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峰的《因果报应奇案录》很惊悚!(下)
发布日期:2014-07-25来源:雪卷风升新浪博客作者:高耀峰录入:春雨
不光从我身上,而且从我前三任身上现在我也明白了因果报应的道理。我们行组建也就不到二十年,连我四任行长,做法都大体一样。吃喝嫖赌,去全世界公款旅游,人间最富有的人能享的福全享了。所以,福享的太多了。前三任中两任退休年龄不到就死了,一任没死,却被判11年徒刑。过去我认为他们运气不好,现在才真正明白了,无论做多大官,钱有多少,一定要多行善事,诸恶莫作,因果报应是丝毫不差的。

公安作家高耀峰

因果报因之七:鬼魂托梦父亲:我的冤仇明日大白

在这个庞大复杂的案件中,当已将李捷团伙摧毁,在继续侦破其他团伙案中,发生了这么一件真实的事情。

2001年7月,专案组抓获了另一个比李捷更为凶恶的黑社会头目马彬彬。这个头目,手下有五六十名大小马仔,残忍至极。审讯和侦察得知,其他罪案不算,仅马彬彬亲自和指示杀死的人达九人。其中还有一位武警女战士,被这伙人先奸后杀,手段残忍,毫无人性。

审讯还得知,1997年12月的一天,马彬彬为和一个昔日为同一伙,今日为仇敌、另立山头的叫张宏的黑头目抢夺兰州地下赌场生意,马彬彬命人和张宏的马仔在一个饭店门口打了一架,把张宏的一个马仔打伤。马彬彬想顺藤摸瓜找到张宏而刺杀他,决定派人跟踪对方,想知道把这位受伤者送到那里住院。

他们发现这个受伤者住到省人民医院,并确切地知道了有二个十八九岁的小男孩为这个受伤者送饭。马彬彬指示手下要抓了这两个小男孩。于是,他们经过密谋,弄来警服、假警车牌照、手铐,装成警察,当这两个送饭的小男孩送饭出来出了医院大门,他们一涌而上,用黑朔料袋往两人头上一套,给戴上手铐塞入车中,拉到在栢树巷他们的一个据点,对两人私刑拷打,逼其说出他们头目张宏的具体住址。

两个小男孩一个叫沙金玉,一个叫张玉良,属于最低级最外围的马仔,还没正式入伙,时间也不长,也没干过什么恶事。离总头目张宏还隔着三级,只见过张宏一面,连话也没有说过。所以根本不知道张宏的下落。

可是,马彬彬这个大恶人依然不放过他俩,指示弄死他们。恶徒们将二人捆住,脱光衣服拷打,脚踢,并来一瓶开水,从头上浇下,二人当场脸上身上的皮开了花。将二人杀害后,将张玉良尸体拉到黄河边,在身上捆了一个石头沉入了水中。而将沙金玉尸体拉到兰州南边皋兰山顶战备公路上一处沟边扔了。

再说沙金玉,自从沙金玉失踪后几年,没一点音信,母亲想念儿子心切,不久就疯了,最后也失踪了。父亲失去儿子,又失去妻子,再也无心做生意,兰州没法住,就回到他的老家临夏去了。

直到两年后的2001年7月,公安机关抓获了马彬彬和手下所有马仔,在对马仔的审讯中才掌握到这些情况。办案干警无不感到义愤。按照办案规程,他们带领当时打死沙金玉并抛尸的凶手到皋兰山顶的战备公路上指认现场。汽车按凶手指认,停在一处一边是悬崖,一边是沟的地方。这里十分偏僻,一边是山,一边是下临兰州市的悬崖,前后几公里没有人家。路上平时也很少有人。

车一停下,干警们押着凶手刚一下车,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主动走上来问道:“你们是公安局的吧?”“对。”他们为了办案保密,全穿的是便服。

“你们是找沙金玉的吧?”这个陌生人继续问。

办案组长心里一惊,侦破黑社会案件,他们非常重视保密工作,唯恐走漏风声致使内部坏人为黑社会通风报信,导致未抓获的罪犯逃跑和抓获的罪犯订立共守同盟。他们自信自从半年前在侦破李捷团伙案后逮捕处理了几名李捷打入公安内部人员并处分了一些原则性纪律性不强而为黑社会通风报信的干警后,内部纪律严明了,再没有发生过任何失泄密事件。今天这事,这个陌生的人怎么会知道呢?他不由得提高了警惕,反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这一问,使陌生人更证实了自己的判断,便又喜又悲地说:“没错,你们就是要找沙金玉,我是沙金玉的爸爸呀。这么说沙金玉真的死了,他真的埋在这里?”

