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可敌国的乞丐精神——武训的大忍大义
发布日期:2013-12-17来源:转载作者:章阁录入:春雨
武训身为乞丐,一生居无定所,食不果腹,当他的事迹声名远扬后,引起海内外名家名流的震撼,在世人眼中“懿行千古”,“义闻千秋”,“苦节宏愿”的武训,以一个人的屈辱下跪,帮助更多人挺起做人的尊严;以一个人的隐忍卑贱,托起一方贫苦,乃至社会的风尚。

武训兴办义学的精神,30年如一日厉行的人格力量,随着岁月的流逝,逐渐进入社会的核心层。传至民国时,当时蒋介石有感武训精神,题记“武训先生传赞”,由衷赞叹武训:“以行乞之力,而创成德达才之业。以不学之身,而遗淑人寿世之泽。于戏先生!独行空前,仁孚义协,允无愧于坚苦卓绝,世之履厚席丰,而顽鄙自利者,宁不闻风而有立。”后来,张学良赞誉武训“行兼孔墨”,这样一个最底层的草根之人,30年来做着孔子、墨子的兴学事业。

为一介乞丐的精神题词题记,写撰文,散记随笔的各界名流,除了蒋介石,还有梁启超,冯玉祥,蔡元培,张学良,何应钦,张自忠,张伯芬,段祺瑞等人,尽管这些人所处的时代,社会地位不同,题词的角度也各有侧重,但他们对武训精神的赞誉和肯定,却是惊人的一致。

武训身为乞丐,一生居无定所,食不果腹,当他的事迹声名远扬后,引起海内外名家名流的震撼,在世人眼中“懿行千古”,“义闻千秋”,“苦节宏愿”的武训,以一个人的屈辱下跪,帮助更多人挺起做人的尊严;以一个人的隐忍卑贱,托起一方贫苦,乃至社会的风尚。他似乎有不同的称号,也有不同的化身,名家名流毫不吝惜的以“圣人”“金刚”“义士”“行者”等称号,来比喻武训的义行。

以致,有人万分感叹的说:“这个乞丐决非一个吃了上顿愁下顿、心为物役的小民,而是发下金刚心有着非凡智慧的行者、圣者、明哲。”这句话一点也不为过。有人算过,武训30年来省吃俭用,乞讨所得,经营所得,献给义学的经费,就高达28,880两,相当于清政府年财政收入的八千分之一,相当于当今的八百万至一千万元,他完全可以成为一名大地主,衣食无忧的安度晚年,但他并没有那样做,而是苛严的自律,不为自己动用分文用于义学的经费。他仍到处流浪乞讨,住破庙、碾棚、磨棚、瓜棚,从不肯为自己花乞讨来的一文钱。这样的隐忍气度 和宽仁心胸,并不是谁都可以做得到的。

武七没有念过一天书,却能在行乞中,往往出口成章,吟唱之词犹如天赐一般,不仅简单通俗易懂,却又寓意深刻,更似有化缘劝善之味,可谓称奇:“我积钱、我买田,修个义学为贫寒。谁养家、谁肥己,准备上天雷神击。”,“你行善大家修个义学院。不嫌多、不嫌 少,舍些金钱修义学。又有名、又行好,文昌帝君知道了,准叫你子子孙孙坐八抬大轿”。当他的亲戚族人找他所要钱物土地时,武训唱到:“众人钱不养家,养家天打霹雳火龙抓”。

武训不仅攒钱办义学,对穷苦有难的人也慷慨救助。他的兄嫂病死,留下了一子无人照料,武训便把侄子收养起来。1875年 鲁西大旱,乡民饿死甚多,武训拿出红高粱40余石委托一绅士为其发放。1885年,他听说有位孝儿媳竟割股养亲,便找上门去奉送十亩土地。他出租的土地, 凡真正穷困有难的,就不收地租,也不让外人知道。武训的内境,善之至大,完全超出了一介蝇蝇村野小民,所要做的事。

武训的忍辱苦行,开启的璀璨星空,任凭我们现代的人,尽情仰望他的高度,而难以超越。他是肯为利他之事习惯下跪的人,但也是一个跪的最低,却站的最高最远的人。他的仁爱天性,慈善之心,行乞中的歌唱,不仅像苦度中的行者,又像是和善之圣的苦口劝说。当我们仰望武训开启的那片奇异的天空时,引人震撼惊叹之时,内心又在久久的沉默中,不停的澎湃翻涌。

当世俗沉浸在名利的追求当中时,武训却以放下个人的一切,成为了最自由的人,因为他坚韧的守护兴办义学的信念,又使他拥有了最自由的心灵。这颗无比自由的心,用忍辱的身躯支撑世人站的更加挺拔与高贵。

据说,有个在军阀混战中,打仗多年的将军段承泽,曾在孙传芳手下担任师长、副军长等要职。1927年,当他驻军泰安时,听到友人讲武训的故事,震动中幡然醒悟,当时立定“退赃赎罪”的志愿,并抛弃军中要职,将自己的财产捐献。1933年,段将军开办了武训小学,实施生活教育,以期建立新文化。段承泽去世后被人称为“荣军之父”。这一例子,也在作证武训精神不仅超越时代,也超越了他想要拯救的阶层。

或许,有人不同意,把“圣者”的称号赋予一个身份卑微的乞丐。但想想,一个人的精神,可以引来清朝文武百官的震惊,也使民国时期无论军政大员,还是文界精英,都极力推崇武训,可见武训精神的感召之力,不仅广泛,而且深刻。他以苦行缔结的伟大,在于他挽救的对象,不是自己,而是他人,是普天之下遭受蒙蔽的人。武训悲天悯人的情怀,使他以极度卑微,极度屈辱的草根形象,演绎了千古以来的高贵,他在无比的艰辛和屈辱中,在完全放下自我中,磊磊落落洒脱四方,而他为兴学行乞的大忍大义,更像是耀眼的明珠,照亮世间。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