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预言家――骨相大师吴大觉(节选)
发布日期:2013-10-15来源:转载作者:佚名录入:春雨
鼎龙的父亲陈世霖,解放前,曾在兰州审计处当工程师,听过吴大觉的名字,只知道吴大觉是很有名的摸骨专家,早年是冯玉祥的食客,冯玉祥挑选部下将官时,都经吴大觉摸过,后来蒋介石坐天下也曾把吴大觉请去,让他帮助定选人材。陈世霖当年见到吴大觉是在兰州一个大军阀的官邸。

鼎龙的父亲陈世霖,解放前,曾在兰州审计处当工程师,听过吴大觉的名字,只知道吴大觉是很有名的摸骨专家,早年是冯玉祥的食客,冯玉祥挑选部下将官时,都经吴大觉摸过,后来蒋介石坐天下也曾把吴大觉请去,让他帮助定选人材。陈世霖当年见到吴大觉是在兰州一个大军阀的官邸。卫兵列队欢迎很是气派。见那位声势显赫的军阀陪着一个盲人,好奇怪。问了才知道,那盲人是吴大觉。陈老听说吴大觉在钟楼附近又露面,很想让儿子跟吴大觉学那门绝技,可是苦于不认识吴先生,只得和鼎龙闲谈了一番作罢。

/89 文革没开始的时候,有人每3年把他接去一次,说是怕这门手艺失传,叫给很多重要人物摸。他摸着说着,旁边都有人作记录。哪个领导没摸过?但是回来就一不能说,二不能干了。

/92 师长欺吴大觉是个盲人,穿了一身便装,也没带军帽,心想,凭他怎么摸骨头,也不知自己是干什么的。

进门打了招呼,叫大觉摸。一搭手,顺额而下,刚到鼻子的地方,师长便听到“你是从军的”,再往下两手摸到手腕等处,他又听到你是当官的,起码是个师长。” 那师长便不由心头震动,汗出肌肤。吴大觉又历数师长的遭遇,十岁上没了娘,十五岁没了爹,从此到处流浪,十七岁大病缠身,十八岁差点叫水淹死,十九岁以后在一家干活,干了三年,二十三岁上当兵,……从兵如何熬到师长云云。说得师长大人暗暗点头。

师长便问,“你说我十九岁以后,当兵以前干了三年活,没说是干什么的,能不能说出来?”
吴大觉一笑,“师长大人,你干的这差事我不敢说”
“你说,不要紧,我不在乎!”师长坚持要问。
大觉叫他的随从先出去,然后压低声音说,“大人,那三年你是当了龟孙子的爷爷了,对不对?”
师长不明白,“什么叫龟孙子的爷爷?”
“就是王八呀!师长大人,这可是你逼我说的,别怪我呵!”吴大觉声音很低,但字字清晰。
师长听后,“扑嗵”一声跪倒在吴大觉脚下,头直磕得“咚咚”作响。口中说道,“我今天遇到活神仙了!”

原来,这“王八”就是妓女院里服务的男子,是提大壶倒水的。在这种地方当听差,在社会上被人侧目而视。这不光彩的经历,师长从没对人提过只字,这是许多跟他多年的部下和他的同僚、上司都不知道的隐私,不料竟被一个瞎子摸骨的点破。不由得他对吴大觉敬之如神。

师长的隐私原本是不能讲的,自己也不愿人知道。但这件事回去后他越想越神奇,便止不住暗暗讲给最要好的上司和同僚。于是,“吴大觉”的名字便不胫而走,达官贵人一时蜂拥而至,大觉从此声名日起。渐渐成为政界、军界首脑的朋友。几经磨难的生活经历给了他稳健沉着的气度,谈吐不凡的气质,说话办事格外谨慎。虽然是个盲人,却颇得人们的崇敬、信赖。可谓不易矣。

/93 司机听说坐车的是吴大觉,早闻其名,扯着鼎龙,叫他给说好话,想让摸一下骨。鼎龙知道吴大觉在这里是不会干这种事的,又怕司机回去再缠个没完,就把那司机推到大觉跟前,对大觉说,“吴伯,司机师傅想请你给摸一下!”果然,吴大觉一摆手,“不摸不摸!”谁知,大觉眼盲,一摆手之际,恰好就碰到了司机的额头,就这一瞬间,大觉笑道:“你这位师傅,原来是坐车的,如今反而倒给人开起车了!”说罢,就叫“上车!”

司机只听了这一句,二话没说,请二人上了车,启动就走。边开车边说,“吴先生,您真是名不虚传,我服了!”

鼎龙问司机从何说起?司机叹道;“不瞒二位,我原来是国民党部队的师长,的确是出来坐车的人。兵败如山倒,如今只能给人当车夫了!”