组长见保不住密,便如实告诉他:“是的,我们来看现场,找他的尸体。可是你怎么知道的?”组长更加疑惑。

“我儿子四天前的夜里给我托了一个梦,他说他被人害死了,他说他死的很冤,死的很惨,被人打死埋在这里。并说前天你们就要来找他,他的冤屈就要伸了。我第二天一早就从临夏坐班车来到兰州,上到皋兰山等你们。第一天你们没来,昨天我等了一天,你们还是没有来,可我坚决相信我儿子告诉我的肯定是真的,他把地方说的很具体,他说他很冤,所以我决定天天来,一定会等到你们。你们真的来了。”

办案干警更感惊奇,而杀害沙金玉的凶手听了这话,早吓得面如土色。

干警们费了一番周折,在前边山上边的村子里调查,很快有了结果:村里人第二天有人发现了尸体,报给村干部,村干部又报给派出所、乡民政,等了几日没见人找,又没有通报,以为是冻死的流浪汉,便在抛尸的地方就近掩埋了。

掘开坟墓之日距沙金玉被杀害已过去5年多了。办案干警、指认现场的凶手、村干部都陷入了沉思。这是笔者在采访这一大案过程中了解到的一个千真万确的事情。

张戬坤老师书法奇迹故事两则

因果报因之八:“佛光普照”力透木板

成语“入木三分”讲的是晋代大书法家王羲之功力深厚,传说他写的毛笔字当木匠镌刻时,发现墨渗透于木头了。后来人们用这一成语形容一个人对事物的认识深刻。

今天,在天水交龙山却有一件更为神奇而功夫更加深厚的书法轶事。

2003年5月份,河南省安阳钢铁集团办公室秘书陈德琳同志经友人引导来天水交龙山拜谒交龙古家。当然,后来才叫拜谒交龙古家,而当时也不过就是出于好奇、旅游的心态来交龙山游玩休闲而已。山上的人进行了热情的接待。住了几天,临走时他向张戬坤老师索得墨宝一幅,写着“佛光普照”四个字。带回去无比珍爱,于是买了一个镜框镶了起来。没有裱糊,他在墨宝后边先垫了二层白纸,然后又垫了二层报纸,然后,又垫了一张干净而崭新的五合胶板,才镶好挂到客厅。

挂了半个月后,他在市场上又发现了一种比较漂亮的镜框,决定把旧镜框换掉。于是买了回来。然而,就在他小心奕奕地取下书法的刹那间,他发现了一个重大的奇迹:在干净而褐红色的五合板上,赫然出现了“佛光普照”四个字。白色,清晰,字体的边线规矩完整。大小、字体完全和张戬坤老师写的这幅“佛光普照”完全一样,完全象是拓印的。白色和刚刚粉刷的白墙颜色一模一样,就象激光打上去的一样。他急忙又反复看看垫在书法下的二层白纸和二层报纸,却什么印痕也没有。

他十分惊奇,也很激动很高兴。感到不可思议。当时,他忙呼自己的家人和邻居来看。他觉得还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于是,又打电话叫来住在别处的哥哥陈向东。

陈向东早年毕业于武汉钢铁学院,这年已57岁了。任安钢《企业管理杂志》副主编,集团公司技术中心的办公室主任,高级经济师。他是最重事实的那类人。不会因为自己对神秘现象感兴趣而无中生有,夸大事实。他万分惊喜,忙又回家取来照象机拍下了这一珍贵的镜头。

陈德琳当时打长途电话告诉了张戬坤老师,张老师非常谨慎,担心他由于对交龙山有好感、对张老师本人崇拜而夸大其词,于是又向他的哥哥陈向东电话核实。

这件神奇万分的事情使兄弟二人对交龙山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和崇拜之情,深信了张戬坤老师的信息、物质、能量世界互相转换的理论。于是,陈德琳于去年(2005年)干脆提前退休,放弃原先办私企赚钱的机会,专门到交龙山进行修行。

本文采记者是2006年9月中旬从兰州来交龙山的,第一次认识陈德琳,闲聊中听他讲的。笔者深以为奇,认为不可思议,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恰好,他的哥哥陈向东也在这里参加孔子文化交流会,于是我顺便对他们进行了采访。

他们说,那张胶合板经他们精心保护,历经三年,到最近才渐渐模糊,但那张珍贵的照片,他们一直珍藏着。

因果报因之九:“道德文章”使人飞飘

广东湛江市某银行行长黄炳南先生和他的爱人及正上大学的女儿黄景经友人介绍于2004年3月来交龙山。他们千里迢迢而来,可不是来旅游散心的,而是为治病而来的。其时黄行长身患胃癌,医生珍断只有20天寿命了。已不能动弹,住院也没用了,只有回家等死。这个时候,一位在北京解放军某医院任要职的朋友向他推荐交龙山。并说,不去,你一个月活不过,去了,兴许还活个几年。

