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润大佬宋林家世揭秘(图文)
发布日期:2014-04-24来源:雪卷风升新浪博客作者:林其玲 徐新媛录入:春雨

  宋林,汉族,生于1963年(癸卯年),中共党员,山东乳山人。同济大学固体力学专业工程力学学士。《财富》2012商界领袖榜,宋林排名第二十位。1985年进入华润集团,历任华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企发部总经理及华润投资开发公司董事长等。2004年起,担任华润集团总经理。2008年5月起,担任华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任华润电力控股有限公司、华润微电子有限公司主席;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副主席、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2012年当选为党的十八大代表。兼任香港中国企业协会会长、东亚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非执行董事。2012年中国改革年度人物。 

  4月17日,中纪委官网发布消息:华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宋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从4月15日被举报,到4月16日发表强硬声明否认,再到4月17日中纪委证实其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数日之内,宋林从42万人的央企统帅,变为今年被查的第7位省部级高官。

  外界传言宋林发迹源于有深厚的家庭背景。新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宋林并非出身豪门,抚养他的亲人此刻正在老家山东乳山市曲水村与贫病做斗争。

  三叔嘱咐宋林“不要逾规”

  4月18日,宋林被中纪委调查的消息传到曲水,宋吉彬坐在门槛上抽了一锅旱烟。80岁的宋吉彬,山东省乳山市曲水村农民,宋林的三叔。当天,这家人整理了一袋病历本,准备背到济南上访,“过去新农合报销一病一报,现在一年一报,我们家做透析的钱周转不过来了。”据介绍,宋林的三婶患有尿毒症。


宋林的三叔宋吉彬

  说起宋林,宋吉彬长叹一口气,“他当时再三对我保证,违法的事情绝对不干。”

  宋林许下“违法的事情绝对不干”的承诺是在宋父下葬那天,宋母让宋吉彬以长辈身份嘱咐一下宋林,宋吉彬给宋林定的要求是“不要逾规”。那是2002年,39岁的宋林在华润冉冉升起,即将担任华润集团总经理。当知道宋林因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宋吉彬再次叹气,“年轻人,有什么道道。”

  宋林最近一次回曲水村是2013年清明的前一天,宋林回去在村西头宋家的墓地上祭拜过世11年的父亲。三叔宋吉彬赶到墓地时,宋林刚完成祭拜。和往年一样,宋林跟着三叔回家“坐坐”。宋吉彬说,宋林每次回老家,都是被一群人簇拥着。宋林也会给众人介绍叔叔和婶婶,还指着墙上的照片说自己小时候在三叔家的故事,握住三叔和三婶的手说几句话。但说完就走,在家呆不过十五分钟。

  1963年,宋林出生在山东济南,父母都在山东师范大学教书。宋吉彬介绍,1970年前后,7岁的宋林被送回曲水农村读书,由三叔宋吉彬照顾。

  同班同学宋修森对新京报记者回忆称,那时候宋林瘦高个,是班里最高的,但很“怯”。村里的孩子怕被高个的他欺负,不敢靠近他。他也从不主动和其他同学亲近,放学回家他也会和大家保持着几十米的距离。

  三叔的儿子宋述平比宋林年长几岁,时常让宋林拉着粪车到山上送肥。宋述平说,宋林不爱干农活,就在车前蹦跶着走,宋述平就大声呵斥宋林。“他也不做声,我哈虎(呵斥)大了,他就憋着脸哭。”宋述平说,“从小就是个公式人,老实”。

  在老家过了三年后,父母要接宋林回济南,但宋林坚决不回。三叔宋吉彬说,怎么劝也没有用,就只好先把宋林骗到姥姥家,让姥姥陪着他去商店买东西,等宋林好不容易看上一样东西正高兴的时候,宋吉彬赶忙骑车走掉。“结果我在前面拼命骑,一个十岁的大小伙子就在后面撕心裂肺地哭喊,弄得我心里也不是滋味,哭了一道回家。”

  回到济南后,宋林经常在暑假回到老家“歇伏”,回来后就不愿意走,有一回父亲恼了,用脚踹宋林。结果又是宋林和三叔一边一个地掉眼泪。

    父亲一直希望他当个大官

  外界传闻宋林发迹源于有深厚的家庭背景,宋吉彬否认。曲水村多位村民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宋家祖上三代都是普通人,没有任何背景。

