世俗的禁锢和偏见,人为的使“义”和 “利”形成绝对对立的态度。

涩泽荣一对《论语》大量研读后,提出了全新的财富见解。他从中理解到,孔子并非反对富贵,而是反对的是不仁不义不德的财富。在他著作的《〈论语〉与算盘》一书中,曾大量引用孔子的话,比如:“富与贵,人之所欲也”、“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自行束请以上,吾未尝无诲矣”,来破解日本民间鄙视商业、耻言富贵的禁锢思想,为工商界合理追求利润、财富树立全新的核心价值。

传统文化中要求君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通过自身的道德修为、磨练成就以仁道治天下的大业,即人们熟知的“内圣外王”。涩泽荣一对“内圣外王”进行了创造性、现代化的转化,要求工商界人士既要追求“内圣外王”的道德人格,又要从商追求企业经营的最佳效果,不仅使日本商人明晓“取财有道”的理念;也使人们知道“求利”并不违背“至圣先师”的古训,在追求正当利益时,成就工商贸之才,这就是他所说的“士魂商才”。正当进取的商业带来的物质价值和利益,能使国家、国民富庶,减少更大灾难的风险;但要求财富的根源依据仁义和必要的商业道德,这样就会确保财富不断传承下去。

涩泽荣一也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义利合一”的经营理念。他在引用“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时说到,只要是对国家公众有益的事业,就应该出于“义”去做,即使有所亏损也在所不惜;而有损于国家公众的投机事业,就必须果断的制止和舍弃。企业谋利的种种活动有其正当价值,但前提以道德之义进行指导规范。涩泽荣一提倡的“士魂商才”、“义利合一”的经营理念,不仅避免商人因道德缺失导致商业上的自灭,也破除世俗偏见导致的恶性商风。因此这些理念在近代日本得到广泛的认同。由他著作的《〈论语〉与算盘》一书,不仅为日本工商界树立了精神支柱与商业原则,也为实现日本的现代化建立了全新的核心价值,影响至今。

涩泽荣一一生创办500多家企业的业绩,和他毕生致力研究传统《论语》有着密切的关系。日本现存的21000多家长寿企业,也得益于日本圣德太子主政时,全面引进学习中国文化,以《论语》为基础,习和秦汉六朝诸子百家及佛典,开创了日本的文化风貌。传统因素奠定了日本的文化格局,传统文化的实力也为商业发展,缓冲地震、海啸、经济危机的重创提供了巨大的空间,使其众多的企业在应对全球性的金融风暴后,依然强劲的运行下去。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