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扎特--神的宠儿曾来人间
发布日期:2013-12-26来源:转载作者:蔡大雅录入:春雨
1756年1月27日,位于德国和奥地利边界的萨尔茨堡城中,莫扎特家诞生了一个名叫“沃夫冈-阿玛迪斯-莫扎特”的小男孩。老莫扎特是萨尔茨堡的宫廷乐师兼作曲家,儿子名字中的“阿玛迪斯”意为“神的宠儿”,确实,神给予他无比的音乐天赋,在尘世停留不到36年,却写下了六百多首作品,

莫扎特14岁时的肖像画 (Getty Images)

1756年1月27日,位于德国和奥地利边界的萨尔茨堡城中,莫扎特家诞生了一个名叫“沃夫冈-阿玛迪斯-莫扎特”的小男孩。老莫扎特是萨尔茨堡的宫廷乐师兼作曲家,儿子名字中的“阿玛迪斯”意为“神的宠儿”,确实,神给予他无比的音乐天赋,在尘世停留不到36年,却写下了六百多首作品,他的音乐二百五十年来广为传奏,不断被赋予新的时代意义,抚慰了无数心灵。

小莫扎特刚学会走路时,就喜欢爬上琴椅,在钢琴上叮叮咚咚的弹出三度和弦。他拥有天生的好耳力与惊人的记忆力,14岁时随父亲到意大利,在梵蒂岗西斯汀教堂的弥撒中听到了果格里圣歌中的九声部慈悲经,回到旅馆后便把九个声部的乐谱全部默写出来。过一个星期莫扎特把记下的乐谱带进教堂对照音乐,结果发现只有少部份错误。此事传开后意大利人大吃一惊,那时九声部慈悲经只能在西斯汀教堂中演唱,并严禁抄写乐谱,莫扎特能听一次就把每个声部的旋律都记住,好比同时听九个人说话数小时,事后可以记的清清楚楚谁什么时候说了什么话,令人不可思议。

六岁时莫扎特写下了生平第一件作品:一首简单美丽的钢琴小步舞曲;七岁开始写小提琴奏鸣曲,八岁的时候创作出第一首交响曲,十岁创作第一首歌剧,十二岁创作协奏曲,终其一生,他的作品涵盖了几乎所有西方古典音乐形式。他作曲往往一气呵成,音乐旋律似乎早就存在脑海心中,创作只是拿纸笔把它们记录下来。

从莫扎特六岁开始,父亲率领全家在欧洲巡回演出,足迹遍及今日的奥地利,德国,法国,英国,荷兰,比利时,瑞士,意大利,捷克等地。莫扎特在王公贵族面前和公开场合表演,倍受欢迎,音乐神童的名声不胫而走。德国大哲学家歌德赞叹莫扎特创造了世间一种极为罕见的音乐光环。在欧洲旅行的这段时间里,莫扎特接触到各地不同特色的音乐,吸收各国音乐的特点,使他的作品散发出一种国际性的宽阔胸怀。

游遍欧洲后,16岁的莫扎特想稳定下来找个工作。他回到故乡萨尔茨堡担任宫廷乐师,那里压抑的气氛,使他不到三个星期便迫不及待的又与父亲逃往意大利旅行。在接下来近10年的时间里,莫扎特不断出发到欧洲其它城市寻找机会,结果都失望而回。25岁时莫扎特彻底与雇主萨尔茨堡大主教决裂,辞职搬到维也纳,自此不再寄人篱下,依靠教授学生,接受委托作曲或举行演奏会维生。

维也纳在当时已是音乐之都,以莫扎特的天赋在经济上应不致于有问题。他当时的年收入换算成今天的价值大约12500欧元,相对而言已经算高,但莫扎特在维也纳度过的最后十年里,多半是举债度日。他自己不善理财,花钱大手大脚,又娶了个喜欢挥霍的老婆。莫扎特太太是他在某次旅行中结识的韦伯家的二千金,据说他爱上的其实是姐姐,但不知怎么有缘无份,却和妹妹结了婚。

