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此真心关爱促成了他俩的父子缘
发布日期:2014-01-25来源:转载作者:佚名录入:孙心吾
老威廉•乔治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著名的阿拉斯加渔夫。和其他的特灵吉特人一样,他相信轮回转生。

 伊安•史蒂文森(IanStevenson)教授。

伊安•史蒂文森(IanStevenson)是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知觉研究系主任。他奔波于世界各地,收集、整理和验证那些来自不同国家的轮回案例,记载的案例近3000个,发表了十本专著和几十篇学术论文。下面这个真实的故事选自他的《二十个轮回案例》一书。

老威廉•乔治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著名的阿拉斯加渔夫。和其他的特灵吉特人一样,他相信轮回转生。

到了晚年的时候,老威廉显然开始思考他的来世的问题了,他表现出要投胎回到自己家庭的强烈愿望。好几次,他跟他最喜爱的儿子雷吉纳尔德•乔治和媳妇苏珊说:「如果真有转生这种事的话,我就会回来做你们的儿子。」他又多次补充说:「你们会认出我来的,因为我会有像我现在一样的胎痣。」然后他给儿子和儿媳指出自己身上两个显眼的黑痣,都是半英寸大小,一个在左肩头上,另一个在左小臂内侧由肘窝往下两英寸的地方。

1949年夏天,老威廉大约60岁,他又再次表示了死后要回来的意愿。这一次,他将一块他母亲给他的金表交给了雷吉纳尔德,同时说:「我会回来的,把这块表替我保存好。我要来做你的儿子,只要转生这事是真的,我就会选择这么做。」雷吉纳尔德•乔治回家后把那块金表交给了妻子苏珊,并把他父亲的话告诉了她。苏珊把那块表收藏在一个珠宝盒里,一直存放了将近五年。

1949年8月初,也就是老威廉把金表给了儿子的这件事过了几个星期之后,老威廉从他掌管的渔船上消失了。船员们都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搜寻员也找不到他的尸体。大家猜想可能是他落水后被海潮带到了海里,因为在那片水域容易发生这种事。

老威廉失踪后,他的儿媳苏珊紧接着就怀了身孕,并于1950年5月5日分娩,离老威廉去世刚刚9个月。苏珊一共有十个孩子,这个孩子是她第九个孩子。在分娩期间,苏珊梦到了老威廉出现在眼前并说他等着瞧她儿子。苏珊当时没有将这个梦境和老威廉去世前说要当她儿子的事联系起来。她在梦中见到她公公时,是老威廉在生时的成年人形像。当她生产后从麻药中醒来后看了一眼婴儿时,她被吓住了,因为她看到新生下来的足月男婴在左肩头上和左小臂内侧都有黑痣,这两颗黑痣的位置刚好是老威廉那两颗黑痣的相同位置,只不过婴儿的胎痣大约是他爷爷胎痣的一半大小。苏珊于是想起了刚才在梦中见到老威廉,以及老威廉在世时明确表示要当她儿子的愿望。在苏珊和丈夫为婴儿取名时,这两颗黑痣给他们提供了灵感,他们给婴儿命名为了小威廉•乔治。

小威廉一岁时得了严重的肺炎,直到三四岁才会讲话,而且口吃严重,他的父亲雷吉纳尔德到了1961年还非常关心他的口吃问题,但在后来的年头里也就慢慢地变好了。根据小威廉在学校的表现,老师评价他的智力属于中等。

随着小威廉长大,家人常常细心观察小威廉的行为举止,他们都非常确信老威廉真的是回来了。这些行为有好几类,首先是小威廉喜欢、不喜欢和一些自然倾向的特征都和他的爷爷老威廉相似。例如,老威廉年青时打篮球严重地扭伤过右脚踝,后来走路有点瘸,而且右脚往外撇,走路有一种独特的步态。小威廉也有相似的步态,走路时右脚也是往外撇,他的父母见证了这一点。不过小威廉在小的时候,这种异常并不明显。家里人也注意到了小威廉的长相和体态都像他的爷爷老威廉。小威廉还像他爷爷那样喜欢打扰周围的人,给周围的人提警告。他过早地显示出了捕鱼和渔船方面的知识。他知道最好的鱼饵,当他第一次被放到船上时,他似乎就已经知道如何撒网。他还显得比其他同龄的男孩更怕水,比同龄的孩子更严肃、更懂事。

