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味人生

博主按:转载此文是让大家看清什么是好制度。我们那些脑残毛左们还在留恋毛时代,还在现体制辩护,甚至为文革招魂时,现制度的创立者们已让他们的后代做了选择。
13-10-22
“这件衣服是惠琴平时最喜欢的,我怕自己看着难受,就处理了掉吧,对她的爱放在心里就够了。”昨天崇明阿哥朱胜斌回到在宝山淞南的出租屋,开始了一场特殊的“大扫除”。东西在一件件地处理,对妻子的思念在一缕缕地沉积,这背后是30年朱胜斌与重病妻子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的动人故事。
13-10-22
当父亲叹着气,颤抖着手将四处求借来的4533元递来的那一刻,他清楚地明白交完4100元的学费、杂费,这一学期属于他自由支配的费用就只有433元了!他也清楚,老迈的父亲已经尽了全力,再也无法给予他更多。
13-10-22
“史家胡同51号”曾经人声鼎沸,也曾经门前冷落。它令我懂得了什么是中国的政治。
13-10-15
在他不能负担医院费用之后,河北农民郑艳良使用一把水果刀和一把钢锯切断他罹患坏疽的腿。 《赫芬顿邮报》10月11日报导说,47岁的郑艳良的磨难开始于一月份,他腿痛就医,被告知是动脉阻塞。
13-10-13
她解释道:“孩子失去双手时,还不记事。他还不知道将来的艰难。但是,他这一辈子注定了要用假肢,要用嘴和双脚,来代替自己的双手。我是他妈妈,不能让他现在就感到痛苦。我要让他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开心。我要让他知道,妈妈也是用嘴做事的。
13-10-10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