尽管最后十年的生活充满了压力,莫扎特还是保持着乐观开朗的个性。作品源源而出,技巧达到了高峰,风格臻于圆熟,创作了《费加洛婚礼》,《唐.乔凡尼》,《女人皆如此》,《魔笛》等脍炙人口的歌剧及交响曲,弦乐四重奏,竖笛五重奏等。

莫扎特打破了意大利歌剧一统欧洲舞台的格局,开创了德文歌剧的创作天地,使之得以与意大利歌剧并列于西方歌唱艺术顶峰。《费加洛婚礼》描述的是一对即将结婚的仆人如何联合女主人,以机智和幽默化解男主人的骚扰。这出歌剧从首演起便大获成功,几乎每首咏叹调都在观众的要求下重唱一次,以致于拖到半夜才演完整场。莫扎特的歌剧虽受民众欢迎,但因为内容多多少少讽刺贵族阶级的堕落与荒唐,惹恼了上层社会,因而委托作曲与邀约演奏的机会越来越少,他的处境越加困难。

1781年春,莫扎特正在开心的创作歌剧《魔笛》,一名身穿黑色披风的男子突然深夜到访,委托他谱写一首安魂曲,这是一种为死者所作的弥撒音乐。谜样的人物与诡异的委托,在莫扎特的心中罩下阴影,他直觉这未曾留下名字的不速之客是死神,但他不能拒绝,因为实在缺钱用。《魔笛》的创作与成功演出使莫扎特几乎忘记此事,直到黑衣人再度深夜造访,要求他尽快完成。长期夜以继日的工作使他本来就久病缠身,交件的压力更让他病重的无法起身。他愈感到,这首安魂曲将是为自己的死亡而准备的。在了悟生死的超脱后,他经常泪流满面抓紧时间作曲,直到最后连笔都提不起来,只好指示弟子补完未完成的部份。

1781年12月5日凌晨,莫扎特走完了未满36年的一生,死时身无分文,也没有亲人送终。他被随便的葬在贫民公墓里不知所踪。百年前,一颗据说是莫扎特遗骨的头颅辗转落到国际莫扎特基金会,最近经过现代DNA检验,无法确定是否真品,因为与莫扎特祖母及侄女的DNA不合。莫扎特到底在哪里,可能永远是一个谜了。

爱因斯坦说,人死时最大的遗憾,就是再也听不到莫札特的音乐。他的音乐充满了生命力与幸福感,轻松自然,乐观纯净,直接触动人内心深处的本性。面对人生的起伏,莫扎特一直认为逆境很快就会过去,即使贫病交加时,他创作的音乐仍然保持宽容向上,没有怨天尤人或自怜自艾的味道。他在困境中写信给父亲:“我永远感激我的创造者,并由衷祝福我周围的人,都有像我一样的幸福感。”他也把这种对神的崇敬和对人的善意透过音乐传达给世间。临终前的三首作品平静流畅中更带着庄重与升华,尘世苦难的砺炼,使他的心境超脱于七情六欲之外,达到了慈悲以对的境界。

莫扎特的音乐不仅历久不衰,还跨越了纯音乐欣赏的领域,具备各种神奇疗效。“莫扎特效应”风潮正席卷着现代各个研究领域,从老年痴呆症到癫痫症,从提高智力到提高牛奶产量,莫扎特音乐的力量是其他音乐大师望尘莫及的。

全世界只要听过莫扎特的地方都会举行活动来庆祝他250周年诞辰,奥地利把2006年定为莫扎特年。

阿玛迪斯,神的宠儿,世人盛大庆祝你的生日,以此感谢你为后世留下的天籁之音。

视频: 莫扎特 安魂曲

卡尔·伯姆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及合唱团演绎,无观众版。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