对小威廉行为的第二类观察表明,他几乎完全就是他爷爷。例如,他把他的伯祖母叫作「姐姐」,实际上这位伯祖母就是老威廉的姐姐。同样,小威廉把他的叔伯和姑姨(雷吉纳尔德•乔治的兄弟和姐妹)叫作儿子和女儿。而且,他对他们的行为表示了适当的关心。例如,小威廉的两个叔伯(即老威廉的两个儿子)有过量饮酒的问题,这事成为小威廉非常关注的事情之一。小威廉的兄弟姐妹常常假装叫他「爷爷」,他也不反对。不过,随着小威廉日渐长大,他和他爷爷相同之处稍有减退。

小威廉对自己的父亲雷吉纳尔德的关心几乎是可以用「过份」来形容,这也许因为雷吉纳尔德是老威廉前生最心爱的儿子的缘故。雷吉纳尔德也注意到小威廉的头脑常常「想入非非」。由于这个原因,再加上老人们警告说,小孩回忆前世会造成伤害,于是小威廉的父母就常常阻止小威廉谈论老威廉的生活。

第三,小威廉对一些人和地方的知识,在他家人看来,已超过他通过正常渠道所能学到的。在小威廉4到5岁之间,有一天,他母亲决定查看一下珠宝盒里的珠宝,就在卧室中把珠宝都倒了出来,放在珠宝盒子里的老威廉的金表也一块滚了出来。就在她查看这些珠宝时,一直在另一间房里玩耍的小威廉走了进来。一看到那块金表,他就拣了起来并说:「这是我的表。」然后他紧紧地抓住那块表,重复着说是他的,而对其它珠宝却一点兴趣也没有。苏珊花了好长时间都未能说服他放下那块表,最后他总算答应了将表放回珠宝盒。打那以后直到1961年,小威廉时常向他的父母要「他的表」。实际上,随着他长大,他对那块表的索要更坚定了,还说他现在应该拥有它了,因为他已经长大了。

雷吉纳尔德•乔治夫妇都肯定那块金表自1949年7月放到珠宝盒里后就一直留在那里,直到五年后她查看珠宝时才拿出来。他们同样肯定他们从没有当着小威廉的面谈过金表的事。他们记得他们向家里的好些人提过老威廉在死前给了他们这块表,但是,他们确信这些人都不可能向只有4岁的小威廉提起过这块表。小威廉认出金表以及对这块金表的喜爱程度和表现出的行为,使得雷吉纳尔德•乔治夫妇感到非常惊奇,比看到小威廉那两颗黑痣的惊奇程度更甚。在他们看来,认出金表纯属偶然,苏珊并没有想让孩子看到那块表,小威廉只是在苏珊收拾珠宝盒时碰巧闯了进来,她没给他任何提示,他就认出了那块金表。

到1961年,小威廉已经大量失去了和他爷爷相同的地方,除了偶尔索要「他的表」和一点残留的口吃外,他和他同龄的正常小孩一样。

苏珊说,她并没有强烈的希望老威廉回来做她的儿子。然而,在她谈论此事时,从她脸上快乐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她很满意老威廉在众多女性亲戚中选择了她作为他下一世的母亲。她的公公选择她,显然不仅仅是因为她正巧是老威廉最心爱的儿子的妻子,至少可以说是因为他对这个儿媳妇的为人感到满意。

雷吉纳尔德•乔治先生的兄弟姐妹对父亲老威廉是否幸福的关心程度都没有他做的好,雷吉纳尔德对父亲的关心常常让老威廉感到温暖和感动,他理所当然的成为老威廉最心爱的儿子。雷吉纳尔德也因为老威廉对他的特别关爱而对父亲更加孝顺,这使得他和老威廉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因此雷吉纳尔德也发自内心的希望老威廉能够如愿当自己的儿子。他们之间的真心相待为彼此结下了一个善缘,也许因此才促成了他们能够再次成为父子的缘份。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