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证明轮回印度佛学大师赴死投胎转世
发布日期:2014-06-19来源:湖心亭看雪客新浪博客作者:佚名录入:春雨
本文要介绍的,是至今为止人类历史上唯一一次为了证明轮回存在而自己去死,并且是在国王等众多人的监督下在脸上盖上印记口中留下证物后从容赴死,然后再带着这些证物和印记投胎转世,这是最彻底最具有说服力的而且兼具自证和实证双重价值的轮回转世实验,对普通大众确认轮回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

(博主)按:本文要介绍的,是至今为止人类历史上唯一一次为了证明轮回存在而自己去死,并且是在国王等众多人的监督下在脸上盖上印记口中留下证物后从容赴死,然后再带着这些证物和印记投胎转世,这是最彻底最具有说服力的而且兼具自证和实证双重价值的轮回转世实验,对普通大众确认轮回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

本文全文转摘自《雪狮的蓝绿色鬃毛》(舒雅·达著 谷响译)第二十七节“转世的争议”。本故事另外还见于多罗那他著的《印度佛教史》一书,内容大同小异。

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投胎转世实验

为证明轮回他从容赴死再从容投胎转世

在佛陀之世约千年之后,有位伟大的大乘佛法哲学家兼知识论专家,名叫月官,和一位同时期无与伦比的哲学家月称,籍由讲、著、辩,他们两人一起使“中道”教义思想凌驾印度各学派之上。月官的前一世是位受教育的印度人,他受到了大慈悲者观世音菩萨的眷顾加持,升起了无我的大悲与无缘的大慈。

从前有位博学的大师,他后来转世为月官。大师与一位非佛教徒的学者辩论并获胜了,失败的对手很尊敬地提出他切实有力的看法,他说佛教班智达较卓越的逻辑辩论完全是靠他的聪明才智,因此,只要善于辩论的人都会赢得胜利。

“仅是赢了一场辩论,又如何能决定性地证明佛教观点的优越呢?那只能证明谁是个较优异的辩论师罢了。”对手(非佛教徒的学者)抗议地说。

那位非佛教徒接着又说,他不相信能有确切的证据来支持转世的教理,因此对整个业力、因果的教法也提出疑问。“如果没有前生的证据,我们如何能相信有来生?”他说:“如果能证明转世确实存在,我和我的所有学生都将会改而追随佛陀的。”

慈悲的佛教班智达想了片刻,然后说:“我将死掉,并刻意以某种方式转世来证明轮回是可能的。请国王来做证吧!你就可以得到你要的证据了。”

他的对手既惊讶又感动于这位佛教上师对自己坚定的宗教信仰无我的奉献。他默默同意,虽然他不相信这个佛教徒会真正以自己最终的死亡,让这出戏剧达到合逻辑的结论。

佛教大师要求国王和他的老师们,将他的尸体保存在密闭的铜棺内。之后,这位班智达在他自己的前额用朱丹做记号,在口内含了一颗珍珠,躺下来准备死亡,瞬间,他就辞世了。

由于完全了知生死的幻象,这位佛教大师立刻如他所愿转生为当地一位班智达的儿子。幼童出生时有许多吉祥的征兆,其中包括:婴孩的眉间有朱红的记号,而且口中含有珍珠。

这些奇迹引起宫廷教师们的注意,并转告国王。

于是国王传唤了那位异教徒学者和其他证人,命令人将密封的铜棺在他们面前打开。珍珠已从圆寂的班智达口中消失,朱丹的记号也不见了,却在那无争议的转世者额前清晰可见。

那位异教徒大师完全信服了,带领他的弟子皈依了佛法。他经常以那位佛教班智达如何舍弃自己的生命,使他人都能找到正道的故事来启发他的弟子。

幼童长大后,就是有名的月官大师。他曾以和龙树菩萨法嗣月称在那烂陀有七整年的公开辩论而闻名。这场辩论最后不分胜负,彼此大笑发现:月官每夜都亲受他的保护尊观世音菩萨的加持,才能回答月称机智具挑战性的问题,而他的对手月称同时也从他自己的本尊文殊菩萨处得到加持。

(博主看雪客注:读者欲了解更多关于此故事,还可参考多罗那他著的《印度佛教史》(张建木译)中“月官与月称关于唯识-中观的辩论”)

附注:《雪狮的蓝绿色鬃毛》这部书的作者,确切地说是记录者,是一位美籍犹太人,六十年代颓废而叛逆的嬉皮士,七十年代以后其心智突然转向,成为了藏传佛教宁玛派弟子----舒雅·达。另外,他还是个诗人。

附录:月官大师简介

(梵Candragomin,藏Btsun-pa zla-ba)

印度大乘佛教瑜伽行派的学僧。又译旃陀罗瞿民。生存年代约为西元620~680。为东印度孟加拉(Bengal)王族出身的学者卫世沙迦 (Vis/es!aka)之子。尝从安慧(Sthiramati)、阿输迦(As/oka)等人受学。又,尝居东印度跋卢舍王国,从事写作。后因故为该国 国王所逐。乃随商人至锡兰,建狮子音神殿,讲大乘法。其后至印度那烂陀寺,以通达《波你尼文法》、《圣妙吉祥真实名经》及马鸣《一百五十赞佛颂》,而深受该寺僧众尊崇。其间曾以瑜伽唯识的论点与中观派学者月称往返争辩,旁听者众。在这场长达七年的争辩中,师深获佳评。嗣后,于檀那室利建立百余度母神庙,后示寂于南印度普陀山。

月官学贯显密,精通内外五明,著述丰富。相传他对世间的声明、工巧,佛家的赞颂、义理等四方面的著作各有一0八部, 总计四三二部。然今存甚少。梵文本仅存《与弟子书》(S/is!yalekha),系为调伏破戒的刹帝利比丘而作。汉译本全无。藏译本有四十余部,其中多半为有关密教的著作,大多保存于《西藏大藏经》中。此外,他在西藏主要是以文法学者而名彰后世,依《布顿佛教史》所述,其主要文法著作有下列诸书∶(1) 《旃陀罗记论》(Candravya^karan!asu^tra),(2)《接头辞二十注》(Vim!s/atyupasargavr!tti), (3)《字音经》(Varn!asu^tra),(4)《语根经》(Dha^tu-su^tra)等书。

(原文有删节)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