万般无奈之下,一家人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心态,用担架抬上从湛江到广州的汽车,又抬上从广州到兰州的软卧在天水下车,又抬上交龙山。没吃药,没打针,一个星期后就能走路了。于是,张戬坤老师让他参加修庙的体力劳动。并说:“你放心,只要你劳动就会好”。果然,越劳动越有劲,身体越好。一个本来已不能动弹的危重病人一个月后就能一次背一筐土,一顿能吃两碗饭。两个月后,老婆完全放心了,就先回去了。而他本人在这里住了半年,基本康复才回去了。临走前,他和女儿各向张戬坤老师索要墨宝一幅。为女儿写的是“交龙古家”,为黄行长本人写的是“道德文章”。回家后一个星期天,女儿在家里打算把两幅书法装裱挂起来。她先把为她写的“交龙古家”装框挂了起来。挂好后,她后退几步正端详高低左右怎么样,突然,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离开了地面飞飘起来。脚离地面近一米,手刚能触到天花板。不但飞飘起来,而且人体整个固定悬在空中约四五分钟时间,然后才突然失重跌落在室内的椅子上。

她在空中下不来,吓坏了。赶紧喊在另一个房间的爸爸。爸爸也十分惊讶。下来后坐在椅子上惊魂未定地休息了半个小时,突然又不由自主地起来在屋里打起了太极拳。她想停却停不下来,而且打得非常熟练、柔和、连贯。此前,她根本不会打太极拳。

在她打的过程中,爸爸忙给远在甘肃天水的张戬坤老师打电话,报告这一情况并问怎么回事。张戬坤老师说:“不要紧,没事,这是一件好事。是一种信息能量。物质世界任何有形状的物质都包含着信息能量。能量有大有小,你和你女儿的能量大,就任她去,一会儿就好了。”他们因为都到过交龙山,听过张戬坤老师关于物质、信息、能量理论的课,所以也放心了,并认为是好事,不再紧张。可是,他们没想到,三天后,黄景的姥姥来女儿家。进门看见了这四个字,刚一端详,突然也脚离地面打起太极拳了。此前,她老人家也从来不会打太极拳。这时不但会打,而且是脚离地面悬在空中打。犹如电影里的慢镜头,打得非常漂亮。直到一套拳完整打完才停下来。笔者是2006年9月中旬去交龙山时顺便听到了这个真实的事情。为了进一步了解细节,笔者请陈德琳同志当场打电话给广东的黄景本人,对情况又进行了核实。

这个关于张戬坤老师的书法轶事两则到这里就讲完了。按照文章标题,似乎该结束了。然而,在接下来的闲聊中,笔者又顺便得知一些黄行长的其他一些事情,觉得有意义在此一叙。本不打算写他的真名真址,可担心一些人故意挑刺,认为是“迷信”者编的,故用真名真址。好在张戬坤老师早征求过他本人的意见。

黄炳南行长自从到交龙山来住了一段时间后,胃癌就彻底好了。人生观也随之发生了巨大变化。对照14条,勇敢而真心地进行了自我剖析。当然,作为一个长期处于领导岗位又春风得意又当过兵的人,他起初根本不信什么因果报应、忏悔之类的事情,认为纯属迷信、骗人、荒诞不经。他只所以到这里来,实在是最后没有办法的办法,绝望中的一根稻草。所以,他到交龙山来后,只是一个行将就木的重病人。对于自己的过去和所作所为,没有什么更多的想法。更没有忏悔检讨之心。14条要求人人自我检视,他说,我没有做错什么。一切都在履行一个行长的职责。可是,他不忏悔,他的胃疼就止不住。老婆女儿和大家劝他不妨试着忏悔一下。怪了。果然就不痛了。于是,他不得不半信半疑地开始了检视自己的行为,并且从迫不得已变为自己的自觉心理行动。

他是一个十分能干的人,从部队营级干部位置上转业遂溪县某银行当行长时,全行亏损额达3亿人民币。可是,他小心为人,认真做事,凭着他的才华和敬业精神,一步一个脚印,上任6年,不但弥补了前任的亏损,而且倒挣回三亿。储蓄总额竟占全县各个银行的60%多。因为他政绩突出,后来上调至市行当行长。政绩依然不俗。他也顶过一些有权势的人的违规要求贷款的高压。为国家挽回了不少损失。