  据宋家族亲和曲水村村史记录者宋点君介绍,宋林祖父解放前在地主家做长工,积极参与革命,打土豪分田地,后在村大队担任干部。祖父膝下四子,二子早年夭折,剩下长子宋吉清(宋林父亲)、三子宋吉彬、四子宋吉波。

  宋吉清大学学历,宋吉波中学学历,宋吉彬不喜读书,喜欢务农,和父亲一起供养两兄弟读书。

  宋父宋吉清1929年出生,14岁闹革命当了儿童团团长,17岁受父母之命,和年长4岁的同村姑娘结婚,18岁参军,参加解放战争,在莱阳解放中曾上前线作战。解放后,20岁的宋吉清回家念书,在烟台牟平念中学,受到新思想影响,与原配妻子离婚。

  宋吉清后来考上山东文登师范,毕业后留校任教三年,与自己的学生林氏(宋母)结婚,后调任济南教书。

  据多位宋家人描述,在“文化大革命”前,宋吉清一度成为学校重点培养对象,经常要去北京进修开会,但文化大革命摧毁了他的仕途。平反后,宋父精神受到严重刺激,非常健忘。家里的事务均由宋母掌管。2002年,73岁的宋父因病在济南去世。宋家族人说,宋父一直希望宋林能进入仕途,当个大官。

  2002年华润收购万佳百货(现并入华润万家)时,宋林同时被委任董事长一职。任命书下发之日,正是宋父下葬当天。宋吉彬说,大哥能安心走了。

  宋母也是山东乳山人,庄稼人出身。在宋吉彬看来,宋林是靠勤奋读书当了官。宋吉彬介绍,宋林学习一直很好,后来考上上海同济大学工程力学专业。

  资料显示,宋林1985年大学毕业后,加入华润集团。30年间,宋林从一个实习生一路升迁,从经理、副总经理、董事、到华润企发部总经理。先后掌管华润创业有限公司、华润微电子(已私有化)、华润石化(已结业后出售给中国石化)、华润励致(华润燃气前身)、华润电力控股有限公司等旗下企业。

  2004年,41岁的宋林升任华润集团公司总经理,2008年,担任华润集团董事长,成为华润集团的掌门人。在威海当地,宋林被称作“胶东宋氏骄子”。

  每隔两年回家祭奠父亲

    4月15日,《经济参考报》记者王文志向中纪委举报中,对宋林的举报包括“包养情妇”,“通过情妇洗钱,转移资产”。

    香港报纸披露,华润集团老总宋林一顿饭吃150万的新闻让世人完全无语。作为在世界各地胡吃海塞的吃货,要是不算酒水的话,你让厨师开列出一桌十人、总价上百万的菜单来,不是不可能,但是他真得要琢磨上几天。看来这种饭吃的就不是食物了,吃的简直就是权力的快感。

  在宋林的族亲看来,尽管当了“大官儿”,但宋林并没有一个称心的婚姻。宋林的妻子是其大学校友,两人在火车上相识,毕业前同时被华润选中,在香港确定恋爱关系。婚后育有一女。

  新京报记者看到,在宋吉彬家墙上的旧相框里,宋林妻子早年的照片还保存着。照片上,宋妻穿着一件白色印花的短袖T袖衫,和宋述平的妻子一起依靠在山坡上,对着镜头笑意盈盈。这张照片是宋林头一回带妻子回老家时拍的。宋吉彬手指相框说,那是上世纪80年代他俩回来在山楂地里拍的,两人已经三十多年没有一起回过老家。

  宋家人介绍,宋父还在世时,宋林妻子曾独自回来过两回,一回是说过来跟当地的锁厂谈合作,把两个锁厂的锁买下来,装满一个车皮,运往阿富汗。后一次回来是交易完成,回来收尾。再后来就没有消息了。

  宋吉彬后来曾问过大哥宋吉清侄媳妇的情况。早些时候说在炒股票,后来说带着闺女去美国了,后来就一点消息都没有了。宋父过世后,宋林每隔两年回家祭奠父亲,妻子也从不回来。

