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人物

先生是个喜怒形于色的人:对于自身所受屈辱苦难,他可以付诸一笑;但是对于吹牛拍马、弄虚作假的人或事,则只要一提起来,先生就会怒不可遏。先生因为是钦点的“极右”,所以在戴着右派帽子的二十二年中,所受屈辱和苦难,是可以想见的。
14-06-03
中国科学院于1949年11月成立,中科院学部于1955年成立,学部委员233人,1993年改称院士。本文一律称院士。从1958年至1979年,二十一年间,中科院没有增加一名院士。为什么?折腾阶级斗争了。
14-06-02
在诺贝尔奖一百零八年的历史上,共奖励世界七百五十八位科学家和十八个团体。获奖者中男性七百二十五位,女性三十三位。2009年,诺贝尔奖基金会从诺奖得主里首次评出三位“最受尊敬的获奖者”,且看他们的尊姓大名--
14-06-02
最后我说说撰写本文的初衷,也好给广大中医同仁和中医爱好者一个交代。这要先从我与蔡老相识、相知与拜师说起:
14-05-24
再高明的医生也是人,不是神仙,不可能治好所有的病。正如医圣张仲景说言:学好了《伤寒杂病论》,“虽未能尽愈诸病,庶可见病知源,若能寻余所集,思过半矣。” 蔡老采用伤寒六经辩证治病,疗效虽然很高,但同样不可能治好所有的病。
14-05-23
走过几十年坎坷的中医之路,师傅马上就要走到“从心所欲”的年龄了,一身的本事不但没有赢来鲜花和掌声,没有获得敬重,只有汗水和泪水常常陪伴左右。
14-05-21
蔡老不但治病水平高,中医理论造诣也很深;不但熟知中医经典,还对经典理论有自己的独到见解。这么说吧,你可以问伤寒、金匮方面的任何问题——不论任何条文、方子还是什么症状、什么病、或者六经,只要你开口问,蔡老都能讲一大套他自己的看法。
14-05-19
有一个老奶奶来看病,蔡老诊脉后说:“你命苦啊!”老奶奶问:我怎么命苦了?蔡老说:你是不是每天晚上睡觉时都觉得有人上你的身?老奶奶一听,眼泪唰就下来了。原来,老奶奶从年轻就守寡,已经三十多年了。三十多年来,她害怕晚上睡觉,只要一闭眼睡觉,就觉得有人上她的身上,行夫妻之事,感觉和真的一模一样(这就是民间传说的所谓鬼上身)。
14-05-18
7月8日至13日,我在马鞍山从师学习6天,总的感觉是:就像一个穷人忽然面对满汉全席,既大开眼界,又一次吃得太多太饱,一下子根本消化不了。
14-05-17
老师是师承出身,没有医学院校的学历,又因性格刚正不阿,多次错过获取证书的机会。故而在行医过程中屡屡被查抄罚款,弄的生活无以为继。多少次险些弃医务农,却因无法割舍对经方的挚爱而忍辱负重,默默坚持探索经方、实践经方、传承经方。
14-05-15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