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遇见了前世的小娥姐
发布日期:2014-03-29作者:真兮录入:掸尘
七月的北京,酷暑难耐,尤其是桑拿天,犹如蒸笼一般。我约上盈盈,去长白山避暑。

七月的北京,酷暑难耐,尤其是桑拿天,犹如蒸笼一般。我约上盈盈,去长白山避暑。

在温泉站下了火车,凉风习习,像北京的10月一样,好舒服哦。

我们不慌不忙的背上行李,到了省招待所。在北京时预先在这里订好了房间,盈盈去服务台,我盘算着,马上洗澡,舒舒服服睡一觉。不一会儿,盈盈沉着脸回来了:“我们今天火车上没打电话告诉他们今天到,房间没有了,让我们等一等。他们去想办法。”无奈,等吧。好半天服务员回来了,说暂时安排住大间,两天后单间腾出来再调换。盈盈一听就急了,又去理论。

长白山的夜黑的很快,看门外已经全黑了。我有些焦急了。不能再等了。我叫盈盈拿上行李。走出招待所。本来安排好好的,突生变故,一定有它的道理,随缘吧。

大门外不远,一家小卖店里有灯光,老板娘正准备打烊,我们走过去,记得去年给她照了照片,问起来果然是她。我们马上像老朋友一样攀谈起来,一下子拉近了距离。我趁机请她帮忙找个住处,黑灯瞎火的,我们人生地不熟啊。老板娘很快领来一位大妈,说她家只有大妈自己,家里很干净,我们今晚先住她家,明天再找合适的住处。告别老板娘,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大妈到了她家,温泉这里虽是度假地,却没有几盏路灯。住宿条件还算满意,洗洗睡了,躺在床上,我暗想:真是没有白付出的,去年照那张照片也不是偶然啊。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一夜好睡,醒来已经近中午了。房间里四处看看,嗯,很干净。推开阳台门,远处是青山,近处是绿水,吸一口清凉的空气沁人心脾。房间外,走廊右边第一间是浴室兼厕所,第二间是厨房,厨房对面是大妈住的小房间,这里是2层,不会潮湿。吃过饭,和大妈聊天,她希望我们租住她家,她和老伴退休,3个女儿,都在城里,生活不宽裕。房价月租500,我知道,以她家的条件300足矣。我很懒,这里满意就不想再另找住处了,再说200元对我来说小意思,我没有还价,立即拿出600给了她,那100作为生活零用,米面油我们自己买,这个月我们一起吃饭,大妈很高兴。我没有想到的是,区区200元给她带来一场祸,此是后话。

长白山脚下真是避暑的好地方,白天不热,晚上还要盖被子,路边随处可见草药,山上有蘑菇,刺五加,山核桃,还有人参呢。我们白天上山玩,回来泡温泉,晚上河边散步,好不惬意。我们边走边聊天,纯正的北京口音引来一位女士的搭讪,“你们也是北京来的?”哇!千里之外遇到老乡,分外亲切。她叫‘秋’,和父亲一起来避暑的,已经来一个月了。我们刚好租住同一栋楼,我住2层,她住3层。我们很谈得来,相约明天结伴游玩。

第二天,吃罢早饭收拾好了下楼,秋父女已经等在门口了,秋老父已近耄耋,身体非常好,爬山我们都跟不上,老先生原来是某大学的物理教授,虽是初见,却没有陌生感。

闲谈中,老先生讲起他们曾住在某院长家,半夜醒来,老先生见一女子站在他床前,以为是女儿,就说:“秋,怎么还不去睡觉?”起身,女子不见了,推开女儿房门,看见女儿正在熟睡。天亮后,老先生不动声色的叫女儿去另租房子,这才搬到这里来住。退房时,老先生问房东这里原是谁住的,房东难过的说,是他儿子的新房,住了不到2年,儿子儿媳先后去世了。老先生说完,一旁的秋喃喃的说,“爸爸,你怎么没告诉我?”

