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我的师傅——民间中医蔡长福老先生(六)
发布日期:2014-05-24来源:一三生的中医博客作者:一三生录入:春雨
最后我说说撰写本文的初衷,也好给广大中医同仁和中医爱好者一个交代。这要先从我与蔡老相识、相知与拜师说起:

六  结束语

    本文前两部分在两个中医论坛里发表以后,没想到竟然引起了轩然大波,肯定和质疑的观点激烈交锋。有些网友质疑我的文章是在“神化中医”、“吹喇叭”、“抬轿子”、“做广告”、“吹牛”、“狗肉上不了大席”......,这使我想起了一个典故叫“叶公好龙”。

    最后我说说撰写本文的初衷,也好给广大中医同仁和中医爱好者一个交代。这要先从我与蔡老相识、相知与拜师说起:

    1、相识:

    去年南阳经方会议的最后一天上午,全体合影完后,不参加后续活动的少部份分人乘一辆中巴先回宾馆。路上我忽然听到车后有人用很大的声音谈论中医,回头一看,是一位老者,坐在车过道的一个马扎上,正在回答边上一位年轻中医的问题。他回答问题时,说出来的话是一串串中医歌诀。虽然听不清楚(口音重),也没听明白,但我断定此老一定是师带徒出身的民间中医,既然能够出口成章,肯定不凡。我心里马上就产生了结识此老的念头。

    下车时,我坚请老人家吃饭,因为我下午2点的火车,再不请就没机会了。广东省中医院的李艳主任医师在车上和我坐在一起,在车上时我俩就谈论,说此老不凡,所以李艳也坚决要请,最后我们一起请蔡老吃饭。期间,我们问了蔡老很多问题,感觉蔡老确实不凡。谈了一个小时左右,我们为赶火车先走了,李艳继续与蔡老谈了很久......

    2、拜师:

    2011年10月23号,我第一次去马鞍山拜访蔡老,与蔡老谈论中医一天以后,就被蔡老的学问所折服,提出要拜蔡老为师,蔡老推辞说:我就是一个土郎中,你是正规大学毕业的研究生,怎么拜我为师?咱两还是以友相处,有问题共同探讨吧。我坚持要拜师,最后蔡老才同意。

    在回来的火车上,我心情一直不能平静,一方面很兴奋,另一方面很愤怒。兴奋的是,我有幸拜了一位师傅,从此在歧路丛生的漫漫中医之路上,有了一位领路人;愤怒的是,这么一位真正的、纯粹的老中医,几十年来不但不受尊重,反而饱受摧残。回来后,我有感而发,就写了《马鞍山拜师记》。

   3、写本文的初衷:    

    1)希望蔡老能广为人知,人才不被埋没,由此或许能影响到某位有力人士,能帮助蔡老搞一个合法行医的证件,使他老人家在晚年能够安心地治病救人;

    2)使更多的中医同仁能够了解蔡老的学问。说到这一点,就不能不涉及到蔡老的东西现在面世的很少、从了解的问题。

    蔡老本身是一个“土郎中”,从没有想过要发表文章、专著等东西,所以几十年来的临床经验和理论思考并没有留下医案、医论之类的文字资料——大家想看这些东西,现在确实拿不出来。

    蔡老把他大部分的学问总结成了上千条的中医歌诀,不是为了发表,只是用于指导自己的临床。蔡老那些歌诀,由打字社全都做成了图像文件,足足有几个G大,很难上传。现在问题是,需要有人来蔡老分类、整理,并详细解释那些歌诀的意义——这个人必须热爱中医,熟悉伤寒、金匮、内经,还要有时间长期跟随蔡老,如果有一定的临床经验那就更好了。先整理一些贴近临床的,比如,如何从外感治疗乳腺增生、失眠,如何治疗妇科病,如何治疗肝胆、胰腺、胃肠系统的疾病等等,整理好一个发一个,然后再整理一些理论性强的东西,比如六经辩证、桂枝汤、外感病、半表携带、内热100问等等。

    3)使患者多一个选择。

    本文到此就全部结束了,这是我6天马鞍山之行,所看到的、听到的,加上我自己的感想和想法(并不成熟,还请大家批评指正)汇集而成的。我不是搞文字的,不会写文章,只是心中有感,不吐不快,就像一个怀着鸡蛋的母鸡,不下出来难受。从14日凌晨从马鞍山回到济南,到今天(22日夜)已经整整9天了。这9天,我几乎每晚干到12点,早晨4点多就睡不着了,好歹把这“六个蛋”都下完了,我也该歇歇了。

    2012年7月22日晚11点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