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难以置信的濒死经历 令我如梦方醒(多图)
发布日期:2014-06-01来源:转载作者:佚名录入:春雨
一位完全不相信生死轮回也不相信什么精神的美国黛安‧威利斯(Diane Willis)女士,在初中时由于对老师搞恶作剧,而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打坐时她竟然「元神离体」,因而改变了她的一生。
静心打坐会发生很多美妙的事情。

濒死体验是一个相当普遍的现象。科学家归纳出濒死体验最一般的要素:飘离身体;通过黑暗隧道;朝一束光升去;与朋友亲戚相会;一生的全景回顾;不情愿返回身体;对时空的非凡洞察力;被救治后的失望感。而且,濒死体验中的「元神离体」现象不仅仅限于接近死亡的人中,有少数人在健康状态下也有相似的经历。

研究表明,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遍布世界不同地域、种族、宗教、信仰和文化背景。中国的研究人员从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中得到81例濒死体验者的调查数据,结果与世界其它国家学者的调查惊人地相似。

据美国著名的统计公司盖洛普公司调查估计,仅在美国就至少有1,300万至今健在的成年人有过濒死体验,如果算上儿童,这数字将更加可观。科学家们的研究更表明:有大约35%的人接近死亡时有濒死体验。

有关濒死研究的论文不断发表在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和《濒死体验研究》上。1978年,在一些学者的倡议下,国际濒死体验研究协会正式成立。可以说,科学界对这一神秘领域的研究方兴未艾。

元神离体

黛安‧威利斯女士(中)在接受媒体采访。

一位完全不相信生死轮回也不相信什么精神的美国黛安‧威利斯(Diane Willis)女士,在初中时由于对老师搞恶作剧,而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打坐时她竟然「元神离体」,因而改变了她的一生。

下面是黛安‧威利斯女士接受**记者的采访报导。

R-记者, D-黛安‧威利斯女士

R:很高兴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能不能谈谈您的成长过程,您过去是做什么的?

D:我生长在一个非常传统的家庭里,小时候住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以前常常受到长辈的告诫,别碰那些精神的东西,那是邪恶的。但是,我初中时做了一次学期报告,是有关生死轮回的。我并不相信轮回,那时只是出于好奇,恶作剧式地想刁难老师。

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与精神方面内容的接触。我从来不找人看星相,不找人算命。从来不相信命运能预测。我觉得神是离我们很远很远的东西,难以想象他能看到我。我不过是这地上百万、亿万人中的一个,他怎么能知道我的存在呢?

我拿过音乐方面的学士、硕士学位。我弹钢琴、吹笛子,教过很多年的笛子。学生大部分是孩子,也包括各个年龄的人。

R:您有一次买了打坐的录音带?

D:是的。我开始用那些录音带学打坐,开头几天还正常。过了大约5天以后,有趣的事就开始发生了。我一按录音机上的按钮,音乐还没有出来呢,我就不能动了。就像进入一种禅定的状态。我无法移动我的身体。

又过了几天,我突然在记忆中回想起我曾经打坐过千百遍了。我以前知道关于打坐的一切有关事宜,但就在那么一瞬间,我感到了这种记忆,我记得我过去00曾经打坐过。那时候,我还不相信轮回,我无法理解这个现象。我一直在问人,你怎么能记起你以前从来没有做过的事呢?我一直这么地问人,同时也持续打坐。

有一天,录音带里说:「让您的爱走遍世界」,我的心脏突然爆烈开来。我能感到我的心在拉扯着、膨胀着,直径有6尺长,让人又震惊又敬畏。我不敢相信这一切。

可它还在膨胀着,感觉好像马上会迸裂开来,同时,我能感到一种难以置信的爱。我意识到我正在穿越黑色的通道,非常快速地穿越着,我的内心充满了宁静,没有丁点的惧怕。其实我对这穿越的过程并不是很在意,而对我心脏的膨胀现象倒非常关注,因为这个现象太让人惊奇了,我无法理解,它怎么能长得那么大 呢?

