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人物

中国学者、知识分子、《光明日报》社总编储安平,1957年因在《光明日报》发表《向毛主席、周总理提些意见》(著名的“党天下”发言),招致当局不满,反右运动开始后储安平迅速被作为典型打倒,其家人和诸多相关人士均受牵连,文革中遭受残酷迫害,生死不明。
14-10-23
对柴静而言,央视13年,告别是困难的。但是,看看消费主义洪流裹挟下的央视吧。假若柴静仍在央视,唯一的选择,就是《嗨!2014》。如果说之前做《看见》时,还算得上是在综艺氛围的包围中,守望着突兀的新闻理想,那么,现在连这一点奢求都无法满足了。在这个意义上,离开何尝不是正确抉择?
14-10-21
2014诺奖周刚刚过去,就在大家纷纷感慨今年的四位华人科学家全部落选之际,安徽蚌埠第一中学却挂出告示:“热烈祝贺我校女婿埃里克·白兹格荣获2014年诺贝尔化学奖。”原来,埃里克·白兹格的妻子吉娜是蚌埠人,毕业于蚌埠市第一中学。
14-10-17
金庸有金庸式的幽默,他平时不动声色的谈吐往往会令人忍俊不禁。金庸喜欢驾车,更喜欢驾跑车。曾有人问他:“你驾跑车超不超车?”金庸答:“当然超车,逢电车,必超车。”闻者无不绝倒。
14-10-16
凡与“术”沾边的事总是带着玄妙与神秘,比如魔术、巫术,催眠术也是如此——几百人齐刷刷倒向一边,被催眠师集体催眠;柔弱女子被催眠后直挺挺悬空架起,像桥梁一样上面可以承受几百斤的重量……催眠术究竟是否如此神秘莫测,近日,记者来到北京回龙观医院体验了一次催眠。
14-10-14
杜宪和薛飞都曾是面对11亿大陆百姓(计有9亿电视观众)的中央电视台首席新闻主播。他俩的声音与脸孔,在八九民运的大时代中成为中国人民“良心”的一架衡器和“有声有色”的形象标志。
14-10-06
我家不是地主,划的成份是中农。我太爷爷辛苦一辈子,有几亩薄产,49之后连田带屋都收归公有。从58年开始,农村不许自家生火,家里不许藏一粒粮食,所有人都吃食堂。太爷爷是个硬汉子,他从来没跨进食堂半步,他说:“至死也不要进他们的食堂。”他是我家第一个在大饥荒中饿死的。
14-09-30
书的大概意思是,家庭是人类抵制商业化的最后一个堡垒,在这个堡垒中,人是为了亲情、友情和爱情做事情,但是这个堡垒已经被商业瓦解了,城里人把家务都外包出去了,家务有保姆,做饭靠厨师,带孩子有家庭老师。 作者说,家庭成员一起完成这些事情是最好的家庭“维稳”政策,一旦一个家庭没有了这个过程,家庭已经只有一个空壳,名存实亡了。
14-09-18
央视前主持芮成钢,因近日被曝可能涉间谍罪被判死刑而重新成为公众关注焦点。芮成钢当初利用达沃斯论坛调侃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的内幕也被网友曝光,指其是受〝上级领导〞安排所为。
14-09-13
去年,73岁的杨继绳从北京飞往纽约,接受了曼哈顿研究所颁发的哈耶克奖。 和哈耶克结缘,是杨继绳晚年收获的意外之喜。他记录大跃进和大饥荒的作品《墓碑》,暗合了哈耶克的某些精神遗产。“我读过他的几本书,他的学说对分析中国大饥荒有用。在没有战争、没有瘟疫、气候正常的年景,三四千万人因饥饿而死。
14-09-10

页面