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学院派的翘楚:布格罗(组图)
发布日期:2014-06-16来源:神州智慧网作者:秋菊录入:春雨
在印象派崛起之前,欧洲绘画的主流是法国学院派。而布格罗(William- Adolphe Bouguereau,November 30, 1825 ? August 19, 1905)是当时法国学院派和沙龙大展画家中的精英,也是掌舵者。他在绘画生涯中一直位居法国画坛的主流角色,声名随作品远播欧洲各地及美国。

La Vierge aux Anges (天使之歌),威廉布格罗1881作,帆布油画。

数年前到奇美博物馆参观台湾收藏十九世纪绘画时,一幅唯美、细致、真实的作品—《向圣母祁愿》所深深吸引,仿佛眼前有位美丽贤淑的母亲抱着很可爱的婴儿跪地祁求保佑一般。然而对于作者名字——‘威廉.布格罗’是何许人也,我却毫无概念。后来有机缘到欧洲及美国,陆续欣赏到更多布格罗的作品,才进一步了解其事迹。

在印象派崛起之前,欧洲绘画的主流是法国学院派。而布格罗(William- Adolphe Bouguereau,November 30, 1825 – August 19, 1905)是当时法国学院派和沙龙大展画家中的精英,也是掌舵者。他在绘画生涯中一直位居法国画坛的主流角色,声名随作品远播欧洲各地及美国。他坚实的写 实绘画功力,从光影的处理、精确的人体结构以及各种多变、丰富的姿态表情,在视觉的美感和真实效果上都极具说服力;加上沉稳内敛的用色,能直接触动观者的 心灵深处,引起共鸣。我们不禁好奇,布格罗是如何养成了这样优秀的能力与才华?他有什么特殊的背景吗?他出身于艺术世家吗?我不禁好奇地去查阅资料,发现答案是‘非也’,他的成就完全是来自勤奋苦学。


《圣母子与施洗约翰》

布格罗于1825年出生在法国西部拉洛雪(La Rochelle)这个古老港口,幼年时期过继给担任牧师的叔父教养,学会了拉丁语,并熟记了古希腊神话传说和新旧约圣经故事;到了13岁读中学时,开始跟沙基 ( Lours Sage ) 学素描。

16岁时,布格罗全家搬到波尔多,他的父母原本是酒品零售商,后来改行经营橄榄油生意。家境并不富裕,后来父亲让他到波尔多半工半读,期间仍然努力学画不辍。到 1844年,19岁的布格罗赢得了人物绘画大奖,更坚定了他当画家的决心,也为布格罗开启艺术生涯的大门。当时的巴黎是西方的艺术中心,虽然布格罗心中渴 望前往,但家境困顿,即使父母多方努力,母亲努力作针线活,也无法凑足旅费成行。幸好布格罗的牧师叔叔多方奔走帮助,为布格罗争取机会为仕绅画肖像,一点一点地赚取学费,好向目标巴黎前进。终于布格罗在21岁时如愿进入巴黎艺术学院,在彼柯(Picot) 的工作室深造,开始了他学院风格的训练。

阿道夫.威廉.布格罗自画像

布格罗自从到了巴黎以后,为不辜负亲人的期望,便刻苦自励,全心投入艺术的学习,在扎实的正统绘画训练下,得到优异的成绩。他在日记中写下成为优秀艺术家的 必备条件,以此激励自己,并努力实践,期许成为自己理想中的艺术家。他大量阅读考古学著作,除了希腊、罗马神话故事外,也研究古希腊罗马人的服饰与生活习惯。他阅读的书籍包括一本《安卡列斯之旅》,是18世纪小说作者的考古研究,其中阐述了古代科学、艺术风格等,是创作历史画不可缺少的珍贵参考。布格罗除 了钻研人体解剖和生理课程外,也阅读加尔医生的骨相学著作?文中说明从头颅的一些特征,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个性。布格罗结合素描与人相学深入研究,对其在绘画创作的人物塑造上很有帮助。由此可知布格罗对学习和自我训练是全方位的,这是一个成功艺术家必须具备的优势条件。

