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前人大副主任孔垂柱染艾滋病自杀调查
发布日期:2014-08-12来源:微信作者:凤凰网录入:春雨
7月13日,前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党组副书记孔垂柱去世。此前,关于其感染艾滋病自杀的传言已不胫而走。凤凰网特派员通过到云南多地的获得的第一手采访资料,证实其2009年即已染上艾滋病,并曾三次自杀,最后跳楼身亡。

    7月13日,前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党组副书记孔垂柱去世。此前,关于其感染艾滋病自杀的传言已不胫而走。凤凰网特派员通过到云南多地的获得的第一手采访资料,证实其2009年即已染上艾滋病,并曾三次自杀,最后跳楼身亡。

    而孔垂柱的两任秘书,一即为后升任云南副省长的沈培平,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移送司法。另一为原昌宁县委书记杨国瞿,因杀死情妇而伏法。孔垂柱及其两任秘书的落马,成为云南反腐系统案件的一个典型样本。

  8月6日,前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被中共中央开除党籍,同时由中共中央纪委监察部报请国务院批准开除其公职。根据中纪委官方通报,沈培平被“双开”的原因是严重违纪违法,包括受贿和通奸。

  25天之前,沈培平昔日上司,前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党组副书记孔垂柱去世。这名省级官员去世原因已是云南官场公开秘密,北京有关部门信源称,孔因艾滋病三次自杀,“最后一次跳楼身亡。”

  除了受贿、通奸等标配,滇省官场贪腐自有特色。云南一位已退休厅级干部告诉凤凰网,云南贪官不会比外省多,但有自己不一样的地方。“前有杀情妇的县官,后有吸毒的州官,如今又出了个得艾滋病的省长(孔曾任云南省副省长)。”

  云南官方对孔垂柱死因讳莫如深。没有身后哀荣,没有故交同僚的正式告别,一条《孔垂柱同志去世》的讣闻仅仅42字,淹没在当地媒体的边栏底端。

  前云南省政协副主席杨维骏对凤凰网称,孔垂柱去世、沈培平落马,云南官场的问题仅仅掀开一角。“治理云南官场,比治理滇池更难。”

  保山

  与其后事寂寥相比,孔氏生前权倾一时。1995年秋天,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孔垂柱空降滇西南,成为保山地委书记。42岁官居正厅级,在过去23年里,他的官场轨迹一路攀升。

  起点始于19岁那年夏天。孔的履历从故乡曲靖宣威县海岱公社的一名生产队大队长展开。10年后,大队长变成宣威县来宾公社党委书记,29岁的孔垂柱正式为官。又过了一年,公社书记前往昆明,入学云南省委党校中青班。他的党校同学在接受凤凰网采访时回忆,孔为人低调,“像个老农民,待人很好,很简单的人。”

  党校毕业后,与那些官运亨通的同行一样,每隔两三年孔垂柱总是顺利升迁,宣威县委书记、曲靖地区行署副专员、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是孔曾经的晋级阶梯。

  平易近人是多名受访者对孔垂柱的共同评价。熟人朋友圈里,众人称他“大锤哥”。保山市一位退休的厅级官员称,大锤哥上任之初,给人的印象是“精力充沛,能说能写”。

  没有人知道大锤哥的名声从什么时候坏掉。

  一位前党报记者称,1999年夏秋之季,保山农资公司出资的明河酒店夜总会开业。“夜总会包房里,大锤哥与几个衣着暴露的女孩在一起,我怕撞见他,赶紧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孔垂柱没有在意别人的看法。这位曾经长期跟踪云南官场的媒体人说,大锤哥给色情场所的小姐发名片,他告诉那些小姐“有事去地委找我”,这让地委公务员们很无奈。

  同是1999年,前云南省长李嘉廷前往保山考察,地委书记孔垂柱陪同。一位负责李嘉廷安保的官员告诉凤凰网,晚饭在保山兰都饭店,饭后众人玩了两局保龄球。“然后孔垂柱安排了近20个小姐供李嘉廷挑选,李嘉廷当时就翻脸离去,我们在现场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李嘉廷担任云南省长的第二年。云南官场多名受访者称,1998年烤烟“双控”后,云南经济曾一落千丈,但也正是在李嘉廷担任云南省长期间,包括交通在内的基础设施得到根本改善,云南经济开始在新的平台上发展。