晚上,我打坐时把女鬼拘来,问她为什么搅扰老先生,她说想请老先生救救她,她没有加害老先生的意思,现在又求我救她,我看她是阳世造业损寿太多,现在无处可去的孤魂野鬼,心生怜悯。我说:“救你可以,但是你要下地狱去还了你的帐!”她弱弱的问:“佛不是慈悲众生么?”我大怒,“你以为慈悲你,你就一点儿帐都不还了么?连还账的心都没有!为什么要对你慈悲?现在求别人救你了!当初得不义之财的时候干什么去了?看看你得到的不义之财后面,给别人带来多大伤害?看看你损了多少阳寿?”越说越气,我怒吼一声,“滚!让我看见你伤了人,立刻灭了你,打你个形神全灭!快滚!”

朋友,你一定认为我不应该那么凶吧,这里有个缘故:阳世间的人在迷中,看不见做坏事的后果,害别人的时候更是害自己,所以苦口婆心的劝善,脱掉肉身后,什么都明白了,就不存在‘劝’了。其实,孤魂野鬼是很苦的,到寿死的人去六道轮回,不到寿死的人,没地方去,只能到处飘荡,没吃没喝,还有很多东西欺负她,她一直要等到阳世的寿命到了,才能去轮回,那又能怨谁呢,自作自受。

女鬼的话引起了我的好奇,为什么找老先生救他呢,我开始从另一方面注意老先生,慢慢的我发现老先生不经意的动作,眼神似曾相识。我把随身带的经书借给他看,他看后说,“佛家道家都是让人学好的,我知道,我不反对,但神佛的存在我不相信,能如何如何更不可能,物理上讲不通。”我说:“那你看到的女鬼呢?怎么解释?”他说:“就说呢,解释不了,物理不能证明。”接着他和盈盈聊物理化学去了。

又一次,说起修炼的人看淡钱财,老先生更不信了,说:“你看哪个庙里不要钱,敲一下钟要钱,摇一下铃也要钱。”我无语了。我要证明给他看。抚松是人参之乡,我向山神要了一棵人参。一天,我们沿着公路旁边的山坡散步,走在山坡的土地上亲近大自然,公路是水泥路面,我们踩的太多了。盈盈走在前面,我和老先生边聊边走。忽然盈盈叫我们快来看,是不是人参,我们走到一看,果然是一棵5叶参,还顶着一束人参果呢,我们每人吃了一粒人参果,盈盈问:“挖不挖?”我说:“不挖,看看得了,我们要它没用。”老先生要挖,挖就挖吧,挖出一棵大参和3棵小参,回去的路上,老先生一直举着,到了住处,人参果都丢干净了,呵呵,老先生好心疼哦。老先生要把人参给我,我不要。第二天,老先生跑10多里山路买来好白酒,把人参泡起来,又把泡大棵的瓶子让秋送来。我又给他送回去了,我说:“你喜欢,就留作纪念吧,修炼的人不需要这个,更不看重这个。”

一次我们结伴去采蘑菇,老先生给每人折了一根树枝做拐杖,林子里砍下的树枝很多的,我们自认为年轻不用,下山时为了走近路,有一段很陡的山路,老先生一路叮咛着,这情景让我心里一惊,多么相似的画面:也是这样的下坡路,也是这样的叮咛,也是这样的一行人结伴而行,我也是这样的在前面满不在乎,后面也是这样关切的叮咛,也是这样的语速,我的心咚咚的狂跳,眼泪涌满眼眶,是姐姐,是小娥姐姐,我真想放声大哭,可是我不能,我不能啊!

走到平地了,我的心也慢慢平静了,我说,“你们觉得没有,我们好像认识好久了。”秋说:“是啊,你们不在时,我莫名其妙的惦念你们,总是不放心。”老先生说:“你人好,大家合得来。”唉!我的心像被扎了一刀!