现在个人发自内心进行检讨,打扫错误,他发现自己真有不少错误。在部队时,年幼无知,喜好打猎,不知杀害了多少生灵。转业后,尤其当了行长后,重要客户,上级来人,外地同行来,他陪他们吃饭,一桌五千一万元是平常事。最贵一桌是五万元。吃饱喝足后,拉上他们去娱乐。找来一排小姐几十个让他们挑,然后单独开房。他一年光用于接待的费用100万。一桌五万元,是一个农村千人完全中学一学期的办公经费。农村最贫困之家几十家人全家一年生活费。可供七八个贫困大学生支撑一年。而对于这些官员,也就一顿饭。

过去,他从来没有想到这有什么不对。总认为自己命好,有本事,是工作需要,是人之常情。现在才知道,正常人一顿五元十元够了,改善一下五十元够了。请最尊贵客人也一百元二百元够了,而他,一人一顿5千元3千元。超出穷人百倍千倍。这完全是造蘖,是消福。人天福报让他早用完了,自然就得大病。

他在交龙山住了半年,胃癌就彻底好了。于是便回家了,可是,由于环境又变了,又从根子上没有彻底忏悔,没有潜心修行,病稍一好,又常常发脾气,生起嗔恨心,贪权心,于是烦恼又卷土重来,胃癌治好了,却转向骨癌,最终没能挽留住他的生命,于2005年2月去世。临终前,他把张戬坤老师等交龙山人四人请到湛江,让他们看了他在最后时刻写的长达七八页的关于一生的忏悔录让他们看。他语重心长地说:“我到交龙山去,多活了一年零二个月。可最终怪我,人天福报享的太多,提前用完了。遭了报应。”

张戬坤老师知他逃不过这一劫,说:“这是天意,你算最终认识到佛法了,这也是一件好事。这总是你下一世的希望。你临终认识佛法,事情很典型。我们把你的这些事写出来,你愿意不愿意?”“我命都没了,还怕什么,我希望有人把我的事写出来,用以警示他人吧。不光从我身上,而且从我前三任身上现在我也明白了因果报应的道理。我们行组建也就不到二十年,连我四任行长,做法都大体一样。吃喝嫖赌,去全世界公款旅游,人间最富有的人能享的福全享了。所以,福享的太多了。前三任中两任退休年龄不到就死了,一任没死,却被判11年徒刑。过去我认为他们运气不好,现在才真正明白了,无论做多大官,钱有多少,一定要多行善事,诸恶莫作,因果报应是丝毫不差的。”他已说得非常吃力了,声音很微弱,可是,他还是挣扎着讲完了这段话,说完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因闻到佛法而平静的笑容。张戬坤老师说:“临逝世有一善念,非常难得,愿你走好。”

他念颂着佛号安然去世。

因果报因之十:人与自然不合谐惨遭报应

这算不算毫无疑义的因果报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读者自可根据自己人生经验做出评判。但这确实是个可以消遣解闷的好故事。这是发生在天水乡下的一则真实故事。

讲述者陶鉴:1986年夏天,我(陶鉴)从党川乡政府秘书调任麦积风景区管理所所长。因为新组建,没有房子,暂借位于仙人崖的麦积后乡供销社的地方办公。管理所当时配有几名工作人员,于是决定办一个灶。聘请住得比较近的刘家坪农民刘守信做饭。这年夏天,麦子黄了,可还未收割。一天,我回了一趟南河川的家。第三天我回到所里时,刚走到大门口,见大铁门上吊着一条死蛇。蛇很粗,有十一二公分粗,长一丈一尺,就是近四米。挂在门上,而地上还拖了好长一段。这是一条罕见的大蛇,属无毒蛇。我顿生一种怜悯和惋惜,令人不忍看。一问,原来是刘守信捕的。他听人说仙人崖米家沟有两条大蛇,便萌生了捕捉的念头。今天早上,他叫上供销社的职工马学安,两人一起抓回来的。当地人反映,这里共两条蛇,蛇窝在农民的地里的一个坎下。习性有规律:早上九时出洞晒太阳,下午太阳落山的五时回洞,两蛇同时出进,形影不离。吃雀吃青蛙一类东西。有人见过,它盘于草中,将一只三四米高空飞过的麻雀猛然吸住,往后退,麻雀挣扎。蛇一口吸力不够,要换气。于是在其换气当儿,就有麻雀又前飞的情景。直换二三次气,麻雀也进进退退二三次,才被吸入腹内。