  两年后这名清华大学出身的彝族官员落马,原因是受贿和与有夫之妇通奸。

  公开资料显示,2001年9月24日至26日,中共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审议并通过了《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李嘉廷问题的审查报告》,全会决定:撤销李嘉廷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职务,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

  李嘉廷终以“缓期执行死刑”结束政治生涯。李氏东窗事发的次年,他曾经的上级,前云南省委书记高严(其父为高岗)在国家电力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任上被查处,随后潜逃至澳大利亚,至今逍遥法外。

  秘书长

  在孔垂柱的升迁履历中,1999年是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孔垂柱谋求更高的职务,并接受中组部考察。此后在人大投票中一度落选。

  作为孔垂柱当时的下级,保山地委一名局长在与中组部谈话时认为孔垂柱学历不高,但工作非常有条理性。“这可能与他长期的基层工作经验有关,在处理基层问题时有他自己的办法。他来保山后大力发展烤烟,并取得成效,而他的前任就没有做到。”

  这位官员同时向凤凰网表示,孔垂柱“脱离群众,且任职保山地委书记期间,赌博业一度猖獗泛滥。关于他生活作风问题,我也听说过。我和他下乡,他喜欢进舞厅跳舞,下面就安排。”

  孔垂柱即将填补的是云南省水利厅厅长、党组书记的空缺,人大投票时他遇到了麻烦。云南省委一名厅级官员向凤凰网透露,第一次投票时,孔垂柱的票数不够,没有通过。“这个时候,沈培平出现了。作为他曾经的秘书,沈培平充当了官场操盘手,摆平了这事。”

  如今保山人仍然记得孔垂柱的两个秘书,同是1962年出生的沈培平和杨国瞿。

  保山市隆阳区人杨国瞿1997年担任龙陵县副县长。孔垂柱离开保山前,杨国瞿成为保山市(俗称小保山,后保山地区变更为保山市,小保山更名为隆阳区)政府副秘书长。2001年,杨担任昌宁县委书记。

  杨国瞿被保山人记住是其在县委书记任上杀死情妇后伏法。

  孝感泉公墓位于保山市西面的一座山顶,俯瞰保山城区。杨国瞿的墓埋在这里,除了妻儿的名字,墓碑上只有杨国瞿(1962年7月28日—2005年8月1日),没有其他信息。

  2005年6月14日晚,县委宿舍内,情妇许某要求杨国瞿与妻子离婚,再与自己结婚。云南省一名退休的高级警官透露,双方争吵后,杨国瞿用木雕的大象击中许某头部致其死亡。杨国瞿将死者肢解后放入冰箱,第二天下乡视察工作。第三天,杨国瞿投案被捕。

  8月1日上午,经云南省高院终审裁定,杨国瞿被宣判死刑并立即执行。上述高级警官认为,这么快就被执行,“恐怕是有人担心他说出其他事情,希望他立即闭嘴。”

  同年6月8日,河南省副省长吕德彬委托新乡市副市长尚玉和雇凶杀死自己的第二任妻子。6月15日,吕尚等4人归案。那位高级警官说,河南官场的丑闻比杨国瞿杀死情妇更恶劣,“中央政府的注意力转向河南,云南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与杨国瞿的中途折戟相比,沈培平的仕途显然更为长远宽阔。前述云南省委退休厅级官员称,沈培平与孔垂柱情同父子,沈培平曾在多个场合称“自己跟对了人”,这人正是孔垂柱。

  因官衔升迁,孔垂柱的称谓历经数次变更,“孔书记”,“孔厅长”,“孔省长”和“孔主任”。在沈培平那里,只有三个字:“孔老板”。

  孔老板主政保山之初,沈培平仅是施甸县委办公室主任,一年后即委任保山地委副秘书长。1998年1月,沈培平前往腾冲,成为该县县委书记。在那里沈培平展示了治理一域的能力,也为自己将来的覆没埋下伏笔,他与私营企业主交往频繁,休戚与共。多名云南官场受访者认为,为政腾冲5年,沈培平改变了腾冲的城市格局和产业发展水平,他以理念超前和务实能干区别于孔垂柱在保山时的中规中矩。

  保山市一位退休的厅级官员认为,腾冲的变化是从沈培平开始的。腾冲的文化底蕴、气候和环境优越,过去开发不够,建设停留于小打小闹,沈培平主政腾冲后,充分挖掘了腾冲的旅游资源,腾冲机场建成后比保山机场繁忙,航线更多。

