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年前大预言《诸世纪》作者诺查丹玛斯的转世灵童现南非?
发布日期:2014-05-29来源:迎春论坛作者:王庆顺录入:春雨
世界上最著名的预言家莫过于诞生于16世纪的法国人米希尔·诺查丹玛斯了。米希尔在非凡的一生中最后一个预言是:亲人们不要为我悲伤,我的幽灵400年后将会在一个黑白相间的世界短暂游荡,依附在一个白人的躯壳上……

原文标题:米希尔转世灵童现南非?

来源:吾喜杂志 《西江月》2006年第16期  作者:王庆顺

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曾不止一次在会见外国使团时说,南非最著名的人物是小博克,他是南非的国宝。

世界上最著名的预言家莫过于诞生于16世纪的法国人米希尔·诺查丹玛斯了。他在其传世之作《诸世纪》里,准确地预见到当今人口爆炸。最令人惊奇的是这位先知竟预见到二次世界大战的发生,并果断地预言,日本将是最后一个战败国。这些近似神话的预言曾引起世人的怀疑,然而却被后来的历史证明了。值得一提的是,米希尔在非凡的一生中最后一个预言是:亲人们不要为我悲伤,我的幽灵400年后将会在一个黑白相间的世界短暂游荡,依附在一个白人的躯壳上……

在南非这个白人和黑人相处的世界里,最崇拜米希尔·诺查丹玛斯的莫过于南非的博克了,这位家住南非东部小城凡洛城的英格兰后裔每天就餐前都要向米希尔作祈祷。然而他的7世单传的爱子,年仅7岁的小博克对老爸的虔诚却不屑一顾。老博克对儿子的“狂妄”和“无知”很恼火,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在后来的岁月里,小博克竟以其精确的预言倾倒了整个南非。以至现在的广大南非公民都深信不疑:小博克是米希尔的转世灵童。现在每年去瞻仰小博克不朽真身遗容的国内外游人竟达千万人次。

1964 年的春天,老博克的挚友富塔从南非首都比勒陀利亚来访,他和小博克非常合得来。在富塔离开博克家的半年后,小博克突然在一个雨夜中惊醒,悲伤地对父亲说,他梦见富塔大叔被人害了,而凶手竟是富塔的爱妻夏莲。尽管小博克连夏莲的相貌和作案手段都描绘得清清楚楚(小博克与夏莲素未谋面),可老博克还是认为他在说呓语。谁知,一周后,老博克竟收到夏莲的一封来信,说富塔从博克家归来后就得了一种奇怪的病,现在已变成植物人。老博克阅信后,十分震惊,他火速赶到比勒陀利亚,将小博克的预言向西城区警察署作了汇报。卡夫署长也是个米希尔的崇拜者,十分相信有一种冥冥中的暗示可使非凡的人先知先觉,他用老博克所提供的材料和自己丰富而又精干的办案手段,终于使夏莲供出与奸妇(同性恋者)谋害富塔的罪恶,其招供的作案手段竟与小博克的预言毫无差别。

小博克自“富塔事件”后崭露头角,由于他后来又精确地预见到南非军火走私案和星都剧院爆炸案(因小博克预见准确并事先密报南非警方,致使两案均被侦破,没有造成恶果。南非《人道报》曾对此作过详细报道),使他名声大噪。更令南非传媒目瞪口呆的是,1964年12月7日上午,小博克突然打电话给卡夫署长,说在东城区国民大道将发生一场惨烈车祸,有数十名小学生将于当天下午丧命于一辆大卡车车轮下,而驾车司机是个“无头鬼”。卡夫立即将这个“情报”向上司和东城区交警支队作了汇报,遗憾的是,卡夫署长的上司和东城区交警支队均未对此“情报”给予高度重视,结果惨案不可避免地发生了。据南非《人道报》资深记者蒙尼尔撰文介绍,当他接到卡夫署长的报料后,迅速和同仁赶到现场,并没有发现任何险情,就在他们准备撤离现场时,突然看到有一群孩子嘻嘻哈哈地从一条巷子走出,他们是刚刚放学的小学生,正准备到街对面的儿童乐园玩耍。这时小博克也赶到现场,他见现场没有警察,不由得放声大哭。与小博克熟悉的蒙尼尔感到奇怪,他刚想问小博克为何大放悲声,却见小博克痛苦地指着这群小顽童说:“这是一群幽灵……”正当蒙尼尔纳闷小博克为何要“咒”这些天真活泼的孩童时,突然有一辆疾驶而来的失控卡车冲进人群,当场轧死37名小学生,这些过街的孩子无一幸免。据了解,当时已在惨案发生前的数秒钟因卡车上装载的钢板捆扎铁条突然断裂,失去“约束”的钢板冲开驾驶室将肇事司机“斩首”,无头的司机“驾车”狂奔而酿成惨祸。