  宋吉彬印象中的宋林媳妇非常质朴,不爱打扮,出差坐飞机的时候也穿着一双旧帆布鞋。

  宋述平则对这位堂弟媳表示不满,认为她不够孝顺。“她跟我大爷、大妈关系都不好,他们老打仗。听说都掀桌子了。说是让她生儿子,她不生。她的专业是对外贸易,就带着孩子去美国了,后来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宋吉彬说,宋林结婚后,他去济南看大哥,每回去大嫂就跟他说儿媳妇的不是。“说她是资本家的女儿,办事不周正。”后来宋林父母也到香港和儿子一家一起居住,而儿媳妇则去了美国。“不知道是宋林让她去的,还是婆媳关系不好被迫去的”,宋吉彬说。

  据财新网引述知情人士称,杨某是宋林早年的情妇,且与宋在一起多年。宋林妻子带着孩子远走美国,和宋一直处于分居状态。

    宋林“回馈”家乡的办公楼尚未装修

  村支书对大楼何时能用上心里没底;家乡人认为,宋林没给村里办什么事

  曲水村,宋林儿时生活过的地方,地处山东半岛东部城市威海和烟台接壤处。

  进入村口,在309国道旁,一块巨石村碑赫立,乳威铁路和清朝时期修建的一条灌溉水渠架在村前。气派的门脸让小乡村显得很阔气。走进村子,却四处可见低矮老旧的泥坯房。

  据村支书王东的介绍,宋林留给曲水村的痕迹就是一条路和一座楼。

  路在村子中间,是一条不到一公里长的水泥路,已经破败不堪,坑坑洼洼。因为时间久远,村里人一下子记不起来是何时宋林帮助修筑的。

  被村支书认为是宋林给家乡唯一的回馈,是一座准备给村委会使用的办公楼。但这笔盖楼资金的来源却很神秘。

  在村里,村民流传说这座办公楼是宋林个人捐资500万修建的。但宋林三叔宋吉彬和村干部否认,称这是威海市找到华润置地在山东分公司,由华润公司捐资修建的,楼的主体设计也是华润置地分公司亲自操刀完成的。

  记者先后联系华润山东和威海的分公司,均表示不知道有这个项目。华润置地威海分公司负责档案管理的经理表示,她从来都没有听说有这个事。

  曲水村支书介绍,办公楼动工于2012年10月,村里插不上手,施工队都是市里安排的。

  村支书说,大楼主体已经盖完了,但拖了2年,装修还没落实。宋林出事后,这位村支书对大楼什么时候能用上心里更没底。

  在宋述平看来,宋林个人不仅不帮助家里,华润公司在山东的人也被刻意要求与他们保持距离。

  宋述平说,有一回他母亲病危,他让儿子就给宋林在青岛的手下打电话,求他开车把母亲拉到青岛市区医院。事倒是给办了,办完后这个手下就开始跟宋述平的儿子算账,说私用公车,违反纪律。

  宋述平说,他当时就火了,“怎么能说这么重?”

  唯一被村民认为有钱的亲戚是宋林的四叔宋吉波。这家人住在威海市区。不过,村里人说,宋吉波的儿子非常聪明,学习成绩优异,毕业后在威海电厂工作,那时宋林还在大学读书。四叔家后转行做监控设备生意,赚了很多钱。

  “不过这应该是他们家自己挣的”,一位村民说。

  曲水村的村支书王东说,宋林多次回村,只有一次在墓地见过,从来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咱村的经济条件并不好,按理说,出了这么大一个干部,他稍微顾念一下家乡,投资办个工厂,咱村人的收入也就高了。”

  “我们没什么可说的。本来就没沾什么光。他要被判刑了,我们就真的一点指望也没有了。”宋述平说。

  曲水村的老人们说,要不是因为父亲葬在这里,宋林大概都不会回来了。

  村史记录者宋点君说,虽然宋林“能行”的时候没给村里办什么事,但村里人还是不希望他倒下,毕竟是村里出去的,出去说我们村有这么个名人,觉着脸上有光。

  新京报记者林其玲 实习生 徐新媛 山东威海摄影报道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