  腾冲政协一位官员说,沈培平不似一般贪官,他对腾冲功不可没。开始时做了一些事情,只是后来经不住诱惑。

  政协官员的一位朋友把沈培平的贪腐归结为大环境。“在我们这里,只要你拥有绝对权力,别人就给你抽头服脚(方言,意为获得从头到脚的服务)的待遇。想不变坏都难。”

  艾滋病

  为官36年,孔垂柱得到的正是“抽头服脚”的待遇,并最终带来灾难性后果。

  2003年1月,孔垂柱担任云南省副省长,此后10年未变。期间孔兼任武警云南森林总队第一政治委员、党委第一书记,分管云南省府的农业、水利、林业、扶贫等领域。

  同年同月,沈培平复制了孔垂柱曾经的职务: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并增加了办公厅党组成员的位置。两年后,沈培平空降思茅,历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在那里,沈培平因力推城市化,他的野蛮拆迁激起广泛民怨,被大陆网民讥为“拆迁大佐”。

  与匪气十足的沈培平相似,底层出身的孔垂柱同样不喜欢听官话,厌烦开会念讲话稿。一天,有官员照本宣科地念讲话稿,刚刚念三句就被孔垂柱打断,“别说了!”

  他的同僚称,孔垂柱有功于云南农业产业结构的转型。烤烟“双控”后,云南开始发展高原特色农业,农业结构实现调整,原来是烟草和茶,如今是鲜花、中草药和蔬菜。

  这位同僚说:“孔垂柱留下痕迹,也留下污点。过不掩功,功不抵过。”

  这污点正是放纵的私生活并因此感染艾滋病。云南警方一位退休的厅级官员认为,这不仅仅是“过”的问题,“实际上他在2009年就被查出感染艾滋病,很长的时间内,只有几个人知道这事。”

  孔垂柱的仕途仍在继续,并于2013年1月出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

  同年底,腾冲企业主段志魁被中纪委带走协助调查。段是沈培平、孔垂柱共同的朋友。孔垂柱的党校同学对凤凰网透露,二人除了有共同的企业主朋友,还有共同的情人。

  “孔垂柱、沈培平和云南省一个现职高官有三个共同情人,他们都不知道她们也是另外两人的情人。现在孔垂柱被查出感染艾滋病,他的情妇们因此要悄悄地去检查。”

  自杀

  2014年2月13日,中央第五巡视组向云南省反馈巡视情况时称,云南省党风廉政建设形势严峻,反映领导干部问题较多,工程建设、矿产开发、土地使用以及教育、医疗、社会管理等领域腐败案件易发多发。在干部选拔任用方面,用人视野不够宽,执行干部政策法规有偏差,干部选拔任用不够规范,用人方面问题时有反映。同时,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有关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有关部门处理。

  3月9日,沈培平落马,他的职务已是云南省副省长。这时云南省人大主任孔垂柱正在北京,以云南代表团副团长身份参加“两会”。

  一位正部级官员告诉凤凰网,沈培平落马后,孔垂柱于下榻酒店的客房内自杀未遂,随后被送往301医院。中央政府因此获悉在职省部级官员感染艾滋病。

  前述云南省委退休厅级官员回忆,曾在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宴席上,看见企业主安排一个绝色女人专门接待孔垂柱。“这是职业杀手,孔的一般情妇望尘莫及,他得艾滋病完全正常。”

  离开301医院后,孔垂柱被送回云南。这名退休厅级官员称,云南省得到的命令是:孔垂柱不能离开云南,如何处理等待中央决定,同时监护治疗。

  “一开始被安置在滇池边的紫源宾馆(省政府办公厅内部接待处),两个月后孔垂柱再次自杀未遂,他用玻璃割出五处伤口,最后被送往武警医院。”

  5月27日,云南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上,云南省人大调整领导职务,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应楠任省人大党组副书记。官方通报,原副书记孔垂柱因身体原因辞任云南省人大副主任职务。

  7月12日,孔垂柱在昆明武警医院去世。

  关于死因,北京有关部门消息人士对凤凰网透露,“孔垂柱在两次自杀未遂后,第三次跳楼身亡。”

  6天后,一则《孔垂柱同志去世》的官方讣闻出现在《云南信息报》和昆明其他报纸上,内容统一,都仅仅为42字:“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常务副主任、党组副书记孔垂柱同志因病于2014年7月12日在昆明去世。”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