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了凡改命的奇异经历
发布日期:2013-12-22来源:转载作者:禅音录入:孙心吾
《易经》说:“趋吉避凶”。如果讲“定数难回”,那么吉怎样可趋,凶怎样可避呢?

(youkou 摄影)

《易经》说:“趋吉避凶”。如果讲“定数难回”,那么吉怎样可趋,凶怎样可避呢?

明朝万历年间,江南吴江地方,有一人姓袁名黄,别号了凡,这人很是聪敏博学。在他年少的时候,父亲已经去世,因为家境并不好,想学习医道,以谋衣食。有一天,在慈云寺里,遇见一位老者,修髯伟貌,飘飘然若仙人。袁了凡看了,不觉肃然起敬, 就走上去同他攀谈。方知他姓孔,云南省人,精通邵雍皇极术数,为人占卜终身休咎,非常灵验。袁了凡就请他为己占卜。孔公替他起了一课,说他:应以仕路进 身。并为他算定终身,说:明年就要进学,县考当十四名,府考七十一名,提学考九名,某年补廪,某为出贡,贡后某年当选四川一大尹,在任三年半,就应告老归家,至五十三岁八月十四日丑时,当寿终在家里。并断定他无儿子,且难登科。

袁了凡用笔仔细记下。回家之后,禀明母亲,就礼拜名师,继续读书。此后数年之间,凡遇考校名次,及补廪、出贡,都和孔公所测定的预言完全符合。袁了凡先生因此益加相信,人生进退祸福,都是命中注定,丝毫不能勉强,于是对于功名利禄都淡然相处,没有希图侥幸之心了。

有一天,他往南京栖霞山去拜访高僧云谷禅师。两人对坐在一室之中,经过了三个昼夜,不曾睡息。这位云谷禅师很有道行,已修得他心通,对坐三昼夜之后,就很奇怪的对袁了凡说道:“凡人所以不能超凡入圣的缘故,只因他心中妄想缠绕不休。现在我和你坐了三天,见你妄想很少,这实是很难得的。”袁了凡道:“我一生的命运,早已为孔公所算定了,荣辱生死,都有定数。我已知道妄想是无益于事,所以不再妄想了。”便将孔公的话,约略述了一遍。云谷禅师听了,笑道:“我当你是个圣贤豪杰,原来也只是凡夫之见。”袁了凡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云谷道:“凡夫因为不能无心,所以难免为阴阳气数所束缚。但一个人,果能诚心竭力,为善不倦,命数就拘他不定。反转来说,如果肆无忌惮,怙恶不悛,那么,命数也保他不住。你二十年来被孔公算定,一毫都不曾转动,这岂不是凡夫吗?”

袁了凡道:“照这样讲来,定数也可以挽回吗?”云谷禅师道:“儒书里说:‘命由我造,福由己求’,的确是至理名言。佛经里说:‘求富贵得富贵,求男女得男女,求长寿得长寿。’这明明是说:一切都可以自己求得的。佛教以妄语为根本五戒之一,佛菩萨岂有自己反用诳语欺人的道理?但这所谓求,并不是向外企求,乃是教你求己。就是向自己内心去求。即所谓:‘修身以俟之’的道理。这修字是修理,也就是修养,是教人改过迁善的意思。下手方法,最要紧需存耻心、悔心、畏心、勇心,方有实效。这俟字,就是静候,是教人积德邀福,静心等候的意思。切不可存觊觎心、将迎心,只要至诚恳切、尽心竭力去做,虽时间迟速不定, 而结果没有不报的。你现在只需反躬内省,将所以不登科第,不能长寿及不生子的过恶,尽情改刷,然后再勤积德行,务要宽厚容人,务要和气爱人,务要保惜精 神。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这就是义理再生之身,可以上格天心,挽回定数。《易经》说:‘趋吉避凶’。如果讲‘定数难回’,那么吉 怎样可趋,凶怎样可避呢?”