1850年,布格罗以《赞诺比亚女王在亚雷客斯河畔被牧羊人发现》一作获得罗马大奖首奖后,得以前往意大利罗马法兰西学院美迪奇庄园进修四年,期间他在2位大师舒内滋 (Victor Schnetz)和阿洛斯(Jean-Paul Alaux)(他以前美术学校的校长)的手下工作,勤奋于绘画;并利用此一时机研究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大师作品(特别是乔托的作品)。同时不忘到处写 生,十分用功。


布格罗,《赞诺比亚女王在亚雷客斯河畔被牧羊人发现》,1850

自意大利学成后回到巴黎,此时布格罗早已经崭露头角,作品愈见成熟,在当时的沙龙广受艺评家和民众好评,更被英国、美国收藏家所争购。随后运势亨通,不但接 受宫廷的委托制作绘画,先后得到沙龙展首奖、法国荣誉勋位团的骑士勋章,后来又成为法兰西艺术研究院的四十名院士之一,这是法国艺术家的至高荣誉,一直到八十岁去世的前两年还得了勋章,一生可谓名利双收。

然而布格罗生活简单,并未因位高权重而放松自己,他不断作画,不断研究,创作大量的作品,画幅也不小,而每幅都那么精美、那么用心。布格罗的成就决非凭空得来,其所付出的心血和体力,也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

或许有人不免要问:布格罗真的那么好吗?为什么他在艺术史上默默无闻呢?艺术界知道他的人也不是很多吧!是的,在印象派兴起之后的近100年,几乎很少人再提起布格罗了,美术史即使提到十九世纪后期的法国学院派,也是以打压印象派的守旧势力来定义它,而完全忽略了累积数百年西方绘画经验和精华的学院艺术,在绘画技巧和美学上的价值。

1984年,巴黎的大皇宫美术馆(Grand Palais)举行了一次布格罗回顾展,之后又巡回到美国、加拿大展出,布格罗的美学及精湛的画技使许多人感到惊艳,因为在一般美术史的记录中,许多人只 知道十九世纪末有印象派,不知道同时代被视为守旧的学院主义绘画是如此的精湛。其实,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也赞扬过另一位学院派画家梅松尼尔 (Meissonier),认为‘梅松尼尔(即学院派)比塞尚伟大’。学院派的价值逐渐重新受到重视与推崇。

布格罗的作品近年来更是逐渐‘翻身’,为人重视。除了巴黎奥塞美术馆的馆藏,美国收藏家、富豪等古典绘画的支持者早已建立网站《Art Renewal Center》)大力推广布格罗的作品;在台湾,台南的奇美博物馆也有不少布格罗的精美杰作。特别是人物写实油画这几年来再次风行起来,不少画家开始研究古典绘画,而布格罗作品正是许多人心目中的最佳范本。或许不久的未来,艺术界及广大群众又会发现,从希腊、文艺复兴至学院派这些带来正向思维的美好艺术,仍是西方最正统的艺术典范。

布格罗作品欣赏(图文摘自吴锡安的博客介绍一位被人遗忘的大师--布格罗”一文)

母与子

在和熙的阳光下,亲密的母与子,是多么地温磬美好。构图和色彩上运用了黑包白。单纯,明快而响亮,很好地突出了主题。

维纳斯与小爱神丘比特

拔刺的小天使

《圣母与天使》The Virgin with Angels, 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 (1825-1905)

这是圣母马利亚抱着小耶稣,众天使围绕着。此画呈椭圆形构图,色调采用白包黑结构。圣母马利亚的黑衣服又衬托了小耶稣。由于运用了黄、黑,白三色的单纯大对比,所以色彩感特别明亮。细看看没有一个天使的样子是相同的。

吉普赛女孩

圣母子骑驴进耶路撒冷

使用了暖色的调子,表现了欢乐的气氛。

受胎告之

虔诚

这张作品女孩的皮肤画得特别好,把那种白皙而半透明的色彩表现得十分真实。我们不说其他地方,请先注意一下耳朵,然后再看一下整个的脸,你就会发现,虽然耳朵画得也非常的精彩,但是在整体的脸里,耳朵还是十分隐蔽的,鼻子强烈地高了出来,而耳朵老老实实的退后到10公分后面呆着。暗背景衬托着这张粉嫩的脸,清纯闪亮的眼神,浅浅的微笑,画家高超的绘画技巧,使观众的眼神无法不向她多看几眼!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