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人:曾经死过 车祸瞬间撞进另一时空
发布日期:2014-02-16来源:转载作者:佚名录入:孙心吾
只要提起曾经死过,总会招来异样的眼光,后来对这件事,我就一直保持缄默,然而时间过去近二十年,当时的印象却仍历历在目,宛如昨天一样。

当时,我是东海大学四年级学生,租屋于学校附近,除了上课以外,还在台中市政府的一个社福机构实习,晚间则在餐厅打工,每天骑着机车,往来中港路好几次。

出事那天,下着毛毛细雨,路面有些湿滑。我离开实习机构时,因为赶时间,疾驶于中港路的慢车道,突然一个红灯把我拦了下来,我的机车正好落在停车线之后,身后、右侧一直到路边,全是跟我一起等待绿灯的机车群,而左侧隔一个安全岛便是快车道。

毫无选择死亡

当红灯转绿,我随即加足马力冲了出去,就在此时,一辆违规小货车突然由快车道钻出安全岛旁缝隙,在我正前方插进慢车道,以慢速行驶,显然想走捷径转往路边停车。

眼看快要撞上它的车尾了,我使劲按下把手煞车,只听到“答”的断裂声,感觉按到的是松松空空的东西,我的机车依然继续往前飙驰!若不改变方向,将直接钻入小货车的底盘,若右转,则将和其他已经追上来的直行机车切撞!

怎么办?瞬间的选择是,自己死好了,便使尽全身力气九十度左转机车把手,强迫对撞身侧道路中央种着植物高耸的分隔岛!

进入奇异时空

然而,时至今日,脑海中完全没有猛裂撞击,甚至被抛飞出去的记忆!取而代之的,在那关键的瞬间,是另外时空的鲜明景象:眼前出现一片寂静的黑,没有身体的意识,只剩下出神的一双眼睛看着……

在闪光的天际高处,飘下了一片翠绿优雅的树叶,它旋舞着,仿佛有生命似的,慢慢地舞动着它的身形……下降……飘飞……慢速地消失于我的眼前……

接着,天地一片昏黄,是那种浊黄色的黯淡烟尘,笼罩着人间……视线里,画面的中央区段比较清晰,上下视区都暗黄得有些难辨,最上、最下边缘则全黑。

我看到好多人,每个人似乎都不是实体,他们围着中间地上不知什么东西。我想探知,便很自然的,瞬间从人群高处的位置飘飞到地面,当时并没感觉到,实际上碰穿了人群。

在马路中央的地上,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孩子,掀开的机车口罩斜遮着脸,半边的头脸出着血……

当时听到一种熟悉的语言在人群中说︰“这没救了!没救了……要不我们打赌……”我觉得这女孩很可怜,想帮她把还缠挂在另一只耳朵上的口罩取下,一伸手出去,却眼睁睁地看着我的手穿过那女孩的脸,令我大吃一惊!

瞬间,我“弹开”人群,往上移动,天边似乎有光,还没看清楚,就突然来到了一个绝对黑暗与静止的地方。感觉那不是人间的黑夜,太纯粹的黑暗颜色,而我浸泡在这没有杂质的黑中……

黑得空旷、寂静,似乎连空气也没有!感觉不到东西存在……感觉不到东西流动……

黑、寂、静、空、无……除了自己的惶恐,没有生命……没有出口……

出现指引人物

我不想待在那儿,我不知自己是谁,我为何来到此处,我也不知现在该怎么办?应该想什么?应该往哪儿走……那一刻……我真的害怕……

心急中,看见右侧远方出现了救命般的白光……啊,黑暗中唯一的光。

那是什么?

心念一动我来到那光芒面前,看见一只戴着白手套的大手,就像一只宽大的男人的手。白手套本身发出亮光,亮光很美,柔和得就像羽毛光……

那只手会动,刚开始它指向右前方,要我移动。我看不到那只手身后有没有人,因为除了手套部位外,其他的全部掩藏在黑暗中……

我看前方……似乎有一盏灯笼似的小小黄光,明灭且遥远地悬荡着,我想往那儿去,心念一动,便已经来到了!

暗示迅速回阳

站在门外,我看见那是一栋中式建筑,晕黄的光线只存在大门到内室的一条回廊,其余的完全在黑暗中,隐约知道有庭园、围墙……

白手套示意我往前走,它出现在我头顶右侧的高度,我也进入室内。凝神看,是闺房,隐约有书案、眠床,唯一发出暗光的是梳妆台,白手套示意我坐下。

坐下后,我便盯着梳妆台的桌面,其上有一把梳子,椭圆形的老旧触感,我取来(有实体的触感)把玩,奇异的熟悉感弥漫开来。就在此时,右侧那只白手急速地大幅摆动,我一看它,它便迅速以充满威严的手势直指镜面!要我看!快看!

我看着镜面,是铜镜,镜里面暗暗的竟有个女孩,仔细一瞧,她头脸半边浮肿、创伤的右眼流着血,还努力睁着左边的眼睛看着我。那女孩?!不就是刚才躺在地面上的那个吗?这镜子照出来的应该是我,为什么是她?

我疑惑的伸手想摸自己的脸,镜中的女孩也以同样的姿势、同样的时间抬手,这……难道……我是那个女孩?

我……这不就……难道说……我是那个女孩!

犹如电光火石,突然意识到真相的瞬间,身体便感觉好冷,感觉冰凉的毛毛雨淋在脸上,脚也好冰,感觉有只脚没有穿鞋子……声音好吵,还有个人(原来是一起实习的同学)跪在身边一直叫着一个名字,当时不知是我的名字……

躺在马路中央,我慢慢睁眼,看见……天色灰茫……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