/94 “吴伯,你真神!”陈鼎龙情不自禁地说。

“神?天数如此而已!”吴大觉淡淡地说,同时摇了摇头。
“吴伯,象您老这样的手艺可能中国也没有第二个了吧?”

“怎么没有?我还有一个师兄,与我不差上下,只是不肯出山罢了。”吴大觉推了推墨镜。“中国这么大,无奇不有,摸骨只是一行,这一行之中,人一生尚难以穷其奥妙,怎么说中国再没第二个人了?笑话!”

“吴伯,您摸的这么准,找您的人这么多,为啥一天只挂几个号,不多摸几个?一方面帮人解难,另一方面也好多赚点钱,生活好一点?”这对陈鼎龙一直是个问号,原来一直没问过,今天见吴大觉神情兴奋便问起来。

“哼哼!”大觉未答话,鼻子里先冷笑了一声。“我一摸一个猪,一摸一个狗,难道要我拿自己的命去换他们的命吗?吴大觉头微微往后一仰,傲然地说。

陈鼎龙明白了,常人,多是庸碌之辈,也就是骨相里面所谓的猪骨头、狗骨头之类,怎么能同大觉这种异人相提并论呢?鼎龙又一次感到了这位骨相大家的傲岸。

“钱是个什么东西!什么时候有个够?能过的去就行了。你不见卓先生卓房东,他的房子能带到坟墓里吗?钱也一样!”吴大觉又说。

“有人说钱是宝、是英雄胆,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些话也有一些道理。可是你要记住,钱不是什么都能买来的。有钱买不来儿女的孝心,有钱买不来夫妻的感情,有钱买不来朋友的义气,有钱买不来人的骨气!我跟师父学艺的时候,口袋里没有一个子儿,整天吃用都是师父的,师父还教我手艺,这情份是拿钱能买来的?你还年轻,年龄越大,这些事情看得越明白。”吴大觉这意味深长的一番话,说得鼎龙连连点头,赶忙说:“我记住了!”

“尤其是你想学摸骨,这一行和算卦、看相这些很相近,三教九流什么人都要打交道,对这些事心里更要清楚些。有的人很有钱,但有钱的未必是好人,在为他摸骨时,就要指点他,富贵不能淫,应乐善好施,帮助穷人,多做好事,否则,到时候富贵也会失去。有些人有几个臭钱,就不知好歹,胆大妄为起来,其结果必然没有好下场。对穷困潦倒的人,只要看他心地善良,就要多加指点,告诉他以后发迹的机会,叫他要抓住机会,改变环境。叫这些人要看到光明,鼓起信心。对那些当官的人,要讲善从民意,仗义秉公,否则,到什么时候会失去权柄。当官怕的就是丢权,这要当面点在要害之处,既提醒个人少为非作歹,也把翻船倒台的日子点出来,警其心志,促其清廉。遇到军人,相他胆略寿命,言明命有天数,应当勇敢杀敌保国,不可临阵逃脱。商人求卜时,都要讲命和财的关系,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薄利多销,讲究信用。揭露他们唯利是图的致命弱点,不可走“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路。多啦,教师来相,就要叫他们尽职尽责,培养孩子们,税官来相,就要叫他按律收税,卖菜的来,叫他秤上不能坑害人,行医的来,叫他莫卖假药图财害命。这些说也说不完。我们不可能去拯救社会,但是在这个力所能及的范围,也要想办法多为社会做点好事。歹人求卜,或仗势、财大气粗的上门,你连理都不要理他!”

/98 你看我摸骨的样子怪是不是?说是摸骨,又不真正地拿手去一块一块骨头地仔细去摸,手往头顶上一搭,似摸似不摸地顺着脸就下来了,这就是凭感觉,感觉里细小的变化,不一样的地方,就决定了人不一样的气质。古人说,观千剑而后识器。摸骨也一样,摸上成千上万的人,才能类比出高低贵贱。处处有心皆学问,摸骨关键在于细心比较。摸上几十个贼,贼的骨头便一目了然,搭手便知,他们共同性的东西明摆在那里。若是不留心,老师教给你的东西怕也学不全,何谈更进一步发展出自己的东西呢?不过,你的着眼点不要全放在这个事上,你应该有别的图谋!”

吴大觉声音沉沉,语重心长。
鼎龙不解,“吴伯,你说我将来能干什么?”
吴大觉微微一笑,“你以后将成为一位相当位置的辅佐力量。”
“辅佐?究竟是干什么的?”“到时候你就会想起我的话,那时就明白了!”吴大觉仍不肯细说,说完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上一篇:暂无内容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