旦夕祸福
发布日期:2014-07-30来源:迎春论坛作者:徐玉琳录入:春雨
“医生,我觉得自己现在像汪洋中的一条小船,孤苦无援,马上就想办法结束这生命又觉得有点多此一举。本来就不会太久了,何必在蜡烛燃尽的最后一刹那,再吹一口气?   医院叫我去做化疗,似乎是为了继续惩罚我,在今后剩下的每一分钟里都不会再舒服了,我该怎么办呢?”她问。

    露易丝是我的老病人了,一有头疼脑热,先来看中医,而且全家人都相信中医,不管哪儿不舒服,必定先考虑中药、针灸,时间久了,我对她的生活及各方面也都熟悉了。

   她是开餐馆的,很辛苦,一天工作时间也长。露易丝以为一个人只要勤勤恳恳地干活,起早贪黑地忙个不停,小房子可以变成大房子,旧汽车会换成新汽车,小餐馆能扩成大饭店,这美好的愿望一直伴随着她,度过了十几个辛劳的年头。正在一切刚有点起色时,她已人到中年,谁知天有不测风云,这梦幻般的遐想竟被残酷的现实打得无踪无影。

  她得了胰腺癌,且是晚期。手术后医生让她立即把餐馆关掉或卖出,因为属于她的时间不多了……

  就在这短短的几天中,从计划扩建找贷款买地皮,到关门停业卖生意,房地产经纪人和贷款商都被弄昏了。

  她一脸悲苦地来找我,丈夫因为出于怜悯将自己已有外遇的事打算暂时缓一缓告诉她,但没能瞒着刚刚做完手术的她。这无疑又是雪上加霜。

  “医生,我觉得自己现在像汪洋中的一条小船,孤苦无援,马上就想办法结束这生命又觉得有点多此一举。本来就不会太久了,何必在蜡烛燃尽的最后一刹那,再吹一口气?医院叫我去做化疗,似乎是为了继续惩罚我,在今后剩下的每一分钟里都不会再舒服了,我该怎么办呢?”她问。听到这儿,我的心也紧了。

  这张曾经欢笑的脸,如今是这样的困惑,只在几天之间。

  我问她:“露易丝,你相信自己会很快就去世吗?”

  “不。”

  “你愿意放弃努力,不与疾病抗争吗?”

  “不。”

   “你看那春天在山坡上盛开的小花朵,它也是刚刚经受了严冬的摧残,你看那山涧清清的小溪,那是从冰雪融化中一点点汇拢而成的,你是在困苦中、磨难中,生命在经受严峻的考验中,但此时不正是给你机会显示你真正的勇敢吗?人的最大的成功不是餐馆开得多大,而是在生命中战胜了自己,与困难做斗争中真正明白了做人的意义。”我轻轻地仿佛自言自语地说。

  她陷入沉思中。

  “医生,那我们的生命究竟是谁在控制呢?它以什么来决定谁可以活多久?”露易丝的脸色从一片灰暗中渐渐显示出光亮来,眼神中也流露出一丝希望来。

  “是啊,是谁呢?

  那是你自己啊。你的生生世世,你的业力的报应,你的因果的循环,你的……真的是你自己。”我有点不忍心再说下去了。

  ……

  沉默中,露易丝突然开口,“还来得及改正吗?还来得及重新再做一次吗?也许这病是福不是祸?也许我的生命才刚刚开始?”她似乎回到那过去健康的状态中。

  ……

  我看着她离开的身影,想起古人有句话,“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世上没有绝对的祸和福,都是相对的,全看你自己怎么去理解、对待。可惜人啊,往往只看眼前这一步。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