还没来得及多想,我就到了一个灰色的地方。一种鲜活的灰色,有点像灰色,但不是我们想象的灰色,它是鲜活的,有更多生机的。

R:颜色更鲜艳是吗?

D:不只更鲜艳,它是活的。我们没有那样的东西在这边,没法解释。

我在那儿,开始想,我怎么在这儿?突然,有一股力量把我往后拖,我很好奇,我想看看我正被拖向哪儿,所以我翻了个身。那时就像在水池里一样,只是没有水。在快速运动中,我翻了个身,就这样,我看到了白色的光。我知道那光就是神,我也懂得了,在彼岸,你知道你打交道的是谁,不管你见到的是个人形,或没有人形,或只是一团能量,你立刻就会知道那是谁。

我立刻就知道了,那是神,那样巨大的白光,超越人的想象。

神知道每个人的每件事

R:它有形吗?还是只是光?

D:只是光,但是你非常清楚有一个非常强大的意识在光里,你知道,开始我感到非常难为情,我觉得自己不够好,不配见到神,我很害羞,但是很快,我 受到了安慰我无需自惭形秽。神爱每一个人,神认识每一个人,《圣经》里说:「神知道你的每根发梢」。真是这样的,一点不是夸张,我过去不相信,现在我信了,神知道每个人的每件事。

但是最重要的是爱。那是一种饱满的慈爱,没有任何语言来形容,我告诉人说,想象你一生中最充满爱的那一刻,把它放大百万倍、千万倍、亿万倍,也许能接近我当时感受到的,也许远远不能相比。那种慈爱是那样的浓厚,你能把它握在手里,能在指间捏挤。

R:是个实物吗?爱是实物?

D:就像果酱一样,但不粘手。你能在手上捏,能在手指间感觉到,虽然你看不见,但是你能触摸到,非常厚。

R:你真能触摸到爱?

D:是,能摸到,能用身体接触到,非常浓厚,爱是远远超越你能想象的。

R:等等,你能挤它,捏它,能摸到它,你怎么知道那是爱,或许是什么别的特殊的东西?

D:你知道,你知道,就像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你知道,只是它太洪大了。这是我们在世上一直追求的。我认为人们的这点爱的感觉是那边留下的一点记忆。我们被赋予这点感觉使得我们能遇到与我们相关的人,从中学到我们来这里需要学习的东西。

爱是仅有的重要的事,这是最重要的一点,我在彼岸时明白了,一回来就记住了,而且从此铭记不忘。当我们谢世时,我们受到的评判不在于我们写了多少 书,我们拥有多少车,我们讲过多少课,或者在生意场上多么成功,这一切都不重要。全部的关键就是我们给予过多少爱,接受过多少爱。

上帝就是爱

 
神不评判我们,神不把我们送往地狱,只有人把人送到地狱,神爱我们中的每一个,那种慈爱超越人的想象。

R:神有没有给你什么旨意?

D:主要的旨意就是关于爱。在《圣经》里有一句话:「上帝就是爱」,我一直很喜欢这句话,我觉得这句话又简洁又漂亮,现在我看见了神确实就是慈 爱,百分之百的慈爱,神不评判我们,神不把我们送往地狱,人把人送到地狱,但神只是爱我们,爱我们中的每一个,那种慈爱超越人的想象。

R:你是怎么样懂得这些的,这些想法涌到你的脑海的吗?

D:我就是看到了嘛,就在我的面前,我能看到!过去我以为「上帝是爱」这句话只是一种形容或比喻,当我在彼岸时,我知道那不是形容或比喻,那是真实的,百分之百真实的。我当时还知道很多其它的事但回来以后就不记得了。

R:你怎么回来的。

D:我不知道,就这样「乒」一下,我就回到身体里了,我站在那儿,心里想,为了那白色的光我没有什么不肯做的,绝对的。从那以后那光就是我生活的主导,那件事情发生在1995年4月,那光是最重要的。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