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我为什么曾经是个无神论者
发布日期:2014-02-28来源:转载作者:方洪录入:孙心吾
我有一个邻居,和我一样从小接受***的无神论教育,国外多年的生活经历使她意识到这种教育是太片面了,她开始用较开阔的思想来了解和探索生命和人生等方面的严肃和敏感问题。

我有一个邻居,和我一样从小接受***的无神论教育,国外多年的生活经历使她意识到这种教育是太片面了,她开始用较开阔的思想来了解和探索生命和人生等方面的严肃和敏感问题。**通过填鸭式教育和舆论宣传等等途径把无神论强行灌输给全体中国人民,把许多中国人的思想变得狭窄和僵化。经过**多年的强加洗脑后,许多人已经迷失,只会用**的逻辑和思维来思考问题,把**洗脑的东西看成是绝对正确的,并且把它当作自己的思想认识,用自己的语言重复着的**谬论和谎言,告诉别人,教育下一代。

由于我生长的环境和背景,在大学后期对**的本性开始有了一定的认识。八十年代中期的一个假期,一位长者告诉我说现在的D很坏,我很吃惊,开始留意和观察社会各种现象。1989年底到美国留学,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学校图书馆里阅读各种书籍,学校图书馆里有许多在国内无法看到的书,大大开阔了我的视野。我认为自己算是受过很好教育的人,中西方的书都看了不少,见多识广,自然很自信,但是我却根本没有意识到,即使我拿到美国的博士学位,自己的潜意识中仍然留有**洗脑的流毒,并且在不知不觉中散发出去,在无意和“自觉”中传播**的谎言和谬论。当我和别人辩论和探讨对人生、对世界的认识时,自己并没有跳出***的洗脑范围,世界观和思想意识都是马克思那一套僵化和片面的认识,只是用自己的语言重复**洗脑的内容。

例如,有一段时间,我对哲学和宗教等方面的探讨有兴趣,于是经常和一些有神论者探讨和辩论。我自然是以一个最坚定的无神论者的姿势出现,也认为自己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在无意识中用自己的语言重复***无神论的观点和他们辩论,用**惯用的口吻嘲笑和谴责他们。我当时根本就不明白、也没有想过,我为什么是个无神论者?我如何成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这些简单的问题,许多人也根本想不到要问。**长期的洗脑灌输使得中国人民麻木地把无神论看成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了。

其实现在我静下心来想一想就明白了:是**把我造就成一个无神论者,是**把中国人造就成无神论者。从小到大受到的**政治思想教育(政治课和政治学习)和舆论宣传,我们中国人在没有任何选择中被**驯化成无神论者。然后在“自觉”和无知中,替**传播其谬论和谎言,不知不觉中成为其BX和维护者。这就是**洗脑最后达到的目的。

通过反思我认识到,**的最大毒害就是给中国人灌输错误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在**的教育体制下接受的教育越多,受到其政治思想教育的毒害就越深。从幼儿园、中学到大学、研究生院,他们用填鸭式的政治思想教育和洗脑给学生灌输片面的无神论和狭窄的唯物主义,人们在他们这种高强度和封闭型的洗脑中,就把**灌进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看成是真理,无知地用被TM强加的观点去否定别人。而被**“教育”后的认识其实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认识,只是在后天一言堂的教育和洗脑中被强行塑造成的。**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一旦在脑子里形成之后,不管在组织上是不是“党员”,但是思想上已经是该党的一员了,也只会用该党的观点和方式来看待世界和认识事物,思想变得僵化和片面,难懂人生的真谛,难懂善恶有报的天理。当然对于那些是其组织一员的人,受其毒害就更深了,只会盲目地和中央保持一致,完全失去了自己的判断能力,被D领着干坏事。

且不说无神论和有神论本身如何如何,但是我认识到,我们中国人没有任何其它选择的机会,被强行灌输无神论思想,久而久之,就被**完全洗脑,“理所当然的”把无神论作为自己的思想,遇到信神的人就会在心中嘲笑他(她),或者去和他(她)辩论,想要说明自己是正确的,其实质是在说明**的无神论是正确的,从根本上起的作用是为**的意识形态辩护,对**迫害善良保持沉默。在**的所谓教育下,即使人们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认识**行为上的邪恶,然而还在不知不觉中维护**的意识形态,还是在**的思想和认识方法的框框里爬行,在**狭窄的世界观中坐井观天,无法正视**无神论以外的广阔天地。

假如我们中国人生长在一个自己完全能够有选择的环境中,那么我完全可能有不同的选择,产生完全不同的人生观和世界观。纵观人类历史,有神论是普遍和长久的,许多著名的科学家也都是信神的(例如大家熟知的牛顿、爱因斯坦)。就目前的人类社会,除少数几个***国家之外,人们有充分的信仰自由,信神是普遍现象。更重要的一点,这些人信神是自己的选择,而我们中国人“信”无神论完全是由**操控和强加的,每个人只是**的洗脑目标和利用的工具而已,即使在社会中地位再高也是如此。现在在海内外有许多中国人可能各个方面的条件也不错,但是思维、观念和逻辑方式完全是***洗脑的那一套(包括对**的本性有一定认识的人)。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