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我的师傅——民间中医蔡长福老先生(二)
发布日期:2014-05-18来源:一三生的中医博客作者:一三生录入:春雨
有一个老奶奶来看病,蔡老诊脉后说:“你命苦啊!”老奶奶问:我怎么命苦了?蔡老说:你是不是每天晚上睡觉时都觉得有人上你的身?老奶奶一听,眼泪唰就下来了。原来,老奶奶从年轻就守寡,已经三十多年了。三十多年来,她害怕晚上睡觉,只要一闭眼睡觉,就觉得有人上她的身上,行夫妻之事,感觉和真的一模一样(这就是民间传说的所谓鬼上身)。

二  蔡老的脉诊水平高

    古人作诗,苦心孤诣地要达到“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境界。蔡老诊脉也常常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有把病人说哭的,有把病人说笑的,还有把病人说惊的。

    这次蔡老去昆明,给一位女士诊脉,诊完后说:“你不想活了?”。话一落地,举座皆惊,女士急问:老先生,你怎么说我不想活了?蔡老说:“你吃减肥药15年了”。女士大惊,说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很疑惑地问蔡老,你有可能知道她吃减肥药很多年了,但怎么敢说正好15年呢?蔡老说:当时精力高度集中,脑子里闪过的念头就是15年。

    有一个老奶奶来看病,蔡老诊脉后说:“你命苦啊!”老奶奶问:我怎么命苦了?蔡老说:你是不是每天晚上睡觉时都觉得有人上你的身?老奶奶一听,眼泪唰就下来了。原来,老奶奶从年轻就守寡,已经三十多年了。三十多年来,她害怕晚上睡觉,只要一闭眼睡觉,就觉得有人上她的身上,行夫妻之事,感觉和真的一模一样(这就是民间传说的所谓鬼上身)。这个事情,三十多年来,她从没给任何人说过,也不敢说。让蔡老一点破,她多年委屈的泪水就再也忍不住了。

    我问蔡老,怎么诊出来的?蔡老说,她的心脉极虚,再看她的神情,就知道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蔡老曾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当街摆桌子给人诊脉,诊一个50块钱。开始大家都观望,到后来都排起了长队,这样一直干到天黑才完,连续几天都是这样。蔡老给我讲了当时的几个案例:1)一个妇女诊脉后,蔡老说:你月子里不是掉到河里就是掉到井里了。果然,这妇人月子里去河边打水,一阵头晕就掉河里了。2)蔡老给一个男人诊完脉后说:你的命根断了。那个男人脸刷地就红了,急问你怎么知道?事实是,这人骑自行车下陡坡,刹不住车撞车后,把阴茎挤断了。 

补充说明:此文发到论坛里后,引起一片质疑的声音,认为太过玄虚,所以我在这里补充说明一下:

    1、其中一位质疑:真神,摸脉可以摸到病人月子里不是掉到河里就是掉到井里。

    当时我问蔡老,你怎么能摸出病人月子里掉了河里了呢?蔡老说,她月子里受了大寒(这个容易诊断出来),当地水塘又多。哦,我一下就明白了,蔡老的思路应该是这样的——根据她月子里受了大寒的诊断,可以推测她月子里掉水里了,当地水塘多,所以可以进一步推测她不是掉了河里就是掉到井里了(南方妇女要到河里或井里打水。月子里的妇女气血虚,容易头晕,打水时,一旦头晕就容易掉下去)。

    2、即使病人不自述病情,医生脉诊时,除了从诊脉本身获取大量的信息以外,还要通过观察病人的神态、面色、体型,以及听病人发出的声音来获取信息,把所有的信息归纳总结起来,最终就能得出一个诊断。

    古有越人入虢望齐侯之色之传奇,现在有许多疾病仅仅通过望诊或听诊就可基本断定(许多中医都有这个本事),再加上脉诊,医生就可以准确地判断出病人的疾病。病人感到神奇,但其实并不玄虚。

    本文第一篇讲到一个例子:蔡老仅凭在电话里听一个病人剧烈咳嗽的声音,就让吃小承气汤。药喝完,一放下杯子,病人就不咳了。蔡老说,这种咳嗽是气撞于胸,是腹气不下行而往上行造成的,用小承气汤把腹气往下一降就好了。这个病例不但没有问诊、没有望诊,也没有脉诊,仅仅通过闻诊就可以准确诊断和治疗——如果不把思维过程和根据说清楚,会不会也说是玄虚呢?

    3、伽利略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就可以撬动地球。你信吗?伽利略那时代所有的人都不信。但是,只要你懂得杠杆原理就会信,否则你不但不信,还会认为伽利略是一个骗子、疯子。

    一个中医诊脉高手通过脉诊,并结合望诊、听诊所获得的对疾病的认识,就好比获得了一个支点,通过这个支点,可以推断、引申出许许多多东西。至于能推断出多少东西、能推断地多深、多远、多么地不可思议,那就要看这个中医的水平了。


蔡老在昆明给病人诊脉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