第二天,我没有出去玩,我要理清楚,我要入定好好看看那一世。

之后,我们一起去捡核桃,一起去采刺五加,一起去松江河,一起去白山,一起去临江,......我抓住每一个机会想引起他的回忆。

快乐的时光过得快,天气渐渐凉了,中秋节前我要回北京。秋请我们去她那里吃饭,说老先生快过生日了,因我们要走,算是提前庆生吧。菜很丰盛,都是我们喜欢的当地食材,老先生亲自下厨做鱼,佳肴虽美,食之无味,心里想着怎么说穿,怎么摊牌,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饭后,坐在客厅聊天,我半开玩笑的说:“老先生,你有时候像女的哦。”秋马上说:“对对对,我爸爸年轻时的照片,别人都说是姑娘呢。”老先生说:“不瞒你说,我小时候家里一直把我当女孩养,我小名就叫小娥。”说完,呵呵的笑了。小娥!小娥!!我的心像被人猛击一拳,眼泪不由自主的滴下来。我失声叫道:“小娥姐,小娥姐,你好好看看我,你当真不记得我了么?不记得你时时呵护的小弟弟了么?”老先生也落泪了,却摇了摇头。我哭着说:“小娥姐,你记得么,在来人间的路上,你看我贪玩,你说我:你这么贪玩,不要迷失在人间哦,那时候,你担心我迷失,现在我醒了,你却迷失在人间了,小娥姐,你想想,你再好好想想,醒醒啊,小娥姐。”我放声大哭,在场的人都哭了,看他的眼睛,我知道,他还是什么都记不起来。我告辞走了,给他时间想。

回到住处夜不能寐,起床看书,看不下去,我对着茫茫夜空轻轻呼唤着:“师父啊,师父啊,小娥姐姐不认识我了,完全不认识我了。我该怎么办?”我泪流满面。耳边传来师父的一声叹息:“只是不认识你么?她连佛法都不认识了,忘了自己是干嘛来的了。”我把脸埋在靠垫里,放声大哭。

第二天,秋早早的来敲门,进门阴沉着脸说,“我爸爸哭了一夜,问他为什么哭,他说不知道,就是心里难过。”我安慰她:“没事,不用担心,我们的缘分很久了,但愿他能想起来。”看着秋的背影,我问自己:我这么做对么?害的秋担心,害的老先生哭了一夜,我错了么?错在哪里?

房东大妈和我们住了一星期就走了,去城里给女儿带小孩。我打电话告诉她我们要走了,请她回来收钥匙。大妈来了,明显消瘦很多,我诧异的问她,她说,住了20天医院,拉痢疾,花了2000多,现在还在吃药。我叹了口气,我知道,这是我的错,不管她信不信,还是明说吧。坐在床边,我们慢慢聊起来,我说:“你知道,你的房子租300就不少了,对不对?”大妈尴尬的笑了,说:“我看你好说话,就多要了200,你也没还价。”我说:“不该挣的钱,不要挣,有一失必有一得。反过来也是此理,有一得必有一失,越是善良的人,越不要骗他们,骗善良的人,惩罚会加倍。”大妈不服气:“那么多坏人怎么不受惩罚?天天害人,过的比谁都好!”“因为你是好人,还有来世,现在造业,马上让你还掉,来世过更好的日子,坏人不管他了,等他把自己命里的福分享受完了,直接销毁,没有来世。就像把存款都取出来,尽情的吃喝玩乐几天,花完了就没有了,每个人命里福分多少不一样,福分多的人要花完,享受的时间自然也长,人比人气死人,谁也不知道谁命里有多少东西。”大妈将信将疑,不说话了。我知道,不失不得是宇宙的理,任何人都跑不出去,她多得200元钱,等于买走我200元业力,这点点业力在我这里2分钟可以消掉,放在她身上,就是20天!我一念之差,害人不浅啊。

房东这里还有40元电费没有交,我等着,一直等到下午3点,到邮局一问,大妈还是没有交,唉!我交了吧。人啊!

明天就走了,我去秋那里辞行,看见老先生,不由得声音哽咽:“小娥姐,让我最后叫你一声小娥姐吧,当初我们分别时,大家有约定,如果谁迷失了,大家互相提醒,现在我们又见面了,你可不要说我没提醒你,将来你明白的时候,不要恨我啊,记住,不要恨我!”老先生又落泪了,连连说:“不恨你,不恨你,我不会恨你。”“不恨我,我知道你不恨我,你会恨自己的!”......

路过原来的住处,见房内有灯光,推门一看,原来房东没走,她说下午2点走的啊,一问才知道,她的病又重了,走不了了。唉!人啊!!

翌日,我们坐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全文完]

2011.6.11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