当时,他和马学安带了一把木杈和一把铁锨,一个编织袋。到洞口时蛇还未出来,刘守信就用木杈捣蛇洞。蛇慌了,一条蛇从洞里飞窜出十多米,两人措手不及,这条蛇逃了。紧接着,后边又窜出一条,这一条速度稍慢一点,逃出洞后,就是庄稼地。蛇有个特点,草上快,而在不平滑的地上慢。所以,两人回过神来,又追上去,刘守信用木杈叉住头,马学安又用铁锨压住头,蛇身缠住木杈,马学安撑开编织袋,蛇慌乱中见洞,就钻了进去。他们将这条蛇卖给一个养蛇人,卖了70元。

过了一些日子,就在我们附近的打麦场上,有一天,一名妇女去场里揽麦衣,刚用手一扒,突然发现麦衣堆里盘着一条大蛇,吓慌了,忙到不到百米的供销社里叫人。于是,马学安又叫上刘守信一起去抓了回来。这一条小,不到二米,卖了40元。

可谁也没想到,时间不久,倒霉的事情接踵而来。

当年冬天,刘守信养的一只本来打算过年的重达200斤的大肥猪病了。他请假回去请兽医看病,前后花了200元没看好,死了。又不敢吃,只有埋了。

接着,是第二年开春,刘守信家一条膘飞体壮的秦川牛好端端的死了,价值3000元。

接着,冬天。他的小孙子又跌倒在煤火里,全身多处烫伤。治了几个月。

这年年底,给二儿子娶了媳妇。不久小两口吵了一架,媳妇回了娘家。二儿子去叫,说话不投机,他先动手打人,人家人多,他挨了一顿打。回来后,他怎么也想不通,第二天去媳妇娘家趁人不防,将媳妇杀死。被判无期,至今年2006年,还在服刑。

后来,刘守信深深地悔悟了。

因果报因之十一:山上动物有神灵保护

你相信不相信山里的飞禽走兽也有老天通过一些人用法术管着?这也是我当年亲自经过的一件奇事,挺有意思,顺便给老高你吹吹牛。1976年,我那时才二十多岁,刚当干部不久。当时在庙川公社当干部。当时全国搞路线教育。我和两个现疫军人吴照瑞、田学安三人分到庙川大队,我是地方干部,三人中我负责。那时都很年轻,啥也不懂,又闲不住,我们这个乡是原始森林区,有熊、野猪、狼等大动物,当然野鸡不少。他们两人都有枪,于是,我们就常常背上枪到山里去打野鸡。当然那时根本没有保护野生动物一说。他们两人枪法非常好,百米处可打住酒瓶。我们常找没人处去这样玩。每天只要进山,都能见到许多野鸡,他们常常举枪就打,可一只也打不上。路线教育时间是半年,已经过去了多半时间,打出了百十发子弹,连个野鸡毛也没打着。有时野鸡就在十几米处,也打不住。而百米打瓶子,一打一个准。气得两人没一点办法。

有一次,我们和生产队一个干部闲聊,说起这事,他说:“这山上的东西都由刘家婆婆代神管着呢,她不发话,你们连个野鸡毛也别想打着。有人想打野鸡,必须先去求她,提点东西,打下野物要分她一点才行。”

居然有这事!我们那时年轻,又是当兵的,从小全受的是所谓唯物主义教育,根本不信,全当山民们的愚昧无知的胡说八道,也没当回事,当然不会找她去了。可以后来好长时间,打了多次,依然没打下一个。我们听一些山民讲,在枪口上摸点血管用,偷着试了一下,可还是不行。

有一天,刘家婆婆主动到大队找我来了,说没粮吃了,希望我给她点回销粮。那时不知咋搞的,农村年年粮食不够吃。农民日子非常艰难,常常忍饥挨饿。既然找上门了,我们手里又掌握着一些救济粮,有这个权呢。于是我顺便说,听说你有法术,管着山上的飞禽走兽,我也提个条件,我给你200斤包谷,你让我们在山上打上几只野鸡。我们这两个军官枪法都准得很,就是一个也打不上。

其实,我是顺便说说的,全当笑话,因为我们根本不信会有这事。再说,给回销粮是国家政策,群众有困难,这些粮食本来就应该给,而且也不是无偿的,群众还得拿钱买,只不过是平价的。她没有否认,说:“好,能成。你们打去吧。”她说,现在大东西少了,她不让打,小的东西有时让打一点。她走后,我们还分析她是吹牛,世间不会有这么神奇的事情。不过,我们还是决定还是试试。当天下午,我们就背着56式半自动上山了。山上野鸡扎堆儿,田学安一枪打了两只。

从此以后,我们天天打得住。也给刘家婆婆送上几只。记得打了一个多月,直到路线教育结束。过春节时一人分了几只带回了家。

(完)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