袁了凡听了这番言论,很佩服他的道理圆融确当,不觉拜倒于地,口称:“请师傅慈悲,再进一步,教我实行改过迁善的下手方法!”云谷禅师就拿了一本名为《功过格》的书给他。并教他于每天晚上,将一天的存心行事,细加反省检点,按格自记功过。每至月底,总结一次,将功抵过,所多余的,就可作为善行了。袁了凡拜别云谷,回到家里,就将往日自己的罪行,跪在佛前,尽情揭露忏悔,并且做了一道疏文,立誓先行三千善事,求登科第,以报天地父母之恩。

从此以后,便觉战战兢兢,与从前的悠悠忽忽,大不相同了。虽然在暗室无人之处,也不敢放任恣肆。心中常常怀有畏惧之心,恐怕得罪于天地鬼神,不敢稍存损人利已的念头。遇见义所当为、有益人群之事,也能够不避艰苦,勉力去做。过了一年,礼部考科举,从前孔公算他该考第三的,忽然考了第一名。等到秋里考举人,原来算他不能中的,也就中了。从此以后,孔公所算定的,都不应验了。但他自己检点,存心行事,还不能算纯善无过。有时遇见善事,没有勇气去做;有时遇到别人冒犯他,还不能容忍不计较;或白天里神志清醒时,一切尚能把持,等到睡梦之中,或醉饱之后,仍多放逸。这样以功抵过,常常虚度日月,没有善行可积。

经过了十多年,三千善行方才圆满。继续又许了三千,以求子嗣。隔了一年,果然生了一子,名叫袁天启。最难得的,是他的夫人,也非常贤淑,帮同他力行善事。她不会写字,就用鹅笔管划石朱圈,以记功德。或施济贫病,或买放生物,一日里有多至十多圈的。每年冬季里,又将丈夫所买给儿子做棉衣的丝棉,卖掉了,将得来的钱,改买棉花,做成了棉衣,去施给贫苦没衣穿的人。她这样的孜孜为善,所以袁了凡也很赞叹她,说:“你这样肯舍己救人,将来儿子天启的禄寿,一定是可靠的了。”不到三年,三千善行又圆满了。

后来他又许下万条善愿,以求进士,过了三年,果然得中进士,实授河北宝坻县知县。他夫人在县衙内,觉得无事可为,善行反而少了,因此,常常愁眉不展,以为这一万条善行,不知要何日方得圆满。一天,袁了凡在睡梦中,见到一神人,袁了凡就问他说:“善行难满,怎样是好?”那神对他道:“你只在办理减粮一事上,万条善行就能已一齐圆满了。”原来宝坻的田,向例每亩应完纳钱粮二分三厘七毫。袁了凡做了知县之后,嫌它太重,想要奏请朝廷,减低到一分四厘六毫,他确实上表奏过,但是还没实行。得了这梦,心中又惊又疑,惊是惊一念方动,神明已经灼知;疑是一件小事,何能便当万善?后来有位幻余禅师,从五台山来,袁了凡就将这事问他:“梦中神语可信吗?”幻余答道:“很可相信,因为一个人只要真诚肯做利人的事,一行确是能当万善。何况是全县减粮,万民都能受到福惠呢!所以居位做官当权的人,要积德修善,是很容易的;反转来说,作恶造罪,也是极便当的了。”

讲到善恶的界限,就可在自己的存心行事来下判断的。存心行事是要有利于人的就是善;只图利己,不顾他人的,就是恶。论其结果,利人的终得自利,利己的往往害己。征之历史往事以及目前见闻,这种因应果报的先例很多很多。虽或本身并没有明显报应,但到子孙身上,没有不报的。所以有真智慧的人,一定欢喜做造福人群的事。那专打算自私自利的,真是最痴愚的人呢!

袁了凡听了幻余禅师的解析,益发坚定了为善的心。后来他在宝坻任内,做了不少利民的事情,就像浚河啊、筑堤呀、开荒呀,人民很感戴他的恩德。从前孔公算他五十三岁要死的,到了那年,他并没求寿,竟然无事!后来活到七十四岁才死。他的儿子袁天启,也中进士,做到高要县知县。袁了凡先生一生著作很多,其中训子书四篇,普通称为《了凡四训》,流行最广。那书是记他自己改造命数的奇迹,最为警策动听,读之确能令人勇于改过,奋发有为呢!

(事据《了凡训子书》)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

评论

发表评论: 

人要勇于改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