在蒙尼尔和卡夫署长力荐下,比勒陀利亚警察局指示西城区警察署破例聘请小博克为高级警探,卡夫署长还表示要赠送他一辆高级轿车和高倍军事望远镜。然而,此时的小博克却提不起兴趣,他幽幽地说:“我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了,对人生还有什么追求呢?”老博克和卡夫闻言大惊,连忙将小博克安置在一个十分安全的密室里,老博克和妻子以及西城区警察署的警官们日夜守护在门口,以期使小博克度过这场“劫难”,然而有谁想到,就在这个星期的最后一天,即小博克刚满10周岁的那天,他竟吐血而亡,那年是1965年春。事后调查证明,小博克身体一直很健康,而且在密室吃的每一顿饭,都是经过严格检查的。

小博克归天后,老博克怀着悲痛的心情为爱子整理遗物。突然老博克眼睛一亮,他发现了小博克在临终前一天写下的一纸遗嘱。遗嘱上说:尊敬的父母,请双亲大人在为我送行时务必倾其所有为儿置办一具特大铜棺,请不要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20年后,铜棺将物归原主,而我则将以“国宝”的身份在南非大地游荡……

老博克将爱子的遗嘱给卡夫署长看了,虽然老博克和卡夫署长对小博克禅语般的遗嘱困惑不解,但他俩仍商定,按小博克的遗嘱去办。在卡夫署长和其部下的友情赞助下老博克夫妇不吝巨资为爱子定制了一具重达10吨的紫铜棺,将他安葬在南非菲空力马山的公墓里。菲空力马山是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土山,距老博克的家乡孔雀湖镇约有300公里之遥。小博克为何要在遗嘱中指明非此(处)莫葬?这个问题使老博克和卡夫署长百思不得其解。但为了尊重小博克这位小先知的遗愿,他们只有“唯命是从”了。

光阴荏苒,转眼间就到了1985年夏。一场罕见的山体滑坡使菲空力马山的公墓内的“沉睡的灵魂”全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小博克的紫铜棺在雨后骄阳的照耀下,显得异常夺目。有几个好事者出于好奇,使劲将棺盖打开。这时,奇迹出现了:已安葬20年之久的小博克身上的衣服被岁月“扯”成碎片,但他仍像熟睡一般,栩栩如生。在见到天日后,小博克在一周内就由“睡童”变成木乃伊,肤若紫铜,整个人就如紫铜铸就的铜人一般。这次小博克的“出世”使他又一次在南非引起轰动,全国各大城市均视小博克为南非“国宝”,而纷纷“邀请”小博克“光临”。据当时南非《人道报》报道,小博克所到之处所受到的欢迎程度是任何政要都难以比肩的。

小博克生前关于死后变“国宝”的预言终于实现了。然而不幸的是,他的另一个预言也没落空,就在他“重新出世”后不久,他的父亲老博克却因心脏病发作,不治身亡。更为不幸的是,在老博克辞世不足48小时的时候,老博克的妻子希尔玛也因急症去世。不过,老博克夫妇也应死而无憾了,因为一代先知小博克暂厝的紫铜棺将永远归其父母所有。就这样,在卡夫的主祭下,老博克夫妇被合葬在紫铜棺里安息了。

事后,卡夫署长在接受南非诸媒体采访时说,我对小博克是米希尔的转世灵童之说深信不疑。虽然米希尔与小博克已先后离开这个世界,但他们给人类留下的“迷雾”却值得人们去研究、探索……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