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男子无钱治病6小时自锯双脚(多图)
发布日期:2014-05-22来源:转载作者:佚名录入:春雨
又见「自断腿脚」令人心痛的事件。安徽定远县严桥乡44岁村民刘敦和因不堪病痛折磨,用茶杯碎片将自己的双脚锯掉。
医院病床上的刘敦和只能蜷缩着双腿,痛苦不堪。 

又见「自断腿脚」令人心痛的事件。安徽定远县严桥乡44岁村民刘敦和因不堪病痛折磨,用茶杯碎片将自己的双脚锯掉。 

又见底层贫困者 不堪病痛自残 

据刘敦和的二哥介绍,刘敦和小时候得过脑膜炎,智力上存在一些缺陷,与人沟通少。因为家里很穷,他至今还是单身。生病之前,刘敦和靠二亩薄地维持生计,种些水稻麦子什么的。刘家大哥和小弟在上海打工,二哥在家务农,但并不和刘敦和住在一起。 

刘敦和的姐夫称,去年冬天刘敦和在田里种了麦子,年初在地里赤脚施肥的时候,双脚不慎冻伤,刘敦和曾喊村医去家里看病,但因为病情不严重,他没太重视,输了几次液之后就没再管。 

刘敦和告诉记者事情的经过。「今年2月我得了怪病,先是双脚起水泡,接着浮肿、发黑发臭,疼得受不了。到4月,病情很严重,脚踝关节疏松,肉已经坏死了,肉里面长了十几条蛆,我自己用手指把蛆抠出来。踝关节实际上只有几根肌腱连着,脚部就像挂上去的。我就动了心思,自己把脚踝关节以下锯掉,挂着碍事。」 

4月20日晚,喝酒壮胆之后,他用摔碎的茶杯碎片锯断了自己的双脚。 

刘敦和谈起当时的情况,「我本来想找刮胡子的刀片锯断肌腱,但没找到,在找的过程中失手把床边的玻璃茶杯打碎了,我就捡起了玻璃碎片锯肌腱。我用玻璃片慢慢地刮肌腱,钻心疼,疼得受不了就喝几口酒,麻痹自己。一边喝酒一边锯,前后用了6个多小时。怕隔壁的哥嫂发现,我忍着疼没有尖叫。」 

一个还有感觉的人用6个小时自已割自已的肉,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若不是遭受到巨大的痛苦,谁会这么凌虐自已? 

锯掉双脚对刘敦和来说是一种解脱。他说:我把锯下来的脚用黑色塑料袋装着,放在墙角。一开始没有跟家人说,但是过了一周多,伤口发炎化脓,疼得实在受不了了,我怕死掉,所以跟哥嫂说了。哥哥把它埋进田里,以免被动物吃了。后来兄嫂把他送进医院治疗。 

爱德医院骨科主任杨世友是刘敦和的主治医生。他介绍,刘敦和是5月10日被送到医院的,当时的状况很不好,脚踝关节以下缺失,距骨外露。创面暴露时间长、发炎化脓,患处严重感染且伴有强烈臭味。由于慢性失血,刘敦和还出现营养不良及贫血等症状,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危及生命。 

10日下午,刘敦和被推进手术室,切除了创面的坏死组织,并做了抗炎处理,一个半小时后手术结束。杨世友称,休养20天左右刘敦和就可以出院了,后期还要根据病情补足营养,预防感染。 

记者问刘敦和为什么不去医院,要选择自己锯掉双腿? 

刘敦和表示,我是个单身汉,一个人生活,种两亩田,有时候打点零工,一年收入五、六千元,刚够自己花销,没有余钱。前期脚发炎时去乡医院打过几次针,没有好转。后来脚坏死,医生说要截肢,要1万多元手术费,我哪来那么多钱,让我交一千元都交不起,于是就决定自己锯了。 

这个事件跟去年10月媒体曝光的河北农民郑艳良「自锯病腿」事件如出一辙:都是底层贫困者,都无钱看病,都选择以近乎「自残」的方式自行救治。 

河北农民郑艳良自锯双腿 

郑艳良向记者演示锯腿过程。 

47岁河北男子郑艳良,是保定市清苑县东臧村农民。2012年1月郑艳良因下肢动脉栓塞,不堪折磨又没钱动手术,竟自行在家用水果刀和锯子锯断溃烂的右腿,由于没麻醉,他痛到咬断4颗牙齿,烂腿里满是蛆。 

据《新京报》2013年10月11日报导,郑艳良患上怪病之前是家里的顶梁柱,村里有名的壮汉子,身体结实,感冒发烧都没有过。家里有4亩地,一个人完全可以打理过来,其它时间还去附近的砖窑厂打打零工,一年下来,可以有一万多元人民币收入,满足基本的生活没有问题。 

2012年1月28日,郑艳良感到臀部和大腿剧痛,无法走路,赴保定市一家医院检查,医生称是缺钾导致,经输液治疗未见好转,最后转院到北京,医生确诊为双腿动脉大面积栓塞,但原因不明。由于截肢以及术后治疗费用高达数十万元人民币,郑艳良无力负担,只能选择保守治疗。 

在往后的3个多月时间里,郑艳良只能倚坐着,无法平躺下,痛得无法入睡,打强效镇痛药也没效,只能眼睁睁看着右腿开始出现很多紫斑,而后皮肤变黑,开始大面积溃烂流脓。 

由于疼痛难忍再加上左腿从脚掌开始,也有了溃烂的迹象。2012年4月14日,他决定自己动手截肢。他从家里找到一把水果刀、一把钢锯,再把毛巾缠在一把痒痒挠上咬在嘴里,就在东卧房的床上花了15分钟把右腿锯下来,锯完后大声把在西卧房的妻子叫了过来,「把烂腿收拾一下」。 

自剖腹水、开胸验肺 悲壮自救 

2011年5月23日见报的新闻《重庆农妇为省钱剖腹自医》一样令人难以相信。 

重庆一名农妇吴远碧因病无钱手术,挥刀自剖放出腹部积水,这名农妇终究未能治愈去世。这些悲惨的事件令许多读者都会怀疑是否造假,但都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在2009年也曾发生一起农民工张海超的「开胸验肺」事件。2004年6月,张海超到郑州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上班,先后从事过杂工、破碎、开压力机等与粉尘接触工作。期间公司没有提供有效的职业病预防措施。 

工作3年多后,张海超被北京等多家医院诊断为尘肺,但由于这些医院不是法定职业病诊断机构,所以诊断「无用」,加上企业拒开证明,他无法拿到法定诊断机构的诊断结果,而郑州职业病防治所竟诊断其为「肺结核」,让他不能得到应有的补偿。 

2009年6月他跑到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不顾医生劝阻,以「开胸验肺」悲壮之举为自己证明,新闻轰动全国。 

不管是自锯双腿、自剖腹水、开胸验肺都太悲惨,也显示出在「病祸」面前,底层的老百姓遭受着疾病与家境窘困的双重挤压,如果不是及时被媒体揭露,要嘛苦熬等死,要嘛自行了断。 

不论当事人最后选择以何种悲壮的行为自救,这类的自残求生也是**国才有的特殊国情。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